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装丽人”之死(5)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文学社区

莫春帆和刘则忠将三个“新潮人物”带了过来,却发现黄探长仍抬头看天,连喊了好几声方才使他回过神来。黄探长抬眼打量,只见米仲泉一袭灰色风衣,头上歪扣着一顶黑色绒线帽,嘴上叼着一支大号雪茄烟斗,不时喷云吐雾,一派十足的摄影艺术家的风度;陈小手人如其名,身材五短,胖乎乎的脸上堆满了笑,似乎从来不曾哭过,一双小眼睛则眨个不停,令人注目的是,他上身穿着蹩脚西装,脚上却是一双千层底布鞋,半洋半土的;一把剪一身合体挺括的东洋无领装,白净面孔,眉清目秀,脸腮还泛着红晕,乍一看颇像妙龄少女,只是他眼光躲躲闪闪,不敢正面看人,三人之中最显拘束。
陈小手抬腕看看金表,笑眯眯道:“黄探长,现在已是早上八点半多了,按正常喜事情况,我只要再为刘小姐稍微剪去额前刘海,刘小姐就可以蒙上红盖头上轿了,而我领了工钱就可以走人了。实不相瞒,这几天我接的活儿多,今天上午欧阳参议的四姨太太还等着我盘个燕尾头庆生呢。若没有什么事,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一步?”
黄探长对陈小手眼一眯道:“说说你昨晚干了些什么,说清楚了,你自然可以走人。”
陈小手屈起一双小手指头,“呵呵”一笑道:“昨晚米先生说我们仨难得聚在一起,让孙老汉代买了几样小菜,一瓶大曲酒。我好这一口,多喝了两杯,酒桌一撤便往床上一躺睡着了。一觉醒来便听说小姐被人杀了。我说的全是实话,米先生、安先生和孙老汉都可以为我作证!”
黄探长与莫春帆对视一眼,转头对陈小手道:“脱下你的鞋子吧。”一闻此语,陈小手脸上的笑容僵住了,两腿拧起麻花来,一双脚却如钉子一样动也不动!
两个警员不由分说走上前,一左一右各脱下陈小手一只鞋,莫春帆拎过来与石膏鞋印模一对比:“嗬,果然一模一样,夜里去百花阁的就是这双鞋!”而一个脱鞋的警员却惊叫道:“啊,人家的戒指都是套在手上的,这家伙居然在脚趾上套戒指!”说着,从陈小手脚上取下一枚戒指交给了黄探长。刘则忠伸头一看,倒抽一口冷气:“哟,这不是我家小姐的喜鹊登枝金戒指吗?!”
陈小手呆若木鸡,忽然扑通一跪:“我……我交代,我昨天在为刘小姐盘大头时,一瞟眼看见梳妆台抽屉里好多金银首饰,一时贪心,趁刘小姐不注意,偷窃了这个戒指,套在了脚趾上。可刘小姐真的、真的不是我杀的!为刘小姐盘好大头后,我就再也没有去百花阁一步……”
“哼,人赃俱获,你还狡辩个啥?走,到局子里细说去!”莫春帆掏出手铐,“咔嚓”一声铐上了陈小手。
“陈小手,你这回偷戒指恐怕不是一时贪心吧?这两年安庆城不少闺阁少妇经你盘过头之后,经常有一些贵重首饰丢失,我们早就疑心是你干的,只是苦于找不到你是怎么将首饰带出去的证据罢了。现在终于弄明白了,你是用你的一双小脚将赃物带出去的!别的小偷被称为三只手,你却是个三只脚!”黄探长严厉地道。
陈小手脸上的笑容终于一点儿也没有了,“哇啦哇啦”哭开了,被两个警员推到了门外。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猜你喜欢

古代鬼故事之鬼轿案

这天,是富阳知府诸子杰的儿子诸逸新婚的大喜日子。一大早,诸逸就带着随从去迎亲。快到中午的时候,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回来了。鞭炮响过后,新郎诸逸满脸喜气地跳下马,轻轻挑起花轿的帘子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娇娜(聊斋鬼故事)

孔生名雪笠,是孔圣人的后代。为人风雅,善于作诗。他有个好朋友在天台当县官,来信邀请他。孔生前往,正碰上好友死去,他在那里穷困潦倒,回不了家,就住在菩陀寺,给庙里的和尚抄写经文。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夜奔(聊斋鬼故事)

第一章:惊鸿初现莺莺是个没长性的人,无论做什么事,开头总是欢欢喜喜,收场总是没头没脑,红娘与王妈都习惯了。“小姐,您想回就回吧,哪年没上元夜呀!”王妈嘴

2018-09-28   夜奔聊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之阴婚(3)

4男孩子父母请媒婆上门求婚,所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红月。红月死了之后,老两口也是伤心欲绝,每天以泪洗面,特别是她母亲,更是经常坐在她的房间里,扶摸着孩子曾经用过的物品,小声的跟红

2018-09-28   原创鬼故事鬼故事

短小鬼故事之算命

周凡最近老做噩梦,有天下班回家看见有人摆算命摊,便凑了过去。算命摊的生意很火。他排了很久才轮到,此时已近天黑。摆摊的张算子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懒洋洋地问:“算什么?&

2018-09-28   短篇鬼故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