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过年的鞭炮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35



  好久就想对这鞭炮说点意见了,一想到自己的愿望会让很多人生气,怕犯了众怒,所以次次都作罢。但经历了大年三十的那一段狂轰乱炸,还是斗胆表达一点看法。
  
  每次过春节,我都宁愿待在城市里,不愿去乡里,就是因为城里没乡里那么多礼数,那么多名堂,一言以蔽之:简单。我是习惯了将生活简单化,而不愿使其复杂化。
  
  结合自己这么多年在城里过春节的亲身感受,我最难以忍受的就是放炮了。大年三十那天,吃团年饭的时候,长沙人每家每户都要在饭前扔出一挂鞭子,放得噼里啪啦的,图个喜庆热闹。由于吃饭的时间各异,放鞭子的时间也就各不相同,你不知道哪时候会炸响,搞得一惊一乍的,神经紧张。更要命的是旧年新年交替的那一刹那,整个城市完全疯了,砰砰的会炸上个把小时。不管你是睡了,还是醒着,你逃脱不了那高分贝的响声。要是哪个敌国欲进攻我国,选大年三十零点攻击,一定会轻易得手!
  
  说实在的,我对这放鞭子意见忒大了。因此,听到北京等大城市禁放烟花爆竹,心想这苦难差不多也快到头了。接着,又听到原来禁放的那些城市由禁放改为有限制地鸣放,我又如泄了气的皮球,蔫了。(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小时候,也听说过这样的故事:说“年”是一个凶猛的怪兽,每到大年三十就会来人间作乱。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村子里的人在“年”到来的时候,点燃了一棵竹树,噼里啪啦的竟然将“年”吓跑了。人们终于找到了这个降伏怪兽的方法。于是后来发明了鞭炮这种替代品,专门在除夕之夜鸣放,让人们远离灾难。
  
  这种传说故事,已经深入到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血液之中。我们得尊重我们的过去,尊重我们的文化。但我们也得用批判的眼光看待这些东西。
  
  关于“年”的传说,凝聚着农耕文明的脆弱性,也折射出人类在各类自然的、不可知的灾难面前的一种隐忧。这都无可厚非啦。令人费解的是,我们为何发展到现在,为何还对这种震耳欲聋的噪音这么情有独钟?
  
  我在很多场合,刻意想从那鞭炮声中去发现什么。然而我一无所获,越听越困惑,越听越觉得自己这个民族的不可思议。
  
  那噼里啪啦的声音,从声学角度看,它绝不是乐音,谁听了都难受。那砰砰的声音,除了将神经弄得紧张以为,也不会起到别的效果。难倒我们民族的表达就这么简单,这么不上档次?
  
  再有,中国人做喜事放鞭炮,做白事也放鞭炮,你仅从鞭炮声里是区分不了那家到底是在办喜事还是办白事。这一说,倒是个大问题了,因为你一进了村子,就说这村子又死人了,那家办喜事的是不会给你好脸看的。
  
  我真希望我们能找到一种更温情、更温馨的表达方式,来替代这振聋发聩的噪音。我也真希望人们能找到一种更合理的解决办法,在民俗与现代之间,两者很好地结合起来。
  
  明年过年还放鞭炮的话,我真想去炮兵部队租几架大炮来,对这天空疯狂发射,看看谁的声音大!
上一篇:
下一篇:

世界神秘部落村指的是什么

李建成是怎么死的?李建成真的是一门全灭么?

文房四宝指的是哪四宝?

大年三十之鬼浴

贾迎春真的是被贾赦卖了的吗?贾迎春判词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