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装丽人”之死(9)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文学社区

昨晚,米仲泉故意请一把剪和陈小手吃喝,就是为了让同居一室的他俩酣然入睡而不影响自己的行动。由于一把剪推托说要看戏,只陈小手被他灌了个大醉。夜一入定,米仲泉正要行动,不料一把剪突然回来,所幸的是一把剪一进屋便蒙头大睡!机不可失,米仲泉悄悄起身,穿上了陈小手的鞋子。至于为什么要穿陈小手的鞋子,并非米仲泉想嫁祸于人,而是刚才陈小手醉眠时,米仲泉发现他伸出被外的脚趾上赫然套着一枚戒指,顿时明白了这两年发生在闺房的失窃案全是陈小手这个“三只脚”干的!本来,以米仲泉飞檐走壁的轻身功夫,完全可以毫无痕迹地潜入百花阁中,当下他灵机一动,穿上陈小手的鞋子翻墙而过并在地上重重地留下清晰的鞋印,就是要借警方之手惩罚陈小手!可当他来到百花阁时,意外地发现刘小姐已倒卧在血泊之中,吃惊之余,大着胆子从刘小姐的金玉五凤钿上撬下了鲛泪珠,但鹂鸣翠柳任他翻箱倒柜也没找到,眼看天快亮了只得怏怏而回……
听了米仲泉的一番述说,黄探长长出了一口气:“原来如此。”随又对米仲泉道:“米先生,我相信你的话,你也可以回去了。至于鲛泪珠和鹂鸣翠柳,一旦案子了结,相信我们最终会物归原主的!”
米仲泉走后,满肚子疑问的莫春帆向黄探长请教道:“黄探长,您是怎么看出昨夜是米仲泉而不是陈小手翻墙进入了百花阁的?”
“很简单。他们三人之中一把剪安裁缝有钥匙自不会翻墙,而陈小手白天顺手牵羊偷得了戒指,已是心满意足,夜里不可能再冒险偷一次的;再说了,就他那小手小脚的笨拙样子,能攀上高高的墙头吗?这样可就只剩下米仲泉了!”黄探长笑道。
莫春帆又道:“您又是怎么知道米仲泉将鲛泪珠藏到了梧桐树乌鸦窝中的?”
“给你讲一桩我小时候的趣事,你就明白了。”黄探长道,“小时候,我养了一对鸽子,可母鸽子刚下了两个鸽蛋,就被毒蛇咬死了。父亲给我出了一个点子:把鸽子蛋放进老榆树上的乌鸦窝中,与乌鸦蛋混在一起,让母乌鸦代为孵化。这能行吗?我半信半疑,爬上老榆树将鸽子蛋放进了乌鸦窝中,只见乌鸦上下乱飞,并不叫喊却淋了我一头乌鸦屎。父亲在下面笑着说乌鸦受惊吓就是这样子的,但只要过一宿,母乌鸦就会忘记这一切的。没多久,乌鸦窝中真的飞出了小鸽子……”
“哦,我明白了!米仲泉先将鲛泪珠藏在乌鸦窝中,算着十天之后他再来刘宅为刘德山拍寿星照时,还要入住这个小院中,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了!”莫春帆大悟,随又皱眉道,“只是他说鲛泪珠和鹂鸣翠柳是他家的祖传之定,孤立无证,恐难令人相信。”
黄探长正色道:“一个面对抽屉中的一堆金玉珠宝却毫不动心的人,我们还有什么不可相信的?”
一直闭口不语的老张插口道:“黄探长,我也有一事不解。验尸时我一眼就看到了血泊中的那挂鹂鸣翠柳——定是刘小姐剪颈自杀时,无意中剪断后掉落在地又被鲜血洇浸其中,可米仲泉他怎么就看不到呢?”
“这也事出有因。”黄探长反问老张道,“如果一个人不能从一片红色中辨别出一件绿色的物品,那么这个人的眼睛有什么问题呢?”老张眨眨眼:“如此说来,米仲泉是个色盲!可你又从何而知的呢?”
“你忘了一进这个小院门,孙老汉就对咱们说米仲泉是个狗儿眼。所谓狗儿眼,不就是色盲吗?”黄探长笑道,随又感叹,“难怪米仲泉把他的照相馆起名为‘黑白世界’,也难怪他拍出的黑白照片如此传神以至震撼人心——原来在他的眼中,世界只有黑白两色!”
莫春帆叹服不已:“黄探长,你真不愧是‘神探’啊!”
黄探长摇摇头:“我可不是什么神,只是遇事多留心、多联想、多思考罢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猜你喜欢

古代鬼故事之鬼轿案

这天,是富阳知府诸子杰的儿子诸逸新婚的大喜日子。一大早,诸逸就带着随从去迎亲。快到中午的时候,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回来了。鞭炮响过后,新郎诸逸满脸喜气地跳下马,轻轻挑起花轿的帘子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娇娜(聊斋鬼故事)

孔生名雪笠,是孔圣人的后代。为人风雅,善于作诗。他有个好朋友在天台当县官,来信邀请他。孔生前往,正碰上好友死去,他在那里穷困潦倒,回不了家,就住在菩陀寺,给庙里的和尚抄写经文。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夜奔(聊斋鬼故事)

第一章:惊鸿初现莺莺是个没长性的人,无论做什么事,开头总是欢欢喜喜,收场总是没头没脑,红娘与王妈都习惯了。“小姐,您想回就回吧,哪年没上元夜呀!”王妈嘴

2018-09-28   夜奔聊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之阴婚(3)

4男孩子父母请媒婆上门求婚,所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红月。红月死了之后,老两口也是伤心欲绝,每天以泪洗面,特别是她母亲,更是经常坐在她的房间里,扶摸着孩子曾经用过的物品,小声的跟红

2018-09-28   原创鬼故事鬼故事

短小鬼故事之算命

周凡最近老做噩梦,有天下班回家看见有人摆算命摊,便凑了过去。算命摊的生意很火。他排了很久才轮到,此时已近天黑。摆摊的张算子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懒洋洋地问:“算什么?&

2018-09-28   短篇鬼故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