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无头的照片(5)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文学社区

“初次参拜神社?”
错愕万分的弓子停下脚步望着芳贺。由于逆光的关系,芳贺看起来像是一团黑色的影子。
(拍完那张照片后山荷满男就死了?)
弓子的胸口仿佛有重物压挤着般。
山荷的死,绝不会是单纯的意外事故。警察虽然将这件事当做意外事故处理,但是杂志社的朋友决不会这么认为吧!山荷之死一定和母亲有相当程度的关联,要不然末村富二这位当时杂志社的同事,决不会听到母亲的名字就把电话挂断,这就证明了弓子的推测不是没有可能的。
回到会计部门时,芳贺低声说道:
“从前的照片都已烧毁了。关于你母亲的过去就调查到此为止吧!不要再追根究底了!”
边说边轻拍着弓子的肩。
“知道了。”
弓子点头答应了。正如芳贺所说的,揭穿亡母的秘密是毫无意义的。即使是亲生女儿,也不该将母亲过去的丑事给抖出来。
那天夜里,弓子本来想将那张照片给处理掉,却不知怎么搞的眼睛盯着那张照片再也移不开。神社位于一片杂树林里。神社之前起了一盆篝火,但树林里仍是暗得伸手不见五指。枝头上白雪皑皑,四周瑞雪纷飞,正是除夕将尽黎明将至的前一刻。拿着驱妖箭的游客们因为寒冷。看来都有点缩头缩脑的。
凝视着照片上母亲背后的前殿,弓子脑海里如电光火石般闪现出一幕记忆中的景象。那天去参拜的神社是母亲故乡的八幡神社,位于城下町西边的一个小丘陵上。由步道往上走,正面是坡度甚陡的石台阶,走完石台阶迎面是红色的牌坊。位于树丛里的前殿后方,则是壁丘千仞的悬崖。在大白天时可以看到悬崖之下宛如黑龙潜行般的渡良濑。
移居东京之后,母亲就再也没有回故乡过。小学时的弓子。每逢暑假就很羡慕同班同学都能跟着父母亲回乡省亲。弓子也曾死缠着母亲要求回故乡看望祖父。但每当此时,母亲必然是一脸的惊愕,接着就是魂不守舍地答非所问。母女俩也曾一起出游过,但所到之地不外是伊豆、长野等地,而所去的方向也都和往故乡去的方向背道而驰。
由于母亲绝对不肯踏上故乡的土地,因此每年,祖父祖母总会来趟东京看望她们母女俩,同时也会带来故乡的名产,如干鱼以及号称五家宝的点心等等。临到要走时,也总会轻抚着弓子的小脑袋瓜儿说道:“好苦命的孩子,真是可怜,有这样的母亲!”
那副心疼怜爱的样子仍历历在目。
祖父母在十四五年前相继病死了。弓子也记不清楚究竟有没有回去参加祖父母的葬礼,即使有回去,大概当天也就赶回东京了吧!说得明确些,母亲是一个人回去的,并没带弓子同行。由于没有兄弟姊妹,母亲又整日在外工作,弓子也渐渐习惯钥匙儿的生活。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猜你喜欢

一张无头的照片(2)

二弓子在芳贺英夫的协助下,开始调查那位男士的来历。将二十年前出现在母亲身边的男士的底细给搞清楚。其实并不是真的很有必要。但对弓子来说。却鬼迷心窍似的非把他给调查清楚不可。弓子说

2018-10-09   照片长篇鬼故事鬼故事

一张无头的照片(3)

“不这么做是杀不死它的哟!”母亲语气相当的冷静。死蛇尸体的凄艳感,以及长剪刀上死蛇体液的殷红,一直都非常鲜明地刻在弓子的心板上。由于那时的不愉快记忆,直

2018-10-09   照片长篇鬼故事鬼故事

一张无头的照片(11)

八幡神社到了。弓子以轻快的脚步走过长长的石阶梯来到了前殿。山风刺骨,四处不见游客踪迹。这光景就如同二十年前的记忆一般无异。弓子走到前殿的后侧。悬崖边仿佛有人在晃动着。仔细再瞧,

2018-10-08   照片长篇鬼故事鬼故事

一张无头的照片(4)

三“山荷满男早在二十年前就去世了!”中午的休息时间。芳贺在离公司不远的餐馆里调查所得。“去世了?!”骇异过度的弓子几乎昏厥过去。

2018-10-08   照片长篇鬼故事鬼故事

一张无头的照片(6)

祖父母死后,故乡的房子就空着没人照顾了。弓子的母亲将房子委托别人看管,却将历代祖先的墓都迁来东京。自此完全和故乡脱离关系。(是不是因为母亲害怕她的罪行被发觉了?)母亲顽固地拒绝

2018-10-08   照片长篇鬼故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