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关于杨花的文章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84

热门搜索 中国散文网  经典散文  写物散文  杨树  卓尼  柳絮 


  
  篇一:杨花满天飞
  “新年鸟声千种啭 ,二月杨花满路飞 。”庾信的这首《春赋》  ,一定是写南方的春景  ,北方的春天来得迟  ,却是五六月份  ,路边的杨树、柳树才把它们的孩子们放出来  ,带着降落伞  ,随着风儿寻找自己注定的归宿  。
  虽然 ,飘扬的柳絮沾在脸上痒酥酥的 ,还有的选错降落地点  ,想在我的七窍里安家  ,给我惹来不少的麻烦  ,却热忱地喜爱这种六月飘雪般的景色 ,接送孩子上下学的路上  ,给她讲“杨花榆荚无才思  ,惟解漫天作雪飞”的平凡洒脱 ,讲“杨花落尽子规啼  ,闻道龙标过五溪”的悲离相思  ,让她知道曾有一个因“咏絮”而闻名的才女谢道韫  ,还有那个枉情惊动天的冤窦娥  。
  可是  ,前几天  ,刚从农村的家里回来 ,看过那里草木的鲜活葱翠  ,再回到这座喧嚣的小城 ,看见路边这些半死不活的垂柳  ,两相比较  ,原野里的树木  ,是那种生机勃发快要满溢出来的绿  ,在阳光的照耀下  ,片片叶子就像深深浅浅、流光溢彩的绿色锦缎  ,茂盛的枝条和叶片 ,在风的拥吻中发着热烈激昂哗啦啦的欢唱  ,棵棵生机盎然的树木组成一片绿色的海洋  ,在这个团结友爱的集体中  ,各种鸟儿繁衍生息 ,欢唱呢喃 ,各种昆虫和小动物  ,和谐相伴各得其所  ,天籁之音引人陶醉遐想;城市里的树木  ,大多站在被汽车尾气和煤烟严重污染的路旁  ,隔着十几米孤零零地站着那么一棵  ,满面尘灰之下透出些微的绿 ,看不到鸟儿的巢穴 ,听不见婉转的鸣叫  ,有的  ,只是被截锯后的伤疤  ,人为缠绕的电线、捆缚的标语条幅  。同样是延续生命的种子 ,在田野  ,可以随意栖息在任何地方  ,在春风春雨的爱抚中发芽成长  ,变成幼苗、小树、栋梁  ,在城里 ,这些飘零的飞絮  ,除了偶尔幸运地被几个附庸风雅的人吟诵  ,更多是让娇嫩敏感的城里人憎恶 ,被环卫工人扫进垃圾箱  ,或者一把火烧掉 。这样的对比  ,只能让人——哀其不幸  。
  忽然想起  ,给女儿读过的安徒生童话中的《树精》  。我是否就是那个“树精”呢  ?小的时候  ,用功地读书学习  ,费心地应聘工作  ,只为了逃离农村那个厌倦的环境 。自毕业后  ,为了生活  ,在钢筋水泥铸就的城市间淡漠茫然地穿行  ,在心意莫测的陌生人中虚伪劳累地周旋  。曾经麻木并且心安理得地认为 ,日子的过往  ,只是日出月落的交替 ,季节的变换 ,只是气候冷暖的反复 ,存活的目的 ,只是父母儿女的责任 ,自从在网络里结识那些喜欢写文的好友  ,曾经也风花雪月的我才蓦然惊觉 ,自己忽略了多少次春花的香美、夏雨的清凉 ,金秋的喜悦  ,瑞冬的雪舞 ,错过了多少美丽的风景和刻骨的感动  !
  “杨柳青青著地垂  ,杨花漫漫搅天飞 。柳条折尽花飞尽  ,借问行人归不归 ?”
  
  篇二:杨花点点是春心
  白浪摇天  ,青阴涨地  ,一片野情幽意  。杨花点点是春心  。替风前  ,万花吹泪  。遥岑寸碧  ,有谁识  ,朝来清气  。自沈吟  ,甚流光轻掷  ,繁华如此 。斜阳外  ,隐约孤村 ,隔坞闲门闭  。渔舟何似莫归来  。想桃源  ,路通人世  。危桥静椅 ,千年事  ,都消一醉  。谩依依  ,愁落鹤声万里 。
  我向往这样的的一种生活环境 ,我更喜欢春天赋予万物蓬勃生长的激情  。那点点的杨花是春天的神韵 ,柳絮杨花  ,在春天里随风飞扬 ,风随柳絮随风摆  ,是你深动的写照  。闭上眼睛 ,我的眼中就能立刻出现这样的一幅画面  ,空气中有暖暖的味道  ,像棉花糖一样 ,怡人心脾  。一阵风佛过面颊 ,我能看到  ,她不小心从其他地方携来的花香在空气中荡漾荡漾……天地间的万物都换上了新装 。杨花柳絮在此刻乱了阵脚  ,又胆怯又激动  ,怯生生的跟着春的乐符在翩翩起舞  。
  生活中不是缺少美  ,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生活在象牙塔中的我  ,发现只要认真的注意一下  ,学校里的美也是很多的  ,而且还真的是妙不可言  。我完全可以陶醉在其中  ,无论何时何地  ,春都会以一个少女的美妙  ,向我展示她的美 。水溶溶  ,杨残红  。野渡舟横  ,杨柳绿荫浓  。望断江南山色  ,人不见  ,草连空 。江南的的春色那里能看得尽  ,道的完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 ,以前在家的时候 ,总觉得春天走的太匆匆  ,我总是赶不及她的脚步  。每天除了上课上课  ,真的是一点寻春的时间都没有  。还记得以前上初中的时候  ,学校的前面长着一片柳树 ,上课时我经常神游到柳树那  。与她进行一次次浪漫的邂逅  。每天放学的时候  ,总是迫切的想与她单独相处  ,经行心与心的交流  。可是  ,这样的机会却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一直一直的错失  。(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流光容易把人抛  ,红了樱桃 ,绿了芭蕉  。现在我不会在错失这样的美景了 ,人生我们有太多的东西等不起  ,因为我们不是春  。我们的青春如果过去了  ,等到明年她不会在发芽 。人生有太多的世事无常  ,昨天的已经过去  ,我没有办法改变  ,明天的还没有到来  ,我没有操控的能耐 ,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把握好今天  。我时常一个人在学校最清幽的地方徘徊  ,寻找我内心遗落的那份宁静  。常常是寻芳不觉醉流霞  ,倚树沉眠日已斜 。
  我常常会幻想 ,在这样一个季节里  ,在这样一个地方是不是也会有着像我一样  ,寻找那一份悠闲的女子  ,也用像现在我一样的心情  ,来寻找被人们所遗失的那一份美好  。在这个有花堪折直须折的年月里 ,我希望多一点像我一样的人  ,能过停下超负荷的心  ,静一下心  ,看一下  ,上天赐予的我们这一份美好  ,莫待无花空折枝  。
  梨花院落溶溶月  ,柳絮祠堂淡淡风  。当我们拥有时就应该好好珍惜  ,把握好今天  ,不管明天我们又该何去很从  。端正生活的态度从普通的生活中发现那些不普通的景色 。在宁静 ,悠闲中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洒脱自然 。无论岁月  ,社会怎么样的变  ,只要守住了自己的那一份心经  ,你还是你  ,你就是你自己那一片天的主宰 。
  春是一个不老的字眼 ,我愿化作你霓裳的一角  ,只为了更好地将你装扮 。杨花点点是春心 ,我希望你能够走得慢一点 ,好让我认真的记住你的容颜  。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能够好好地看看你妙美的摸样 。
  
  篇三:杨花漫漫搅天飞
  杨树栽培始于何年  ,怕无从稽考  。我国有文字记载  ,可追溯至公元前六世纪 ,在那时候收编的《诗经》中就有“东门之杨  ,其叶牂牂”、“昔我往矣  ,杨柳依依”之句  。这说明 ,杨树作为绿化树种在当时早已栽到了大道通衢  。到了春秋战国  ,人们对杨树的栽培学特征  ,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  ,在那个时代遗留下来的哲学著作  ,《惠子》一书中已经出现了“夫杨 ,横树之即生  ,倒树之即生  ,折而树之又生 。然使十人树之而一人拔之  ,则毋生  。”这样极生动的哲学论辨命题  。
  也正因为杨树具有这种无性繁殖特征  ,和过早地认识了这个特征  ,人们才忽视了用种子繁殖杨树  。因此  ,长期以来除林业工作者以外 ,普遍竟然将种子与花相混淆  。即便是现在 ,除非是林业专业的书籍 ,其它书籍对杨树花和种子的解释仍然含混不清 。我遍查手头的三部词典:《现代汉语词典》、《辞海》无“杨花”词条;《辞源》(1976年修订版)将“杨花”解释为”“柳絮”  ,这种’采用“互训”的解释使人不知所云  。再查《辞源》“柳絮”词条  ,解释是“成熟的柳树种子  ,上有白色绒毛  ,随风飞落如飘絮  ,故称柳絮  ,也叫柳棉 。”以此类推 ,也就是说 ,杨花是杨树种子所带的白色绒毛 。显然  ,这是把杨树种子所带的白色绒毛当成了杨树的花看待了  。
  在我国  ,历代骚人墨客歌咏杨花的诗词不可数计  ,从他们所描绘摹写出来的形象上看 ,都是杨树带毛种子  ,而不是真正的花  。现拣最著名的抄录两首  ,大家鉴赏:“杨柳青青着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  。”(隋代·无名氏《送别》诗)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思/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起/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缀/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风三分/三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宋朝·苏轼《水龙吟》词)
  当然 ,咏物言志的诗词  ,诗人们历来对客体的观察认识不大重视 ,只刻意创造诗词的意境  ,因此 ,在诗词中所出现的客体往往与事实有很大出入  。习惯成自然 ,我们也不好妄加评说  。但我们现当代编纂辞书时 ,应当力求达到科学性 ,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
  或许是杨树与柳树  ,在习性上有许多相同和相似的地方  。长期以来 ,在许多场合 ,我国习惯上将两树种合并起来笼而称之  。例如词牌名有“杨柳枝”  ,神仙的名字有“杨柳观音”等等  。更有趣的是 ,在某些地方“杨冠柳戴”  ,李代桃僵更是屡见不鲜  。古远的不必去说  ,在我们身边就有一例:卓尼县城关镇 ,名叫柳林镇  。1994年出版发行新编纂的《卓尼县志》第84页上写道:卓尼“城内古柳参天  ,每至春夏  ,绿荫蔽日  ,白絮铺地  ,镇名亦由此而得  。对没到过卓尼县城的外乡人来说  ,从字面上看不出什么毛病  ,可是到卓尼县城一看  ,就觉得出入很大  。世事沧桑 ,卓尼县城内  ,是否曾有过“古柳参天”的景观  ,我不敢断言  。可是在编纂这部县志时  ,卓尼县城内 ,要说够得上参天蔽日、白絮铺地资格的 ,当属那二百来颗有百年物事的杨树了 。
  这种杨树说来也奇特  ,黑灰通过直的树身 ,足有三十多米高  ,材质坚柔 ,近百年的大树无内腐  ,下部小枝娑娑下垂  ,如依依垂柳  ,叶小 ,据杨树专家鉴定为小叶山杨  。卓尼的鬼天气  ,4月份春雪还一场接一场 ,而杨花却傲雪开放  ,4月初花芽彭大  ,中旬初开  ,下旬花盛;如小猫尾巴似的暗红色柔荑花序挂满枝头 ,隔远望去  ,树树变成朵朵暗红色花树;而杨树5月初才开始展叶;6月中下旬蒴果开裂  ,在火红骄阳暴晒下  ,白絮遮天漫地  ,如鹅毛大雪 ,随风搅天飞舞  ,谓为壮观  。更不可思议的是 ,随后  ,在山坡上、墙头、瓦楞、河渚  ,杨树幼苗见缝插针地冒出来 ,便开始倔强茁壮地生长……
  近年来卓尼旧城改造时  ,将那二百多颗杨树逐渐砍掉了  ,我们再也见不到杨花漫漫的景象了  。但我这篇拙文能为杨花正名吗  ?难  ,习惯成自然  。
   
上一篇:
下一篇:

风景或者一些故事,情节 经典散文诗

北京是一个没有人性的地方(3) 经典散文诗

毕淑敏经典散文 教养(2) 后天观后感

席慕容经典散文诗集(2) 最有意义的生日礼物

柳絮,人间事 我好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