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父亲走后的第一个春节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109

热门搜索 中国散文网  经典散文  春节散文  父亲  母亲  春节 

2012年的春节  ,是父亲走后的第一个春节  ,家中的一切都没有变  ,母亲还是那样忙忙碌碌  ,弟弟还是那样的年少天真 。对于我而言  ,父亲的离世让我从心里感觉到自己的无知和脆弱  。如果不是因为那短暂的一通电话  ,我是否会内疚一辈子  ,我不得而知 。在父亲离世前的一周 ,我曾经和他聊过几分钟  。关于他的哮喘 ,关于他的明天以及家里的一切  ,好像那一次谈话就注定了我们的阴阳相隔  。

“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  ,家里的事情不要太担心  。”父亲在挂断电话前说了这一句话  ,没想到  ,从此  ,我就再也听不到他那沙哑的声音 ,也不能在劝告他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或许  ,他并不知道  ,在外漂泊的儿子  ,早已独立  。

“树欲静而风不止  ,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话是那样的尖锐  ,又是那样的准确  。如果真的早点明白这句话 ,或许 ,有的遗憾是可以避免的  。

父亲走后的第一个春节前两天我回到家中  。母亲还在地里忙碌  ,弟弟还在家中忙着煮饭  ,他们并不知道我回来  ,我没有告诉他们  ,我回到家 ,好像自己有种歉疚的自责  ,我应该给他们说一声的 ,毕竟  ,我没有理由自由来去 ,无声无息 ,他们是关心我的人 。

春节前的前一天  ,我去干了个集  ,买了我能买到的最好的年货  ,苹果、梨子、米花、鱼 。我知道父亲在世的时候舍不得花钱  ,母亲也舍不得花钱  ,所以我也不想让他们认为我忘本  ,毕竟我也还记得 ,“找钱难如针挑土  ,使钱易如水推沙 。”

春节当天 ,我们没有像往年一样煮猪头肉  ,但是我们做了鱼汤 ,炒了火腿 ,还做了酥肉  ,炖了冬白菜 ,煎了土豆丝  ,炸了豆腐  ,感觉一张桌子都放不下了 。(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com )

因为母亲怕吃到鱼刺  ,所以她很少吃鱼肉 ,只是一个劲儿地喝汤 ,她说酸萝卜煮鱼  ,汤很好喝  ,她喜欢  ,于是  ,我就看着她喝汤  ,见到母亲喝汤的样子  ,我总想起第一次吃鱼的情景  ,母亲说她不吃死鱼 ,于是我和弟弟将一条鱼瓜分殆尽  。当时父亲仅吃了个鱼头  ,说是刺少  ,但是真正的原因我们心里都有数 。

这一顿年夜饭  ,是我吃得最慢的一个年夜饭 ,我看着我弟弟将我烧好的菜吃得个一片狼藉  ,看着我那极少到我家里吃饭的外婆赞美我炖的菜时  ,我心里是高兴的  ,再想想母亲喝汤的那个样子  ,我又是那样的心酸 ,毕竟  ,目前不吃死的东西是她几十年的习惯 ,能做一碗活鱼汤给她老人家吃  ,我已很欣慰了 。如果父亲还在世的话 ,他也会赞美我的厨艺的 ,毕竟我曾经在厨师的行当中偷学了几个小菜  。

时间总是过得那样快  ,等我们吃晚饭收拾好碗筷  ,已经是夜里十点了  。来不及去想什么  ,我们就围坐在火炉旁开始传统的守夜了 。农村的人总是在说“(年)三十晚上的火  ,初一早上的灯”是不灭的 。这象征着吉祥、如意  。所以 ,守年的时候就成了一家人围坐火炉谈天的最好媒介  。

母亲说  ,如果有机会 ,她想出来看看  。想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  ,她没有上过一天学 ,却将我和弟弟送上大学  。她曾经到过省城一次  ,却因为不识字  ,连公交车也没法乘坐  ,最后在眼泪中哭着回家  。我在心里明白 ,我欠我父母的 ,不是用一个月多少的钱能够还请的  ,亲情原本就是不用还的  ,但是一定要铭记  ,要用行动去图报  。鸦有反哺之恩  ,养有跪乳之义  。如果人不能这样  ,且不是连畜生也不如  。

我们一直聊到夜里一点多 ,什么都聊 ,关于生活 ,关于未来 ,关于离开的父亲  ,还有周围的邻里故事  ,一切的一切  ,父亲在世时  ,我们春节晚上也是这样度过  ,父亲离开了  ,我们的年夜一样度过  。但是  ,毕竟父亲已经离开  ,他的身影和音容相貌已经从眼前淡开  ,却在我们的心中不断凝聚  ,最后在心中的某个角落深埋:从来不曾忘记  ,总会在不经意间想起  。

    
上一篇:
下一篇:

梦见去世母亲

春节“福”字究竟是正贴还是倒贴

罗成的看家绝招是什么?罗成的父亲是谁?罗成的儿子是谁?

隋炀帝杨广的二儿子是谁?他的母亲是谁?他怎么死的?

最贤德的母亲诚孝张皇后是谁?诚孝张皇后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