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夏日的风雨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59


  
  风,疯狂地吼叫着,不断撕扯着柳树的头发;而花,前仰后合,东倒西歪;雨,纷纷而落,轻轻击打着地面,就像是蜻蜓点水。过了一会儿,电闪开始,雷声轰鸣,雨,大了起来,就像是拉着斜斜的雨帘,形成了一道道雨幕。云,益加的低沉,几乎是停留在人的头上,仿佛是一抬手,就可以够到一样。而雨落到地上的声音,更加的大了,也更加的响脆。
  
  浓浓的潮气,笼罩在大地上,使天地之间有着氤氲之气,也增添了几分朦胧,还有几分神秘。山,好像是还没有睡醒的样子,意识处在了模糊之中,并不清醒,只是睁着惺忪的眼睛,享受着雨的温柔,也享受着雨的多情。透过雨帘,向远处极目远眺,远处的雾气弥漫着,带着几分缥缈的味道。不远处的行人,努力地撑着雨伞,努力的向前而行;而他们的脚印,在柏油马路上的水流中,留下飞溅的影子,也留下了一点点斑痕,就迅速地恢复了当初的样子;他们的身后或是脚前,雨珠落在上面,发出了响声。(中国散文网原创投稿 www.sanwen.com)
  
  屋檐下的雨,滴滴答答,美妙的乐声,就这样慢慢地、带着节奏响了起来。没有听到过珍珠落到盘子里面的声音,也不知道应该是什么样的声音;而这个时候雨的滴落,和那个声音也没有多少差别?就是这样不慌不忙地从屋檐上落下,演奏着最自然的、最美妙的声音。雨大了的时候,它的声音,就会显得急促而匆忙;当雨小了的时候,就会显得犹豫而踌躇,断断续续地飘落,丝丝缕缕飘在了身上。有时候,风大了时候,就会落到身上,也会飘出很远,带着一丝凉意,也带给人们丝丝的惊喜。
  
  风,继续大力地叫着;雨,继续狂飙着。
  
  路边的树,发出了难听的声音。电,从面前飘过;雷声,从头上响过。树枝,“咔嚓”一声,发出了难听的声音;随后,“吱吱”地呻吟着,从树上落了下来。雨水,不断在树叶上凝结,越聚越大,然后在树叶支持不住,水珠就会压弯了树叶,随后从树叶上落下来,很大,不如雨珠急促,却比雨珠大很多。随后,又开始重新集结起来,又经历一次集结、落下。这样的行为,周而复始,不断地更新着。当风过来的时候,树叶上的水珠,就坠落的很多,很快,很急,很仓促。当风小了的时候,水珠就会落得很慢,显得不慌不忙。
  
  花儿,不断的颤抖着,不断地弯着腰,不断地点着头,不断地迎着风雨,不断地让雨水从它的头上进入,也不断地滴落着水珠。花瓣,在风雨侵袭的时候,禁不住着风雨的摧残,慢慢地在花朵上开始倾斜着。这个时候,将要坠落的花瓣,有多少心不甘、情不愿,和花朵牵扯不清,倾斜了多少次,才会慢慢地、一点点地被风雨从花朵上拽出来,随后慢慢地失落了;尽管花瓣被雨珠润泽着,显得更加娇艳,更加的垂涎欲滴;但是,它也知道,这也许是它最后的辉煌,也是最后的璀璨,最后会飘零,化归尘土。
  
  夏日的风雨,多了许多的感情,也多了几分野性,从来就不像春天里面那么安静,也不像是秋天那么冷漠。即使是夜里,风雨,也是叫喊着,像是多愁善感的女子,为了自己的感情,得到心爱的人响应,大呼小叫着,电闪雷鸣。雨珠,晶莹剔透着,从天空中,潇潇洒洒地落了下来。也带着凉意,让炙热的夏季,有了喘息的机会,也让心情有了几分飘逸。闪电闪过的时候,就像是把夜空撕裂了一道口子,让天地之间有了从未有过的光明;雷声响过,雨的洗涤,消除了红尘中多少肮脏。
  
  文/于公谨
上一篇:
下一篇:

没有声音的房间

生活中奇怪的声音现象

新聊斋:陌生的声音

新聊斋:陌生的声音

饮水机放不好就会破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