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龙虎山的文章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76


  
  篇一:龙虎山
  滕王阁、三清山、圭峰、双龙洞、东阳横店影视城、龙虎山,是浙赣铁路线上的六个风景点,十五年前,我计划要游遍这六个风景点,今天,2011年底,我终于做到了。不过,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离开我老家余干和我的第二故乡横峰很近的龙虎山,竟然是最后一个寻访目标。
  龙虎山,我来了,带着一种仰慕已久的心情。
  事有凑巧,我在一周前看过一部连续剧《风雨龙虎山》,一周后,就来到了龙虎山。龙虎山的确很有气派,那让人肃然的道教发源地,那锣鼓齐鸣的吊棺表演,那惟妙惟肖的大地之母,那清澈见底的芦溪河,那一半耕读一半旅游的无蚊村,都让前来旅游的人耳目一新。
  上饶的人们说:“鹰潭龙虎山不如三清山更有气派”。这话初听起来好像不无道理,因为三清山的高度,和那些让人惊心动魄的风景,三清山确乎要好看一些,但是,细细一想,龙虎山也有龙虎山的特点,也有其他景点所不具备的优点。一来是,龙虎山有山有水,山水兼得,一个缺乏水的地方似乎就缺少了一种灵气;二来,龙虎山和中国道教密不可分,给信教的国人以特别的感觉。
  坐上景区旅游车,来到龙虎山栈道,开始在栈道步行。这栈道比三清山的栈道更长,要走一个小时。一路上,可以看见一线天,看见可以大地之母,也可以遥望远处的大地之父。路上还有一百多米的玻璃狭缝。过那玻璃狭缝时,我这将近一百公斤的体重,怕掉下去,只好沿着玻璃旁边的边缘走。四公里的栈道,纯粹由人工做成,其投资之大是可想而知的。栈道的末尾是象鼻山,那山体的大象鼻子,可以想见,比桂林的象鼻山更加夸张。
  接着,旅行车把我们这些来自各地的旅游者送到芦溪河边。这里,几年前来过十几位全国有名的演员,其中有韦唯和张大礼。这里,每到中午十二点、下午两点、下午四点,都有一场吊棺表演。等我们赶到时,中午12点的吊棺表演已经接近尾声,那身手矫健的表演者正在做最后几个动作,因为一次吊棺表演总共才十几分钟。不过,在河边看这个表演的人倒是十分多。我盘算着时间,打算先到其他景点看看,等到下午两点或者四点再来看一场完整的吊棺表演。
  来到无蚊村,我们才知道这个无蚊村的人都姓许,只有十几户人家。这里樟树很多,还有几家卖工艺品的。一个很小的村子竟然开了好几家饭馆,全是供游客下馆子的。我刚到村里,一家农户的门口正在造一条新船,也叫竹筏子,不过比一般的竹筏子大不少。这里,不少农户靠的是旅游收入——————用竹筏子在芦溪河上来来回回,供旅游的客人们观光。
  看完无蚊村,又到了道教圣地————上清镇,回来的路上,刚好赶上下午四点的吊棺表演。
  啊,龙虎山,你不光是个极好的旅游圣地,从鹰潭市区过去也极为方便,三五元钱的公交车就可到达,相信以后有更多的游客。
  
  篇二:走进龙虎山
  从鹰潭火车站出发到龙虎山景区只要二十分钟的车程,一路上已经有山水风景可餐了,我还来不及从昨天上千里路程的颠簸中清醒过来,来不及掸掉沾在衣服边角上的城市的喧嚣,甚至来不及回味一下当地早餐米粉和花生红枣汤的辣香,就莫名其妙地沉浸在这山水合一的自然的环抱里了————-。
  到达龙虎山景区,坐上小火车,思想一下子就奔跑了起来,踏着导游娓娓动听的声音,水开始流动着优美的故事,山开始挺拔着古老的传说,我的心情也开始狂野进来,不能驻足于路边的一草一木,一水一露,早已窜上更高更远的山峦悬崖上去了,早已成为清澈河水中羡渊的游鱼了。(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龙虎山是中国道教的发源处。早在东汉中期,第一代天师张道陵在原名为云锦山山麓肇基炼九天神丹,研创道教。“丹成龙虎见”,山名遂改为“龙虎山”,道教由此登上中国历史舞台。上清宫是天师们“办公”的地方,宫内的伏魔殿和镇妖井就是施耐庵笔下的“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将”的出生地;天师府则是天师们休息的场所,至今仍能看见张天师们家庭活动的种种细节。现在的龙虎山作为道教圣地,在海内外道教界备受推崇,来此朝圣、观光者络绎不绝。
  如果说参拜道教是一次历史和文化的的洗礼,那么坐着竹筏沿泸溪河泛舟就是与大自然交谈的最好方式了,泸溪河水碧绿似染,水急时千流击崖,仿佛人声鼎沸;水缓时款款而行,宛如窃窃私语。水浅处游鱼可数,一转身就是一个逗号;水深处碧不见底,一微笑就是一个句号。与两旁的山岩相映,便构成了“一条涧水琉璃合,万叠云山紫翠堆”的奇丽景象。竹筏行至仙水岩,正赶上由当地以采药为生的同胞五兄弟向游人展示崖棺的下索、起吊、入穴的全过程。崖棺墓群是龙虎山的神奇,两岸的崖壁犹如一幅历史画巻展现眼前。一个个处在半山腰的山崖墓穴,形态各异,高低不一。有的单洞单葬,有的连洞群葬。淡黄色的古棺木和堑底封门之间的泥砖至今还清晰可见,怎样能尘封住历史,便有一个个问号藏进了游人的心里。
  傍晚凉爽的风催促着结束了一天的行程,暮色中的龙虎山又是一番别样的风景,而我的心始终还在流连着,如痴如醉,似梦似幻:无蚊村的蚊子究竟是如何消失在张天师的咒语里的;僧尼峰上的和尚和尼姑,几千年了也该修成正果了吧,象鼻山走过了多少年风风雨雨的惟妙惟肖,大地之父依然矗立在远山的环抱里,大地之母依然还是羞答答的模样——————。
上一篇:
下一篇:

席慕容经典散文诗

张小娴经典散文诗

徐志摩经典散文诗

冰心经典散文诗

1月8日经典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