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皮的杰克(4)

  • 时间:
  • 浏览:26
  • 来源:文学社区

4
不得不说,大家费了好大劲才找到那个发出惨叫声音的地方。
李静的脑袋几乎与脖子分离了,看起来分外可怖,紧紧咬合的牙齿间似乎叼着一张纸。但是比这具尸体更引人注目的是从她颈部流出的血。血被涂抹在地上、墙上,全是大小不一的红叉。
这让我联想到我们作业本上的红叉,同样的刺眼、锥心。
我凑了进去,埋下头去看她叼的那张纸。是A4的,应该是写了字的,但是因为对折着,所以看不见里面写了什么。
此时我在围观的很多人中一眼就看到了罗迪,他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着一道非常困难的数学题。
“刚刚惨叫的是第一目击者?”因为这里是不常有人的地方,只有倒垃圾时才会有人进入这个只容得下两人的地方,这里是专门为倒垃圾的垃圾道设的可以称作“室”的地方,毕竟,它有个门。大家赶到这个顶层垃圾道需要的时间也不短,所以那声惨叫是李静本人也说不定。
罗迪的眉头更纠结了,他向后退了几步,我也跟了上去。“刚刚那声音是李静本人的,但凶手怎么可能动作那么快?还有,凶手是如何在人员众多的课间逃离的呢?”罗迪数着一条条的问题,不像是在回答我。
“如果算好时间,也不是不可能。”我想着李静脖颈处尚在奔流的血,情绪有些纠结。
“因为惨叫声之后大家并不能马上定位声音的确切位置,这里又少有人来,所以被找到的时间会被延迟。”罗迪也盯着李静的尸体说道。
“然后能迅速逃离现场而不被赶来的人发现,最好的方法就是……”罗迪目光渐渐向上移停在了那个自拉门垃圾口上,然后轻笑了一下,转头迎上了我的目光。我知道,他想得到认可,于是我用点头回复了他。
从垃圾道逃离无疑是这种情况下的最优选择。
“你觉得动机是什么呢?”望着黄昏下远去的最后一辆警车,我向这个孤独的教室内的罗迪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罗迪停下了手中的笔,从那摞书中抬起头,目光有些迷茫,似乎是没听到我的问题。“李静这样平凡的女生有什么理由被人这样残忍地杀害呢?”他倒反问我了。
“她又没有仇人,家境又一般,哪有什么被害理由。”
“你说,她这样放在人堆里就找不出的人……为什么别人不死,偏偏是她?”夕阳下他这个瘦瘦的小个子双眼迷茫且表情狐疑的样子被镀上了一层火红色的残光。
我装作一无所知地摇摇头。
“凶手很胆大,不是吗?他有可能是学校里的人吗?”
我还是摇摇头。
“那么咱们就不可以把那纸条上的字视为儿戏了。”罗迪说。警察来时取出被害人口中的纸条,打开来看是打印出来的加粗正体字:
开始了。
——调皮的杰克
我小心翼翼地把小刀揣进上衣口袋,然后拎起书包说:“如果是我一定还会带着那凶器继续作案。”
他点点头,然后埋头他的事了,我看到他正专心致志地在练习本上画今天案发时的草图,以及那些意味不明的红叉。
“如果是你呢?”一方面喜欢他这样问,因为往往是他写小说写到凶手下一步行为的时候就这么问我,而我的思路总能合情合理地把他的小说搬到杂志上。另一方面我不喜欢他这样问,因为他每次都只能令我在抽象中空欢喜一场。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猜你喜欢

鬼故事之姐姐(7)

“开玩笑吧你?”虽然嘴上如此说,但她听得出来,密友此时的语气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昨天的婚礼在她的脑海之中记忆犹新,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个时候,身

2018-11-05   鬼故事姐姐短篇鬼故事鬼故事

调皮的杰克(3)

3凶手还会继续作案,也许对于凶手来说这是一个游戏,也许对于凶手另有意义。不论是出于什么目的,罗迪坚持认为这属于心理变态。当然,罗迪自己去寻找了一些证明他的论点的一些论据。在排除

2018-10-17   调皮杰克校园鬼故事鬼故事

调皮的杰克(2)

2昨天中午的事,今天早上就“满城风雨”了。报纸把“山间女尸”、“史上最残忍的凶杀”等吸引人眼球的标题列在

2018-10-17   调皮杰克校园鬼故事鬼故事

调皮的杰克(5)

5JUMP茶室,这个地方汇聚着社会各阶层行为古怪的人。我和罗迪就经常到这里喝茶。在这宁静的夏夜,我们再次来到久违的茶室,年轻的老板用职业微笑欢迎我们。我们不必说什么,他自然就给

2018-10-16   调皮杰克校园鬼故事鬼故事

调皮的杰克(11)

11“你把钱夹交给了警察分析指纹的事怎么没告诉我。”我坐在警察局等待做笔录的时候平静地问罗迪。“我不是说过吗,有些事,我觉得你知道了不好。&

2018-10-16   调皮杰克校园鬼故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