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文学梦的文章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文学社区

  
  篇一:别掉进文学梦里
  一个人往往会掉进自己给自己设计的陷阱里,深深地不能自拔出来,一个人往往会跳进自己心灵深处的大海里,游啊游永远游不出自己的梦里的世界;在这个大海里,这个世界里,兴高采烈,得意忘形,寂寞痛苦的一个人自我欣赏,自我安慰,自我祝福,自我歌唱着。但是,什么时候才能游出去,什么时候才能逃出去;好像这一切对自己不是很重要的。好像自己一旦离开这个汪洋大海马上就会茫然一样,马上就会寻找不到自己一样。陷阱里,无论是痛苦还是幸福,无论是寂寞还是快乐,这些好像对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真正的是自己有自己的世界,自己有自己的汪洋大海。这个世界,这个汪洋大海,其实就是自己的文学梦。
  一个人千万不要把自己完完全全地掉进来,一旦进来了,就不是那么容易出去。在这个世界里,各种各样的幻想,各种各样的快乐与痛苦时刻会让你彻底陶醉,彻底迷茫,彻底寻找不到自己人生真正存在的价值。让你永远会沉迷在这种梦里,想出去,可能真的不是那么容易。
  人千万别匆匆忙忙的往文学这个梦想里,陷阱里,汪洋大海里跳;其实文学就好像海洛因,你如果不去碰它,也许你会生活得快快乐乐,开开心心,十分幸福。如果你一旦沾染上,那么你真的永远都不可能从这种美丽的诱惑中脱离出去,从此你会在这个恶魔的,美丽的,幻想的梦境里,大海里,幸福的,陶醉的,游啊游。心里永远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文学的峰顶。但是自己好像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何年何月才能到达这个艰难的,痛苦的,遥远的,峰顶上自己又不想彻底放弃它。于是,自己只能苦苦的,默默的,永远不定息的朝着这个峰顶爬呀爬。无怨无悔的,凭借着自己对文学的悟性,痴心妄想的,坚韧的追求着,探索着。可是,这个梦真的太遥远,遥远得让自己失去了一切青春,爱情,生活,事业,家庭。
  突然有一天,自己在一个美丽的早晨,看着明眉的阳光,回忆往事的时候,霎时,岁月匆匆忙忙的早已离开自己远去了,留给你的依然是深沉的痛苦和永远无法逾越的梦想。梦醒了,一切也晚了。
  
  篇二:我多年的文学梦
  半个多世纪以来,看书是我的第一爱好,一有空,我想到的就是看书、看报。读小学时,语文课本中的《半夜鸡叫》、《小英雄雨来》、《鸡毛信》这些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形象激励着我怎样做人。升入初中,赵树理的《小二黑结婚》,新凤霞的画有插图的明白如话的故事也同样吸引着我。后来知道这些作者文化程度都不高,可凭着他们丰富的人生经历写出了脍炙人口的美文,受到几代人的欢迎,也熏陶了不少青少年。这些文学作品中的典型人物直至几十年后的今天仍铭刻在我的心中,挥之不去。随着年龄的增加,我阅读的文学作品也逐渐深化、广泛,对我国的六大名着及外国小说也孜孜不倦地阅读欣赏,即使买不起这些书,也千方百计借。平时,我不但欣赏小说中的人物,同时也模仿写一些小故事、短文章。
  进入高中读书时,我心中就有一个文学梦,憧憬自己能不能成为一位作家,写出一些为人们所感动的小说、散文等文学作品来。(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受这个文学梦的驱使,我在学生时代就是班级黑板报、校黑板报的积极投稿者。高中毕业后回到农村,成了大队通讯积极分子,为公社广播站、县市广播电台写稿。当时公社文化站就有两块大黑板,用各种颜色的广告粉书写描绘,在当时条件下办的宣传橱窗,我曾用笔名投稿并被多次录用。那时即使录用也是没有一分一厘报酬的,但是心里高兴。需知这也是为了实现我的文学梦的起步。
  可后来事与愿违,我走上了教育岗位,成了一名教书匠。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哪有时间搞文学创作,学校里的教学工作,加上家里的生产劳作忙得我晕头转向。当时,首先就是要搞好学校里的教学工作,解决一家人的温饱问题,连温饱问题也成难题的情况下,又哪有心思去搞文学创作。文学梦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不得不中止。
  尽管如此,我对文学书籍还是情有独钟。有一时期,所在学校领导调我至图书馆管理图书,那真是畅快,在书的海洋里遨游是多么开心啊。曾有一位老乡对我说:“一个人在图书馆没有事干,你难过哇?”我笑着对老乡说:“你看书感到难熬,而我却很高兴。”确实这样,在图书馆工作两年,我看完了范文澜的《中国通史》、两部版本不同的《中国文学史》,还阅读了雨果的《巴黎圣母院》、伏尼契的《牛虻》、列夫·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司汤达的《红与黑》等十多部外国名着。阅读之余对文中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逐个品评。我还喜欢阅读优美的散文,如鲁迅、徐志摩、朱自清、刘白羽、秦牧、余光中、余秋雨等散文大家的作品,反复阅读揣摩,就像美食家品尝美食一样其乐无穷。我不但喜欢看书,还喜欢买书。几十年来买了不少书,即使勒紧裤腰带不吃饭,看到好的书就是舍得买。所以几次搬家,第一想到的就是书。2012年因市镇建设需要拆迁,家中的书放在酒箱子里,竟有几十箱,人家看到后误以为是酒,有人就对我说:“这么多酒你搬来搬去干什么?”我开玩笑说:“是书,孔夫子搬家没有书还行吗?”
  真正重新捡起文学梦,还得从我退休之日算起。退休后的我离开学校告老还乡,怎样才能解除心中寂寞?还是看书!一天不看书,太阳就不得落山。吃可以简单些,可没有书看就难过。退休后退协邀请我为《张家港老园丁》写稿,并叫我担任通讯组长,任务压下来,每月要有稿件。因此退休近十年来我一直笔耕不辍,已写有一百多篇文章,分别刊载在《张家港日报》、《张家港老园丁》上,有些已出版成书。近年来,各种征文比赛多次获奖,村里、社区居委会邀请我为他们写征文,我总能做到有求必应、按时交卷、不计报酬、从不拖延。我要拿自己的笔为改革开放所取得的伟大成就而热情讴歌;为张家港率先实现基本现代化而高声赞美;为实现美丽张家港、幸福张家港、实力张家港而摇旗呐喊。凡此种种都是为了圆我的文学梦。
  
  篇三:我的少不经事的文学梦
  走过青春,走过阡陌,有过悲伤,有过欢乐,旋转流年,我徘徊于给自己定位的时间里,一点一滴怀念过去,一分一秒憧憬未来。曾几何时,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感情,总觉得那些小女人气质的文字里是无法体现我生命中的大气磅礴,而我也不可能像诗人一样抒发我细脚伶仃的悲哀。我彷徨着,猜忌着,在一头雾水的迷茫中牺牲自己可爱的面容。画上眉角,丹凤青眼,将水袖挽于手中开始戏子般的生活,戏里戏外都不是我,那个时候,青春躁动,妄图用哗众取宠的笑靥,无聊乏味的声响博得众人一笑,殊不知,本以为扮演的维妙维肖,却成了别人谈论的笑柄和无趣的小丑。
  忘了有多久,我百无聊赖在死气沉沉的教室里拿了一本《文化苦旅》,欣赏起这个备受争议的散文学者,在那个声色犬马的年代里,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委屈毫不吝啬的形容成大非大难。而哗众取宠的人物更是屡见不鲜。我沉浸于书海中,来自诗书典籍的洗礼,迅速苍老了我的华年。秋风秋雨愁煞人,从余秋雨开始,我碰到了七堇年,那个可以把青春文学写的如此伤痛的旅行者。让我在独自一人的沙漠中看到了绿洲,那来自青春无名的伤感虽说是无法彻底摆脱的底色,却因为有人能够表达的如此扣人心弦,而莫名的欣慰。那些挣扎的文字,娓娓道来的故事,沉郁冷静的笔锋,笔走天涯的历练,赚取了我疼痛的泪眼,她不知道那些文字是多么锐利的一把刀子,毫不留情地插进我的心房,感受来自血与肉剥离的快感,痛并快乐着。习惯了一个人在夜晚,独自拿着喜欢的文字,用自己的感情,舒缓的品读,那温暖的字眼犹如午后盛开的藤萝,蔓延至全身。温暖洋溢却不乏老泪纵横。
  我心中有猛虎,细嗅蔷薇,每个高中的晚自习,蜷缩于一个角落,瞥一眼全班,无不奋笔疾书,埋头苦读,不知他们是否三更灯火五更鸡,可是我却在深夜挑灯夜读。彼时邂逅安妮宝贝,在那些耀武扬威的试题里和昏黄的灯光下,偷出些许暇时,惶恐不安的阅读着,犹如品一杯香茗,领略浮生。可是浮生若梦,何捞把捉。
  当阅读成为一种习惯,我明白了,原来作者说的不是他们自己的话,他们说的是我们想说而又无法精确表达的文字,我会在阅读中发现到处都是我的身影,这种感同深受的共鸣,让我在第一千零一个的夜晚,突然明白成长中遇到很多的可贵,开始念念不忘要去祭奠那些人和事,于是我开始寻找成本最为廉价的表达形式,写作,去防止自己向时光和记忆倒戈。我在惶惶不可终日之中,写下了自己的处女作,我追求满篇文章到处华丽,在浓妆艳抹的锦衣遮掩下,处处凸现着空洞乏味,而我却引以为傲,时过境迁,在我不知是我上了大学还是大学上了我的花信风里,我染上了寂寞的疾病,无药可医,我踱步于冷清的宿舍,内心急躁不安,仿佛这个世界已经丢弃了我,要看书看不进去,要聊天无人可寻,要玩游戏没有心情,我在这种百无聊赖的空虚中,患得患失,那是一种无可适从的可怜。寂寞真他妈的不是东西,它不经历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一个人有一块钱一千个人就有一千块钱,而一千个人寂寞还是一千个人寂寞。就像我喜欢过爱过的那些人一样,让我蛋疼的等待被拒绝。然后接受死亡般的绝望。蛋疼就是你有着撸管的心,却长着来大姨妈的身体。如此这些依旧活得盲目而卑微的年生,常常会在被一夜的暴雨吵得无法入睡的夜晚,试图回想从2000零几年的某个值得纪念的夏天到今晚,究竟有过多少场这样熟悉的叫人无眠的夜雨。好似这滂沱的雷雨中,每一颗掷地有声的雨滴,都在字正腔圆地回述着那些感情充沛的少年时代的夏天,我是如何一手撑着酷暑,一手写下许多文字来,心中有着信誓旦旦的疼痛和欣悦,并且不相信时光的力量。这样的夏天,于生命留下的只是一溜狭长而落寞的影子。在影子的深处,某些已经再也看不到了的面孔偶尔还会闪烁起来。背景永远是浓得像油墨一般的黑暗。你我正在离开。身影的轮廓与颜色已经迅速地褪进了那片浓墨之中去,可是眉眼之中的灿亮,却鲜明得融不进夜色。

猜你喜欢

禽兽都不如!禽兽父亲性侵自己的亲生女儿

在近几年里,各种新闻都说了有着父亲性侵犯自己的女儿报道出来,而为何这些都是那么多的频繁发生?而这些做父亲的,到底是什么原因而想要性侵犯自己的女儿的呢,那么禽兽都不如!禽兽父亲性

2018-09-28   禽兽都不如!禽兽父亲性侵自己的亲生女儿奇闻异事

怎样看到自己的前世

可能大家都会在想,自己的前世到底是怎样的,自己的前世是否是动物?还是神仙?还是做警察的?而在网络上也是出现了很多知道自己前世的娱乐方法,对此怎样看到自己的前世到底如何?下面一起

2018-09-28   怎样看到自己的前世未解之谜

如何才能增旺自己的贵人运

贵人与小人有时候并无明显界限,甚至可能一人身兼二职,此时分明是坑你害你的小人,彼时却有成了帮助你的贵人。此消彼长,也就是说,如果增旺自己的贵人运,被小人影响、左右之力就会相应减

2018-09-28   如何才能增旺自己的贵人运招财风水

孝庄为什么会嫁给自己的姑父皇太极?她为何死后多年一直未下葬?

  看过《孝庄秘史》的人或者对清朝历史有那么一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孝庄十三岁的嫁给了清太宗皇太极,而那个时候她的亲姑姑早就嫁给皇太极好多年了。论辈分的话,皇太极还是孝庄的姑父,姑

2018-09-28   孝庄为什么会嫁给自己的姑父皇太极?她为何死后多年一直未下葬?后宫故事

席慕容经典散文诗

  篇一:我愿为莲  我愿为莲,在暮风中轻轻摇曳,  尘世的喧嚣对我而言,只是过眼烟云,  我愿立于半亩方塘之中,  淹没于婷婷莲藕之间,心如明镜;  我愿用一生的时间守着一池

2018-09-27   中国散文网经典散文散文诗愿为美丽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