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水漂的文章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文学社区

  
  篇一:打水漂
  每年一到秋天,我们乡下的孩子最爱玩的游戏就是打水漂。
  每次干农活或者放学时,只要经过水塘或者小河,我们都要停下脚步,玩一会儿这种打水漂的游戏。
  我们往往就地取材,从水边找到那种很薄的瓦片或者石片,用拇指和中指捏住,食指在后,扔出去的时候食指用力,让瓦片或石片旋转着扔出,瓦片或者石片与水面应为20度左右。
  小时候对这种游戏充满神秘感,总是迷惑:为什么瓦片或石片飞出去那么远却还能在水面上飞行自如?后来到中学学习了物理知识,才终于搞明白了打水漂游戏的物理原理。
  打水漂的游戏可以单人玩耍,但总感觉没有什么意思,所以多数时候往往是一群孩子在玩耍。在简单的猜拳确定比赛的次序后,我们的比赛就按部就班。比赛的项目一般是两个方面:一是看瓦片或者石片飞出去的距离长短,二是看瓦片或者石片在水面击出的圆圈数量。前者或许只要手臂的力量大就可以取胜,后者则很需要讲究技巧——身体向右边倾斜,手臂与身体大约成45°,半蹲身子,瞄准后用臂膀力量扔出去。
  打水漂对锻炼人的手臂肌肉很有益处,所以小时候大人看见我们在玩这种游戏,他们不但不反对,反而还鼓励我们参加,更有童心未泯的家长,也会被这种游戏吸引,加入到我们的游戏中来。
  令人遗憾的是,由于物质的富足、游戏项目的繁多,这项游戏逐渐被人们遗忘。或许这项游戏要在水边进行,所以家长绝对不让孩子去水边玩这种游戏,生怕孩子掉进水里出现事故。
  现在,很多人嘴里也常常冒出“打水漂”这个词,但绝对不是说的我们小时候的那种游戏,而是比喻一个人投入金钱或者精力较多,却没有丝毫收益。
  
  篇二:打水漂
  蓝天白云下故乡的小河是那样的亲切可人,玉带般的河水在阡陌田垄间静静流淌。儿时种种色彩斑澜的梦,有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已在记忆中随风而逝,而那打水漂却一直伴着我的欢快成长鲜明如故,并犹如陈年老酒一样愈陈愈香。旷野中的水库、坝塘和梯田在陽光下波光粼粼,便是孩子们的乐园,也是天然的游乐场,打水漂就成了我们最好的娱乐方式。在正午的陽光中或西下的夕陽里,一片片碎瓦片、薄石块,蜻蜓点水式的在耀眼的水面上跳跃疾行,掠起一道漂亮的水痕,荡出一串串的涟漪,并传出很远很远……(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打水漂最好的地方是小河上的坝塘,水宽面阔,碧波荡漾。童年时在砍柴或割猪菜的路上,少不了要一边赤条条的在水中游泳,一边玩些有趣的游戏。打水漂便是男孩子喜欢的一种游戏,选一些扁平溜圆的小石块,由其是寸把的碎瓦片最好,碎瓦片稍凸的一面朝下平捏手中,选准角度和方向,甩开手臂,对着水面用力平平的甩出去。瓦片象像长了翅膀的紫燕一般擦着明澈的水面,不停的轻轻而快速的跳跃着、漂着,响着“噗、噗、噗”的声音。所过之处击起一串串漂亮的水花和一圈一圈的大大小小的涟漪,在陽光的照耀下,发出灿灿而耀眼的光芒,让玩的人陶醉,让看的人痴迷。
  打水漂看似简单,实际上颇费一些心思,首先要选择好打水漂的瓦片或石片。童年的山村远处有瓦窑,村子的房子多是瓦房,满街巷、满路边瓦片俯拾即是,任你随便挑选。即使找不到碎瓦片,适合打水漂的石块也是应用尽有。一般说来,就形状而言,圆形的比方形的其他形状的要好,能保持方向的直线和漂行的状态;就厚度而言,平一滑轻薄的胜于粗糙厚实的,抛出去才能浮在水面上轻一盈如飞。过厚的瓦片在水面是漂不起来,也跳不动飞不远;但过薄的瓦片则跳跃距离大、击水次数少,三下二下便倏地扎入水中。瓦片的大小也随手指圈成的大小而定,一般就寸把那么大小,太小了接触水面的面积小,太大了手臂的力量不够,打不起来水漂来。
  打水漂也不是简单的将瓦片甩出去,得有一些技巧,选择的角度也很关键。只有投掷的姿势和水面接近了平行,投掷之物的阻力才会最小。用大拇指和食指掐紧瓦片,用中指抵住瓦片底部。拉开架势,身一子侧向一边尽量贴着水面,狠狠地把瓦片甩向前方,力度要与瓦片儿相宜。瓦片就会顺着水面发出“嗖嗖”或“噗噗”一串声响,在水面上轻快地漂荡,似惊鱼划浪,又如轻一吻水面的春燕,令人目不暇接。刹那间,一长串的水花在水面上不断向外扩散,看那散了又聚,聚了又散。而瓦片渐漂渐远,不是飞到了坝塘更远地方没入水中,就是跳到对岸的滩上或冲入草丛中……
  童年的伙伴皆深谙打水漂的技巧,人多的时候,每次玩起来都是以比赛的形式进行,谁都不甘落后,就看谁扔的远,看谁的瓦片在水面上弹起的次数多,谁就是胜利者。瓦片儿是自己任意挑选,大家在岸边站成一排,一律向右弯着身一子、向右偏着头,就像木匠审视那刚刚刨过的木板看是否光滑平整一样,屏息瞄着水面。有时还需要一定的助跑,捏着石头的右手往后一伸迅速用力一甩,石子像一粒子弹飞出去,以极小的角度切向水面。石子在水面像蜻蜓点水一样跳跃着前进。大家随着它蹦跳的节奏而蹦跳,高声的数着:“1,2,3,4,5……”居然有一口气打出六七个圈的水漂。水漂次数多的人就是获胜者,虽然没有赌注和什么奖品,赢者自是无比自豪和快慰,都会在岸边赤着膊光着脚跳着笑着……
  朴实的山村,无忧无虑的童年,对打水漂十分着迷。见到男孩子们打水漂比赛,俏一丽的小姑娘也会跃跃欲试。她们随手捡起一块瓦片或石块,跟着随手向水面扔出去,有的却只是发出沉闷的“咚”的一声,便无踪无影地沉入水底;有的像个醉汉似的在水面胡乱扭一动一下也落入水中,只留一声叹息;也有的慌不择路,干脆用土块冒充瓦片打水漂,结果一沾到水面,便全军覆没,融化成一滴浑水。便只好呆呆的站在一边,与伙伴们一样捂住肚子哈哈大笑,让一种幸福的笑声、欢乐的笑声、开心的笑声在水面的上空飘荡。
  打水漂成为山村儿童自寻的一种乐趣,伴随着走过人生中成长的时光。每次打水漂,好似一次次追求完美的过程,是那么执著,那么认真,都想把水漂打的更远,跳跃的姿势更优美。而那些瓦片或石块在水中若隐若现、若沉若浮,激起一朵一朵银色的水花,击起一圈一圈散散聚聚的涟漪,荡起一片金灿烂的绮丽波光,好像具有了生命的引力,让我们心上的喜悦升起,让我们忘记曾经的孤独,忘记曾经的忧伤,并产生一种美好的憧憬。
  光阴荏苒,小河流走了童年,打水漂尽管很简陋、尽管很土,但很有意义和趣味,一直滋润着童年那份活力与生机,一直伴随着童年欢快的成长,因此也一直鲜明如故,荡漾开着的那一圈圈涟漪、一圈圈水波,如一圈圈童话……一抹抹挥之不去的留痕,依然停留着那股淡淡的清纯的香,在天空里肆意温情弥漫,久久拂之不去,而成为我小时的一种生活标志和牢牢的印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