关于丰碑的文章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文学社区

  
  篇一:苍凉的丰碑
  到平昌县城多次,我一直没有时间去拜谒刘伯坚烈士。直到二零一二年九月四日,我才有空去瞻仰一下,我一路问热心的过路人为我指路,中午的太阳热得很,它像刘伯坚烈士生前心中深藏的热火,要驱散人间的黑暗与阴冷似的。
  刘伯坚烈士的丰碑修在山腰上,苍凉的丰碑,在太阳的照耀下泛着白,抬眼望去,给人一种敬仰和悲伤的情感,是啊,这座丰碑,是那么的遗世独立,让人有一种陌生和难以超越的臆想。他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在风雨的洗刷下,碑上的字有些残破,我不禁感叹,难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忘记这位为国为民的功臣吗?
  我围绕丰碑转了转,向烈士的丰碑参拜。周遭几乎没有其他人,在我看来,烈士的丰碑不该如此冷落的,但人世间各人有各人的追求,历史已经暗淡下去,心情沉重的我也拖着一面自卑的表情仰望。我羡慕烈士又同情烈士,尽管我可能比不上烈士那么高的胸怀和作为,毕竟如今的时代是属于我的。
  向纪念馆走去,院子里矗立着刘伯坚烈士的雕像,他自信的笑容,英俊的风姿,仿佛在我脑海里依然还能还原出刘伯坚金戈铁马的激情岁月,在他眼睛里似乎早就能勾勒出新中国的风貌,新中国的未来,新中国的繁荣。
  他深深打动我的,是他的信念。是他宁求一死也绝不苟活的信念,是他为国为民的信念,我心中除了悲叹烈士的命运还能做些什么呢?几十年前悲惨的几声枪响,像从来不曾发生过的沉寂下去了,历史会湮灭一切的。无论当初发生的事是多么惊天动地,历史最多留下惨白的一笔悄然过去了。
  刘伯坚的一生,是永恒的。不因为烈士没续完生命走向衰老的过程,反而因为烈士舍生取义的壮举,给他的人生添上了一层闪光的瞬息。人们不会忘记刘伯坚牺牲的那一刻,人们会扼腕叹息,透过苍凉的那一幕,为他祈祷。
  从纪念馆走出来,依靠着石栏,平昌县城几乎尽收眼底,繁忙的人群,喧嚣的车辆,依然如故地流动着,空间好像被分成了两半,烈士的丰碑,伴着烈士的纪念馆沉静地背靠大山,陷入了声色的真空。也许烈士需要的就是平静与安息,而整个平昌县城,如同没唠叨完的老人,吐露出分不清的怨语,不知疲倦地继续下去。
  一切的缘分算是安排得够妥当了,漂亮的纪念馆守护小姐温柔地关上大门,曼妙高雅,撑着遮阳伞一路缓缓,融入平昌县城里了,我久久伫立,还等待什么呢?我能和烈士说几句话吗?我知道该让烈士休息了,去奔向自己的天空。
  凝望久了的平昌县城,不会突然变一种打扮。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入县城,像漂亮的小姐一样,离不开温柔诱惑的城市胸怀。这苍凉的丰碑,应该是独一无二的。
  
  篇二:学者的丰碑
  需要穿过幽暗无光的隧道;
  需要越过漫长沉寂的荒野;
  那列开往理想的火车,才能抵达终点。
  ——题记
  似乎人们一直相信,酒只有在无数次酝酿发酵过后,才能散发诱人的醇香;花,只有在经历黑暗的洗礼过后,才能在黎明的朝晖中绽放晶莹璀璨的笑颜;而读书人,只有在多少个日日夜夜里潜心专研,才能在十年或几十年反正终有一天一举成名。
  于是,苏秦头悬梁锥刺股,匡胤囊萤映雪,凿壁借光。“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我们总小心翼翼地读着书,不敢打盹儿,不敢心有他物,总害怕时间就在我们开小差的时候溜走。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淅沥的雨声打在屋檐上,我们听不到,寂静的夜里,我们感受不到孤独寂寞。“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树叶从春绿到秋黄,而灯下依旧是我们在埋头专研,只不过开始青丝染霜。
  当夕阳携一抹红云淡退到天边,当明月偕同群星拨开黯淡的云,我们依旧埋头疾书。就是我们打破了王国维的致学三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使我们鲜活了那枯燥的谚语:活到老,学到老。(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读书,如晤清风朗月,林之甘泉,使人心旷神怡;读书,使受伤的心灵得到抚慰,使缺钙的思想变得坚强;读书,是倾听一个遥远的灵魂对你一个人的窃窃私语,它只对你一个人歌唱,让你穿越历史的灰尘与它对话:读书,是一种享受。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正是我们这群书呆子的座右铭。在我们看似庸腐可笑的悬梁刺股或坦然安卧的阅读行为之后,却是我们灵魂的自我丰盈。比物质更高贵的是灵魂的奢侈,是写出一首诗,画出一张画,创作一幅作品,甚至是默默观赏那字字珠玑时灵魂颤动的快乐。
  当我们合上书本,把一代先贤幽禁在里面的时候,就会觉得那最美丽,最悠然的时候,就是孤灯一盏,清茶一杯,书篇一卷,桌椅一张,微笑满怀如鱼得水的时候,那读者的丰碑让人尤为殷羡。
  当我们带着“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桐已秋声“的慨叹追逝时光,你会不会觉得怅然若失,懊恼自己只长了身体,却欠缺了灵魂。在那时,你会不会觉得学者的丰碑弥足珍贵,耀眼异常。
  当我们在满山书卷中踱步,,再踱步;回首,再回首,寻觅,在寻觅的时候,伊人早已在我们身后等候了,笑了,近了,看到了,触摸到了成功的欢乐,溢于言表。在这熠熠夺目的时候,冗杂着幽暗、苦涩、艰辛与笑颜的一瞬间便成了学者的丰碑,它让我们每个人为之汗颜,肃然起敬,为之神往!
  那一刻,理想的火车抵达了终点,那些沿途路过树影婆娑,早已成为了地图上的标签,指引着更多的人前来乘坐。
  
  篇三:爱之融,温暖生命的丰碑
  那样的黄昏,那样的晚照。你又去了,去江边看那块碑,一尊深沉伟岸的丰碑,在东方的地平线上傲然屹立。你说碑的侧影和正影都令你有一种蓄满神韵的寄托和慰藉。于是你感到你年轻的思绪,此刻就是一片清新的云彩,不会飘散,也不容易凝固。是因为你的云很纯很清,而那碑却很坚很实。你看到碑下立着一身绿色,令你炫目的绿色。你还感受到了一种深沉的静谧,一浪一浪的。你觉得他的双眼里是嵌着一个十五的月亮。
  你把你的眼光远远地放到江那边。
  西山那边,一份红色的庄严正在回归,阿婆罗宁静地陨落自己,黛青的山脉环上了一圈血红的外围,轮廓鲜明,山色却变得朦胧柔和,你知道这是夕阳的点点脉情。
  江这边,鲜红的水波在摇荡,摇荡。旷野的风徜徉着醇和了南方初夏的气息。你知道江天一色是你瑰丽的断想。
  你映射着碑的巍峨,碑交融着他的绿色。他说他真想唱一首幽美的凯歌,为不倒的丰碑,为流情的生命。可是你却郁然静默,连他红色的帽徽在熠熠闪光也没有感受到。你浓密的睫毛湿漉漉的,可你露出嫣然柔和的笑。
  江的四周悄然无声,唯有悲壮的永恒在昭示着青山的绰影,消瘦了馥郁的黄昏。你和他的视线里出现了无数的斑纹,渐渐地,阿婆罗下去了,蓝色的斑纹在柠檬色的天际中扩展开来,投影到这一江夏水中。江岸笼着一层浓浓的暮霭。同着那雄浑的幽波,那恬淡的宁静。
  你和他在碑下就这样对立着,风中的眼睛溶飘不下一个情愫的透明。一起数着残阳的色彩,一起守候着丰碑的不朽歌谣。
  “沉醉的时候,就要飘逸”。你说。
  “浪漫的时候,就要把晚霞大把打把地涂抹”。他说。
  你映射着碑的巍峨,碑交融着他圣洁的绿色。你在酝酿着一首诗,关于丰碑的诗,关于绿色的诗。他在你的睫毛上寻找那首诗,寻找着生命的七彩虹。你却不愿意让他过早地寻觅到。然而最后他说在南部的和平海,他是那首诗的第一个读者。你默然了,因为你很清楚他能够勾勒出绿色的风采,碑的风采。
  你不断地抚摸着坚实的碑身,似在烙印你和他朦胧而壮丽的梦迹。夕阳已经完全陨落了,你和他在一瞬间感受到了灼人的色彩,一片通红照亮了长空,照亮了静悄悄的心路历程。此刻,你不再颤抖心中的结,此刻,他不再埋葬一个深情的梦。你和他的眼神里都浸满了泪渍,而丰碑依然,夕阳依然。
  他开始向你挥手,连同苍绿的心境。没有说缠绵,没有道再见。力度的步伐以碑为起点,洒脱地走了。
  你知道他走向何方!你宣告式的目光只阅读了他离去那一刻的伟大部分。只是你浓密的睫毛依然湿漉漉的。
  
  篇四:丰碑
  汶川地震已以过去10天了,现在救灾工作还在继续。昨晚在看电视的时候,看到一些救灾的士兵吃的晚饭是没有泡开的方便面。在记者问他一日三餐的情况时,我们在他的回答中知道他们早晨吃饼干,中午有一顿饭,晚上又是饼干、方便面。在记者采访的时候,我不知道这位士兵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但我知道他们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可爱的人。
  上学的时候,学过作家魏巍的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在文章中,对抗美援朝战争中的“那些兵”们有了一些了解。但在文章中的了解与今天现实中的了解却有了太多的不同。过去那硝烟弥漫的战场中,我没有经历过,留在印象中的是文字给自己带来的细腻描述。而今天四川汶川的8·0级大地震的灾区那没有枪林弹雨的战场,人民子弟兵们给我们留下的是真实的影像。沧海诡谲,祸福难期。512汶川大地震的突然爆发,让无数华夏子民的生命,从此定格。汶川大地震,天崩地裂。在人民最需要的时候,最可爱的人、我们的祖国的脊梁——中国军人冲了上去,以天兵天降的神速,第一时间赶赴灾区,开始了生命营救。危难之处显身手的人民子弟兵,又一次为我们的民族铸造了一座丰碑。
  平常生活中,我们对战士的了解不多,所以感触也不深。甚至军人这个职业在现代经济社会下被极少数人所看不起,然而在每次灾害来临,人们总在第一时间想起他们,为什么?因为每一次他们都用自己坚强的臂弯为人民拉出一座不倒的长城,将所有的危险都揽进自己的胸怀!京剧《杨家将》中唱道:“哪一战不是我杨家将,哪一阵不是我父子兵。”而今天应该把唱词改成“哪一阵不是我们的解放军,哪一阵不是我们的人民子弟兵!”
  1998年夏天,从长江到嫩江、松花江,洪水滔滔南北为患,多少人感到无助和绝望的时候,子弟兵们从天而降,于是有了那首“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的优美歌曲的传唱;今年年初的南方特大冰雪自然灾害,影响范围之广、危害程度之深,非同寻常。全军和武警部队累计出动官兵20·7万人次、民兵预备役人员59·4万人次参加抗雪救灾。抢险部队领导干部身先士卒冲在第一线,为部队官兵和抢险群众树起了标杆;5·12汶川大地震,沈阳军区、北京军区、兰州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广州军区、成都军区,海军、空军、第二炮兵、武警部队和消防部队,共出动人在地震的最短时间内进入地震灾区进行抗震救灾。这10余万精兵,从大江南北的一座座军营、内地边疆的一处处练兵场火速集结,空中,穿破云雨雷电;陆上,踏着颤抖的大地,向着灾区,开进!开进!开进!
  每一次发生自然灾害,人民子弟兵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挽救人民生命的没有硝烟的特殊战场。今天是汶川地震的第10天,抗震救灾还在紧张的继续。在一些报道中,我们看到了子弟兵们还在奋力营救,不怕牺牲,不怕疲劳,视死如归。一个个动人的事迹,一个个鲜活的面容,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在我们眼前浮现。“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处显身手……”真的是这样,在危难来临的时候,到处都是人民子弟兵“危难之处显身手”的壮举。
  大路阻隔,天雷震烁,无法通车,无法空降。1500多名奋战在地震灾区的四川籍战士,忍着亲人或死亡或失踪或受伤等悲痛,全力搜救受灾群众;某团团长谢圣松带领80名突击队员,在余震不断、飞石临空的17公里山间“爬”行了12个小时,每人携带50公斤的药品、食品,突进到青平乡;15名空降兵在没有地面指挥引导、没有地面标识、没有气象资料且气候恶劣的情况下,冒险从4999米高空伞降到重灾区茂县,创造了世界空降兵史上的奇迹。是世界兵史上最为光辉的一刻,这赌上生命去拯救生命的一跳,正是共和国航空军史上树立起的一座丰碑!
  56年前,黄继光在朝鲜战场飞身一跃,将“献身精神”永远镌刻上了空降兵部队飘扬的旗帜上。56年后的巴蜀大地遭遇史所罕见的地震灾害时,已将“像黄继光那样战斗”融入血液的空降兵部队,星夜飞赴救灾一线,不辞长途跋涉的劳累,不畏余震时发的危险,不顾水米不进的饥饿,连续10天10夜奋战在英雄家乡德阳和汉旺、清平等18个受灾严重的乡镇。夜幕降临,空降部队的官兵们仍然在废墟中搜救、排查……
  一个个年迈体弱的老人,被一副副强壮的双肩从危房里背出;一个个废墟深处的孩子,被一只只有力的臂膀缓缓地托起;一个个伤情严重的伤员,被一双双灵巧的双手从死亡的边缘拉回;一声声发自废墟的呻吟,一个个受灾城市街区,一座座面临坍塌的乡镇村寨,一处处房倒屋塌的废墟,一个个痛苦的眼神,一张张悲痛欲绝的面孔,一幅幅悲惨的画面,在这些危难的画面中,都有子弟兵不怕牺牲的身影,他们与死神展开着殊死的搏斗。官兵们的信念坚定不移——牺牲自己,救人!救人!救人!
  1998年抗洪,当肆虐的洪水来临时,军人是那一道坚不可摧毁的堤,洪灾中军人用自己的血肉让人民转危为安;在今年年初的抗击雨雪冰冻时,冰雪冻害来临道路不通、电力中断时,军人就是融冰开路的火,冰雪里军人用的身躯让百姓倍感亲切;在这次当汶川的大地震发生地动山摇时,共和国的军人便是抗御这特大灾难的钢铁的脊梁,军人们面对废墟,无畏的救援让世人感动落泪。
  不管是抗洪救火,不管是抗冰冻雪灾,也不管是抗地震,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子弟兵的闪闪军徽;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广大指战员的铮铮铁骨;哪里有呼唤,哪里就有人民子弟兵气吞山河的回答和奋不顾身的壮举。没有枪林弹雨,却是面临险境。没有弥漫硝烟,却是鼓角连营。没有战火连天,却是地动山摇。这一幕幕让人感动的场面,这一个个最可爱的人的亲切面容,这一个个让人赞叹的画面,让我们为之感动。
  汶川大地震,没有金戈铁马狼烟铮鼓,灾情就是军令,生命就是号角。我们的子弟兵们再一次神兵天降,再一次在人民面前竖起了一座丰碑!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