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底古城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文学社区

据说解放前,甘肃省定西市漳县的南沟深处有一个很大的水潭,当地人都称之为黑龙潭。
黑龙潭深不见底,碧水悠悠,大旱之年潭水不会干涸,丰水的时节潭水也不会溢出。
民间有传言,说这黑龙潭虽然只是峡谷中的一个水潭,但是它底下与黄河是相通的,干旱的时候黄河会补水,丰水期间黄河则会收水,所以无论什么年景,这潭水总不会干涸,也不会成涝。
真不知道这神奇的传言从何而来。
相对于多湖多水的江南水乡,黑龙潭不值一提,但是在缺水的西北,黑龙潭绝对算一个了不起的存在。
黑龙潭中栖息着好几种鱼,旧时的西北人吃鱼少,但是眼看着大大小小的鱼儿在潭水中游来游去,资源总是浪费着也不好,所以在南沟附近的村子里,有些人逐渐学会了捕鱼。
沿南沟旧时有个名叫石家洼的村子,现在依稀还能看到一些村落的遗迹。石家洼曾经有个小孩,因为他死去的爹排行老四,所以村里人都喊他尕四。
尕四是个孤儿,寄住在婶子家里,婶子不贤,他每天混不饱肚子,就漫山遍野自己找吃的。婶子倒是乐个清闲,也不寻他。
尕四喜欢吃鱼,有事没事天天往黑龙潭边跑。
他自己没有网,深水中那是万万不敢进去的,所以只能在潭水边的溪流中捉一些小鱼小河虾,除此之外,就只能临渊羡鱼了。
尕四在黑龙潭边玩的时间久了,逐渐发现了一些别人不注意的事情。
他发现,来潭边捕鱼的人虽然不少,但是大部分都是闹着玩玩,寻点开心,毕竟在西北,拿捕鱼当主业的人是很少的。
但是有个矮个子老头,几乎每天都要来潭边钓鱼。这个老头很孤傲,和谁也不说话,只管自己举着一根竹竿钓鱼,也不知道他是哪个村子里的人。
尕四发现,这小老头每次来的早,回的晚,极有耐心,每次别人还没来,他就来了,别人都走了,他还在。
而且,这个小老头每天都有收获。有好几次,尕四悄悄看了他装鱼的篓子,发现里面虽然鱼不多,但是都是一尺长的大鱼。
黑龙潭里的大鱼都在水深的潭中心,一般人难得捕获,这个小老头几乎每天都能钓到这么大的鱼,确实有一点本事。
尕四心里很佩服这个老头子,所以经常爷爷长爷爷短地和他套近乎,但是每次都是热脸贴冷屁股,那小老头根本就不理他。
尕四也不生气,只要去潭边玩,一看到这老头子,他就会走过去主动打招呼,慢慢地,那老头子也不赶他了。
有一次,尕四站在正在潭水边钓鱼的小老头身后叽叽喳喳,那小老头估计是听烦了,环视了一眼潭水周围,发现没有其他人,就一把抓起了尕四,把他抛进了潭水中。
尕四猝不及防,在潭水中拼死挣扎,却一声都喊不出来。他心里想:完了完了,真没想到这老头子这么歹毒,这下我要完蛋了。
那老头子站在潭水边看尕四挣扎了一会,眼看尕四体力不支要出事了,他也扑通一声跳进了潭水中,把尕四救了出来。
尕四浑身都湿透了,趴在岸边半天没缓过来。那小老头却很欣喜地捏捏他的胳膊,拉拉他的腿,不停地夸赞说:“不错,真不错!”
尕四问他说:“爷爷,你为什么要把我丢到水里去,你就不怕把我淹死吗?”
那老头子笑嘻嘻地说:“不会的,有我在,你怎么可能淹死呢,我问你,小娃娃,你想不想跟我学本事呢?”
尕四一听这话,兴奋地一下子就蹦起来,他高兴地说:“您要教我怎么钓鱼吗?”
老头子摇摇头说:“钓鱼算什么,我要教你一门大本事,你要是愿意,就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叫一声师父。”
尕四一听能学到大本事,以后看来天天吃鱼是没什么问题了,他心里很高兴,跪在地上就磕了三个响头,喊了一声师父。
老头子很高兴,告诉了他自己的住址,并让尕四一有时间就去找他。
尕四孤儿一个,婶子们巴不得甩掉他这个拖累,所以也就没有人关心他一天到晚做什么。
小老头见尕四天天往他那儿跑,就询问了尕四家里的情况,得知尕四是个孤儿之后,这老头子反常的欣喜,从此和尕四同吃同处,形同父子。
后来,这老头教会了尕四游泳,一直到尕四水性非常娴熟,能在黑龙潭来去自如了,他才逐渐教给了尕四两门绝技:“避水咒”、“水隧道”。
所谓避水咒,就是几句叽里呱啦的咒语,尕四也不懂是什么意思。
但是慢慢地,尕四发现这几句咒语深藏玄机,远不是死记硬背那么简单。
因为这避水咒会随着年份、季节、月份、时辰的变换而略有变化,主要就是把咒语中每个字的顺序加以调整,但是怎么调整,这要看水隧道在哪个方位。
那么水隧道又怎么定位呢?
老头子拿出了一个罗盘一样的东西,告诉尕四,这东西叫指水针。
这指水针半个巴掌大,要比罗盘精密很多,而且里面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符号和文字,尕四虽然读过几天私塾,却一个都不认识。
老头子手把手教尕四怎么借助太阳、月亮的方位,用指水针估量水隧道所处的位置,尕四学了很久,还是一知半解,老头子不停鼓励他,说他已经学得很不错了,因为这本来就是“高级文明”。
尕四是个聪明孩子,虽然不知道学这些有什么用,但是还是很认真地在学,因为他感觉到老头子对他确实是在悉心指导,像父亲一样关心他,这让他感觉到很温暖。
就这样学习了一年多。
有一次,尕四终于忍不住了,他对小老头说:“师父,我学习了这么久,这避水咒、水隧道虽然不能说完全理解了,但是您每次考我,我也能答出一点来,我想知道,我学习这些能做什么呢?可以捕鱼吗?”
老头子哈哈大笑说:“能捕鱼,能捕鱼,捕鱼算什么,等我找时机给你看看,避水咒和水隧道能做什么。”
有个月明之夜,老头子果然兑现了承诺,他在午夜时分叫醒了尕四,把他带到了黑龙潭边。
老头子拿出指水针,对着月亮算来算去,算了很久,最后他来到水潭的正北边,在岸边划出了大概一米宽的地方,然后告诉尕四,这就是今晚水隧道所在的地方。
老头子亲自做完这些,就让尕四根据他定位的水隧道,推出避水咒该怎么念。
尕四推算了一会,把自己推出来的避水咒给老头子轻轻念了一遍,老头子赞许地点了点头。
老头子对尕四说:“等会你随我从水隧道入水,一入水,就念避水咒,听明白了吧?”
尕四点了点头。
老头子话语一落,自己就扑通一声从水隧道的方向跳进了潭水。尕四纵然有一百个不解,也只能跟着跳了进去。
午夜的潭水很凉,尕四隐隐约约听到老头子拨拉水的声音,赶紧就把避水咒念了一遍。
这避水咒刚念完,尕四就感觉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将自己拉入了一个旋涡,这旋涡的周围水流滚滚,但是旋涡中却没有水,他和老头子就如同进入了一道由流水构筑成的隧道一般。
尕四根本来不及思考,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破空射出的箭,在这水隧道中极速穿行,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尕四感觉自己被重重摔到了地上。
他爬起来抬头一看,一下子惊呆了:只见自己和师父正站在一座雄伟气派的城堡大门前,这座城堡修建得十分奇特,到处金光闪闪,和他家乡的建筑风格相差很大。
更奇怪的是,他和师父不是刚刚跳进潭水了吗,这小小的水潭水底怎么会有一座古城呢?而且,这古城中竟然没有水,就像在岸上一样!
老头子看出了尕四的疑惑,微笑着仰仰头,示意他朝上看看。
尕四仰起脖子一看,腿都软了。
只见他们的头顶上波涛滚滚,一道气势磅礴的水流正在奔流而过,这水流的气势,绝非一个水潭能有!
老头笑着说:“痴徒儿,现在可知水隧道和避水咒有什么用途了不?”
尕四疑惑地摇了摇头,对老头子说:“师父,黑龙潭底下竟然有这么大一座古城啊!”
老头摇摇头说:“我们现在不是在黑龙潭,我们已经在黄河底。”
尕四还是困惑不解,老头子告诉他:这黑龙潭的潭水确实是与黄河相通的,民间的传言不是空穴来风。
如果非要问为什么相隔这么远的水潭和大河能够想通,那就只能去问造物主为什么这么无所不能了。
老头子说,这水隧道,其实就是一种水文现象,是水中的时空通道。
老头子的族人从非常遥远的地方来到这里,在黄河底下修建了这么一座气势磅礴的水底古城,搜罗了无数人间宝贝,无奈后来族人之间起了内讧,死了很多人,现在留在这人间的,除了老头子,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族人。
老头子接着说,利用指水针就能寻得水隧道的方位,而避水咒则可以让人在水隧道中自由穿行,这也就是为何他要尕四苦苦练习的原因,他不愿意族人的遗迹和本领从此消失。
尕四似乎有点明白了,他接着问老头子说:“师父,为何这水流只是从我们头顶流过,却不会灌入这古城里呢?”
老头子告诉他,他们的头顶,其实有一层透明的材料,将河水与古城隔开了,只不过这材料人世间的人还没有充分利用。
老头子还告诉尕四,当年修建这水底古城的时候,老头子的族人曾经设法让黄河断流过,他让尕四以后读了书可以去查古籍,某年某月黄河蹊跷断流,那就是他的族人在修建或者修葺古城,只不过时过境迁,现在族人已经死亡失散殆尽,这古城也就越来越破败了。
两个人站在古城外聊了一会,尕四依然是惊奇不已,而老头子则有几分伤感。
最后,那老头子说:“罢了,老人心绪又开始乱了,走,我们进去取点东西。”
说完,老头子就领着尕四推开了城堡的大门。
尕四一进城堡,完全就被城堡里富丽堂皇的装饰再次震撼到了,他小心翼翼地跟着老头子,生怕弄坏了城堡里的东西。
老头子兴致勃勃地带着尕四到处转,只见城堡里机关重重,金银遍地。
有的地方全部摆放着精致的金器,有些地方全部摆放着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瓷器,还有一个巨大的大厅,里面竟然停着几艘大船,看那样子,绝对不是一般的渔船,倒像是打仗的战船。
尕四就像梦里一样,痴痴呆呆,看傻了。
老头对他说:“不用惊奇,虽然你不是我族类,但是我决定,这个地方以后就交给你看管了,你要是需要什么东西,随意拿就是。”
尕四似懂未懂地点了点头。这些东西都归他管,他岂不是比皇帝都要富裕了?
老头子边走还边给尕四讲解古城中的机关用途。
他把尕四带到一个金黄色的大按钮旁边,告诉他说:这个按钮万万不能按,这按钮是清洗和修葺古城的时候用的,你一按,黄河就要断流了。
两个人在古堡里转悠了良久,老头子掏出指水表看了看说:“我们该回去了,要不然今天的水隧道就到不了黑龙潭了。”
说完,他把尕四带到了一间全是金子的房子里,小老头从金子堆里拿了一个小小的金币,然后让尕四拿。
尕四选来选去,觉得一只拇指大小的金蝉很漂亮,就拿了那个金蝉。小老头问他说:“你为什么不多拿点呢,这么多金子,你拿出去,就富了。”
尕四说:“师父,我觉得钱多了没什么好处,够吃够穿就行了,再说,我以前见都没见过金子,现在能有这么一块,已经很富了。”
老头子很满意,点着头说:“嗯,这就对了,贪不得多。”
老头子和尕四出了古城的大门,他一边看着尕四用指水针确定水隧道的方位,一边告诫他:不管是金器还是银器,只要不是肉身,就不能多带,因为带多了,不仅通不过水隧道,还会把自己的小命搭进。
尕四自作聪明说:“师父,那肯定是因为带多了金子,人就变重了,所以通不过水隧道,这徒弟我懂。”
老头子哈哈大笑说:“你就算是带几头肥猪,也肯定能通过水隧道,但是不是肉身的东西是不行的,这是因为物质本性,你们人类的脑壳,暂时理解不了这么晦涩的道理。”
尕四问开玩笑说:“师父,难道您老人家不是人类?”
小老头笑了笑,没回答。
二人说说笑笑,找出了水隧道,就又从水隧道回到了黑龙潭,从黑龙潭出了水就回家了。
老头让尕四把金蝉保存好,要是缺柴缺米,可以找他要,不要露富于人。
就这样,尕四和老头子保守着这个秘密十几年。
此时尕四已经长大了,期间,尕四也曾多次替师父去水底古城取东西,不过他每次都牢记着师父的告诫,从来不贪多。
有一天,老头把尕四喊到自己身边说:“你已经成年了,该娶妻成家了,我也到了魂归故园的时候了,我走了之后,你要记得我的话,每次到古城,不要起贪念。”
老头说完,就把指水表交给了尕四。尕四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老头子已经像睡着了一样,再也喊不醒了。
尕四很伤心,他知道,教他绝技,和他一起过了这么多年的师父,已经死去了。
尕四悲痛欲绝,安葬了他师父轻飘飘的躯壳。
此后多年,他规规矩矩地保留着指水表,偶尔去一趟水底古城,也是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倒也没出什么事情。
后来,南沟发生了大饥荒,尕四的村里也有很多人饿死了。
尕四心中不忍,频繁通过水隧道取财物接济村里,但是去水底古城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时候天气不好,水隧道无法定位,就去不了,而每次去,尕四所带回来的财物在众多的饥民面前也只是杯水车薪,所以尕四很焦虑。
后来,尕四想了一个办法,他决定带村里的几个年轻人去水底古城一趟。
尕四寻思,只教给他们某一次的避水咒,这样既不会把师父的绝技传给众人,还能多拿点财物来接济村里人,应该是件好事情。
尕四决定之后,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村里的几个年轻人,大家都有点怀疑,但是想想尕四确实拿钱接济过村里人好几次,这些人也就半信半疑跟着他去做了。
但尕四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一把这群人带到水底古城,事情就完全不由他控制了。
这些人初到古城,眼看头顶波涛滚滚,都是惊魂未定。但是他们一看到古城满地的金子,就完全发疯了。
他们只顾拼命取金子,不管尕四怎么解释,甚至哀求,这些人完全不听。
他们恨不得把所有的金子都拿回去,每个人身上都缠满了金链子,兜里装满了金币,就连鞋子里,也装一些金首饰。
尕四严厉地警告他们,谁知他们根本就不惧怕,还骂尕四自私。
尕四没办法吓唬他们,说要是带这么多金子,他就不带他们回去了。
谁知这些人根本就不信他会丢下大家,因为他回村子了没法向村里人交代啊!
尕四差点就给这些人跪下了,但是也没有打动这些人。
最后,尕四实在没办法了,只能暗自祈祷,希望路上不出事,他定位好水隧道,带着欢呼雀跃的众人又进入了水隧道。
不出所料,回到黑龙潭的,只有尕四一个人,因为尕四只带了几个金戒指。
那些贪心的村民,已经和金子一起永远留在水隧道中,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向何处了。
尕四趴在黑龙潭岸边大哭了一场,他明明是要救人的,谁料想却害了人。
尕四村子都没敢进,因为他明白,一旦村里人知道他带去的人都回不来了,他就会变成众矢之的。
他走到村边,把自己的际遇给村口的村里人讲了一遍,又把自己带的金戒指给了村里人,让他捎给村里的长者,给大家换粮食。
众人对尕四所说的话还没完全明白过来,尕四却已经哭着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有人曾经在黑龙潭边寻找过他,但是一无所获。
那水隧道、避水咒、指水针的秘密,也就不为其他人所知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猜你喜欢

鬼故事之姐姐(7)

“开玩笑吧你?”虽然嘴上如此说,但她听得出来,密友此时的语气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昨天的婚礼在她的脑海之中记忆犹新,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个时候,身

2018-11-05   鬼故事姐姐短篇鬼故事鬼故事

古代鬼故事之鬼轿案

这天,是富阳知府诸子杰的儿子诸逸新婚的大喜日子。一大早,诸逸就带着随从去迎亲。快到中午的时候,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回来了。鞭炮响过后,新郎诸逸满脸喜气地跳下马,轻轻挑起花轿的帘子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娇娜(聊斋鬼故事)

孔生名雪笠,是孔圣人的后代。为人风雅,善于作诗。他有个好朋友在天台当县官,来信邀请他。孔生前往,正碰上好友死去,他在那里穷困潦倒,回不了家,就住在菩陀寺,给庙里的和尚抄写经文。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夜奔(聊斋鬼故事)

第一章:惊鸿初现莺莺是个没长性的人,无论做什么事,开头总是欢欢喜喜,收场总是没头没脑,红娘与王妈都习惯了。“小姐,您想回就回吧,哪年没上元夜呀!”王妈嘴

2018-09-28   夜奔聊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之阴婚(3)

4男孩子父母请媒婆上门求婚,所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红月。红月死了之后,老两口也是伤心欲绝,每天以泪洗面,特别是她母亲,更是经常坐在她的房间里,扶摸着孩子曾经用过的物品,小声的跟红

2018-09-28   原创鬼故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