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之小倩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文学社区

太平镇古城街有一孟氏医馆,祖传的秘方专治各种疑难杂症。
现这医馆的传承人孟仁和大夫虽然年纪轻,却是医术超群,更有一颗医者父母心。
只要是上门的病患,不管你是富甲一方,还是一贫如洗,皆平等相待。若遇到家境实在贫寒的,除了治病的诊金一分不收,还会拿出银子慷慨相助。方圆几十里竟是没有不知道这孟大夫的美名的。
孟大夫除了医术精湛,犹喜欢博览群书。
只是,这白日里一直忙于病患之间,只有闭馆后的入夜时分才得空闲。天长地久,竟也养成了挑灯夜读的习惯。
这一日,晚饭后,孟仁和又如往日一般,来到医馆读书。
可是,这油灯左点右点总是点不着。拿火柴点亮了,仔细一瞧,嗨,是油锅子里的灯油干了。
他忙添了灯油,不过依稀记得好似前天刚添过灯油的。他轻拍自己的脑袋,自嘲地轻笑一下:怎的年纪轻轻就有些记性不太好了呢?
连续几天下来,那油灯仿佛魔性了一般,每日添油,每日干。
这下,孟仁和知道此事与自己的记性无干了。
大约是老鼠干的好事。只是,这医馆的书房角角落落都没见有老鼠洞。而且,油灯附近也没见老鼠爬过的痕迹,至于其他的什么小动物也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个会对灯油感兴趣。看来这丢失灯油的事,确实透着些古怪。
孟仁和决定要把这丢灯油的事搞个清楚明白。
这一晚,吃过晚饭后,他照例添了灯油,挑灯读书。不知不觉间,夜已深沉。
长夜寂静,除却窗外微风吹动树叶的沙沙之声,静默的连一声虫鸣也不闻。孟仁和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好困呀,今夜便睡在这里吧。”
说话间,熄了灯,上床和衣而卧。他侧身睡向床里,支棱着耳朵细细聆听。
果然,大约过了半刻钟的功夫,他就听见书桌处有悉悉索索的声响。
他呼地坐起,下床,立马燃了早就备好的烛火,大喝一声:“什么人?…”
只是说出了三个字后,余下的怒喝竟然梗在喉间,半晌未吐一字。
却见在那烛火摇曳间,一个长发如瀑,面如白玉,朱唇胆鼻,柳眉星眸,身材窈窕的年轻姑娘正局促的立在桌角。
她一手正拿着油灯,满面的尴尬与羞愧。一双如水的眸子不安的闪闪烁烁,卷曲纤长的睫毛在眸间投下若隐若现的阴影,竟是令人生出无限的怜爱。
“小女姓胡名小倩,见过孟神医。”那小女子先躬身行了一个礼,然后开口打破了这份尴尬。
“啊,啊…”孟仁和一下回过神来,尴尬的轻咳了一下:“胡姑娘深夜来访,请问有何贵干呀?”
“这…”小倩神色略微有些迟疑,随后推了推放在桌上的油灯,低低的说:“想必神医也是有所觉察了,小倩是为了你这灯油而来。”
“灯油?”孟仁和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小倩姑娘家贫到连灯油也用不起?”
“这…”小倩迟疑片刻,随后便也下了决心似的说道:“是小女子胸前生了一恶疖,疼痛的厉害。听人说一偏方,要用灯油清洗七七四十九天才会得好。看神医夜夜挑灯夜读,这灯油自是不缺的,所以…所以…不过我不会白用神医灯油的,日后定会好好报答。”说话间便是满眼的清泪泫然欲滴。
“胡姑娘,哪里话来?治病救人原本就是我该做的。只是行医这么久,灯油能治病的方子,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我祖传的医术倒是绝对不虚。姑娘可否把病灶之处给在下看看?”
看着孟仁和一脸的真诚,想想医者仁心,小倩犹豫了片刻,还是红着脸慢慢解开了衣扣,露出了一抹酥胸。
在那性感的锁骨下方,赫然长了如婴儿拳头般大小的恶疖。那疖子周围的皮肤已经溃烂,高高隆起在雪肤之上,裂着如同黑洞似的口子冒着黄水脓汁,散发着阵阵恶臭。
孟仁和忍不住皱了皱眉:“这果然是恶疮。如果再晚两日定会恶化,那就危及人的性命了。不过姑娘别怕,现下还来得及,这样的病症,在下还是有办法给姑娘彻底治愈的。”
说话间,他拿了刀剪镊子一应器具。小心地将溃烂的肌肤去除,又将粘稠恶臭的脓血引流出来,拿药细细涂了,又用干净纱布包好。
看小倩略有些舒畅的神色,随即又细细叮咛:“每日换药一次,也就三五日应该就会大好了。”说罢拿了一个精致的白瓷瓶递给小倩。
小倩也不多言,道了谢,便推门离去。待孟仁和寻了一盏灯笼追到门口,哪里还有什么姑娘的影子。他站在院门口,看着空空的深巷,眼前浮现着那清丽的容颜,心下明白这小女子定不是寻常之人。
几日后,一天夜晚,孟仁和正在灯下读书。
忽然,门被“吱呀”一声推开,一袭紫衣的胡小倩款步进来。
明媚的脸上似有春风拂过,对着孟仁和深深鞠了一躬道:“神医的药果然有奇效,只几天功夫伤病处便是完好如初了。”
“姑娘多礼了,治病救人本来就是医家的本分。”孟仁和摆摆手,随即将小倩让至桌前,请上座。
小倩还礼后,径直在桌前落座。
一眼瞥到了孟仁和放在桌子上的字帖,一下被吸引住了:“嗯,好字!好字!真是飘若浮云,矫若惊龙,着笔苍劲有力,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确实是好。”言毕看向孟仁和的眸光中又多了几丝的崇拜与赞叹。
“嗨,姑娘谬赞了,献丑献丑了。”孟仁和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耳根一下就热了。
小倩唇角微扬:“是神医过谦了,若不嫌弃我愚笨,教我写字可好呀?”语毕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透着调皮透着可爱。
二人在你来我往的谈话间,慢慢竟也少了之前的拘谨。从古至今,上天入地,竟是没有不能言说的。
不知不觉又到了深夜,小倩起身告辞,孟仁和心中竟生了丝丝不舍:“夜深了,姑娘一人怕不安全,我送你吧。”
“不必了,我既然一人来得就一人能回。孟大哥的救命与知遇之恩,小倩定当回报。只是,现在已是更深露重,大哥也该回家陪伴嫂夫人了。只要有时间小倩定会再来与大哥讨茶吃的。”说罢,一回身就化了一道白光隐去。
自那日后,每日小倩都来陪孟仁和夜读。
看小倩对读书写字与医理甚感兴趣,他便倾尽所有的教她写字读书,悉心教她识药认典。他教的认真,她学的仔细。
看着小倩进步飞快,他也无比欣慰。学着老学究的样子颔首:“嗯,嗯,孺子可教也…”
小倩也极其配合的回应:“是师傅教诲得好,徒儿受教了。”完全一副谄媚的模样。
旋即,二人相视哈哈大笑一通。
时光轻转,日久月深,不知不觉间,彼此的眼中就照见了不一样的情愫。只是,一层窗户纸,谁都看透不点破。
面对那清丽绝色的容颜,孟仁和的心中越来越涨满了宠溺与爱恋。他感觉心底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如果不好好压制只怕随时都会将自己燃成灰烬。
只是,他却不能让自己放任。因为,他是有妻子的。
虽然她并不识字,虽然她并不聪慧,虽然她并不美丽,但是她毕竟善良,她毕竟孝顺,她毕竟温柔,她毕竟是个好妻子。只除了在这成婚三年里没有为他生个一儿半女,其他家里家外的事她都是做的极好的。
虽然,纳一房小妾对于他这样的身份地位来说都是小事一桩。想那个她也必是不会说一个不字,看小倩话里话外对自己的用心也非浅薄。
只是对于小倩,如果不能给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名分,那都是对她的亵渎。面对那样如莲花般高洁无尘的女子,他既然做不到给她最好,便远远呵护着吧。
只是,他的心中依然驱不走那些彷徨,那些沉郁,不知不觉心事渐重。
在他的心里无数次升起过休掉妻子,与小倩结下百年之好的念头。每每他又无数次痛骂自己,不能辜负这世间最好的两个女子。只恨是恨不相逢未娶时呀。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猜你喜欢

鬼故事之姐姐(7)

“开玩笑吧你?”虽然嘴上如此说,但她听得出来,密友此时的语气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昨天的婚礼在她的脑海之中记忆犹新,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个时候,身

2018-11-05   鬼故事姐姐短篇鬼故事鬼故事

古代鬼故事之鬼轿案

这天,是富阳知府诸子杰的儿子诸逸新婚的大喜日子。一大早,诸逸就带着随从去迎亲。快到中午的时候,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回来了。鞭炮响过后,新郎诸逸满脸喜气地跳下马,轻轻挑起花轿的帘子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娇娜(聊斋鬼故事)

孔生名雪笠,是孔圣人的后代。为人风雅,善于作诗。他有个好朋友在天台当县官,来信邀请他。孔生前往,正碰上好友死去,他在那里穷困潦倒,回不了家,就住在菩陀寺,给庙里的和尚抄写经文。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夜奔(聊斋鬼故事)

第一章:惊鸿初现莺莺是个没长性的人,无论做什么事,开头总是欢欢喜喜,收场总是没头没脑,红娘与王妈都习惯了。“小姐,您想回就回吧,哪年没上元夜呀!”王妈嘴

2018-09-28   夜奔聊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之阴婚(3)

4男孩子父母请媒婆上门求婚,所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红月。红月死了之后,老两口也是伤心欲绝,每天以泪洗面,特别是她母亲,更是经常坐在她的房间里,扶摸着孩子曾经用过的物品,小声的跟红

2018-09-28   原创鬼故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