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目:找风骚小姐做老婆的很多种性爱理由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0

  

  张目

  ------------

  “哦!”苏觅虽然具体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自己男人说的,定是有道理的。他是习武之人,自己这公公是男人的义父,也定是习武之人。见苏母在准备做早饭,苏觅紧忙去灶房:“娘,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全是你一人劳累着,你歇会儿!”

  片刻端出来,放在堂屋桌子上,又拿来一个碗,剥了皮剔除了核,将一碗酸甜的果肉递到男人跟前:“夫君,你吃些枇杷,这枇杷酸甜酸甜的,十分好吃!”“我们沈家没有儿子,女儿就是儿子,这规矩自然不能全按照女儿的来守!待赵老三和我们女儿洞房后,这处的房子还是给你这个妇人住,这女婿么,就要回我们沈家帮着打理米行的生意了。”这沈母站在坝子上,抬眸瞧了瞧这处房子。

  这灶台比较宽,要是搁置十来个菜,都能放下。这灶房也比在赵家村的时候,那灶房宽敞,而且这房子,全部是用土坯做成的。以前在赵家村的时候,那灶房,还是用木头搭建的架子,然后用茅草堆砌的。苏觅扭头,却是沈珂站在身后。大户人家的嫡女就是不一样,身穿碧色的绸缎,内罩黄色的薄纱裙,梳着京城才流行的双髻头。

  

  “嫂嫂你多吃些,这山腰上枇杷还有没熟透的,等过几日,你再去摘一些,怕是也有一背篓。”苏觅见自己嫂嫂这么喜欢吃,想着今日这一阵也没有白忙活。一双小手拿着一捆乳白色的娇玉兰,到屋后分出两拨来,一拨拿到卧房去,用瓶子插了起来。另外一拨,则是拿到灶房里,一瓣一瓣的扯下来,浸泡在清清凉凉的水里。待水泡了一阵子,又将这花瓣裹着蛋液,一同放到油锅里煎炸,花的香味和着油香在灶房里飘荡。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