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4)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文学社区


圣诞节的钟声还未来得及敲响,夜色中的城市发生了一件许多人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在西山别墅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在平安夜里莫名其妙地坠楼身亡。
何顿从警局得知坠楼事件的消息时已经是午夜的两点,他当晚是和妻子去市歌剧院看俄罗斯叶卡捷林堡歌剧团上演新年贺岁剧——柴可夫斯基的《胡桃夹子》。演出很成功,回来时他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剧中《花之圆舞曲》的旋律。
警局的电话把他从音乐的幻觉里吵醒。
“什么?坠楼?人已经死了?好,我马上就来。”何顿连忙穿好警服,轻轻在沉睡中的妻子嘴角吻了一下。
“圣诞节快乐。”
何顿在嘴里说着,可他心里怎么也快乐不起来。他知道,这是进入大案临界状态下的压抑。
天像一大块黑色沉沉地坠了下来。
何顿把车开得飞快,车道在眼前伸展开去,只觉人稀少了,松树放纵开赤裸的枝体,形成奇怪的拥抱。树木对道路来说是一个极大的威胁,稍不留意,死亡的边缘很容易经过。
他们距报案半小时内到达案发现场。现场没有保护好,已经有很大的人为破坏,四下里全是乱七八糟的脚印,许多人在周围发出各种声音的议论。
坠楼者是一个年龄接近中年的男性。他穿着睡衣倒在地上,头部像爆米花一样裂开来,血水已经被零下几度的气温冻成了一条条冰块。他眼睛半启,五官显露出极具恐惧的表情,让人觉得不寒而栗,好像那张冰凉的面孔在对人说:“为什么杀死我?”
趁法医借助灯光给尸体拍照的间隙,何顿走进这座奢华的独立别墅里。他看见一个年轻的女人正在床边掩面哭泣。
警局里年轻的女警张曼丽走过来对何顿低语道:“这就是死者的妻子,她叫白露,市中心医院的医生。”
何顿慢慢走到那个低头啜泣的女人面前。
“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那女人轻轻抬起头,用一双迷离的目光看着何顿。
“他是警局的何警官,不要害怕。”张曼丽柔声说。
“我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我们的感情一直很好,昨天还在一起商量如何庆祝自己的纸婚纪念。知道吗?他说给我买了一件礼物,我当时还问他是什么,他说圣诞节这天告诉我,可我现在永远不知道那是什么了。假如我晚上不去加班,假如我能早一点回来,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子丹,你怎么会扔下我不管呀?”白露的哭声凄凄切切,让人动容。
何顿正想再问几个问题,但看到法医吴承朝这边走来,料想他已经初步完成取证工作,便停止了问话。
吴承把何顿叫到一边,说着:“就现场来看,死者坠楼时头部着地破裂,系瞬间撞击致死,死亡时间大约是午夜十一时至凌晨一时之间。我查过房间里的地板,上面有三个人的脚印,除了死者与其妻子的脚印外还有另外一个人,男性,斜纹,42码。除此,没有发现其他人进入房间的痕迹。”
“现在是否能判断死者在坠楼时房间里有没有打斗的迹像?”
“从目前来看,还不好说。但所有门窗完好,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只是电话的听筒拖在地上。这个窗台就是死者坠楼的地方。”吴承用手指着一扇洞开的窗户。
何顿走过去,趴在窗口朝下看了看,说:“现场还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大约在晚上11点多的时候,有人听到在死者楼下有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一共响了两次,中间间隔大约20分钟。”
“20分钟,这完全是可以杀死一个人的时间。”何顿陷入短暂的沉思。很快,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对旁边的张曼丽说:“死者跳楼时,他的妻子在哪里?”
“在医院值夜班,有个实习护士可以证明。”
“情况确切吗?”
“是的。”
何顿又陷入一阵沉思,他的脑子里在飞快地旋转,自杀?谋杀?死者生前是一家著名电脑公司的负责人兼程序员,性格开朗,事业和爱情都算顺利,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去选择自杀。如果说是谋杀,现在还没有成立的可靠依据。如果现场有些可疑的话,就是那个陌生人的脚印。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猜你喜欢

催眠(2)

三奥尔特电脑公司是叶子丹和好友楚央共同创办的,时间不长,但已经在A市小有规模了。尽管位置有一点儿偏,这多少给公司对外联络带来了一些不便,但从近几年的发展趋势来看,新开发的几个项

2018-10-07   催眠长篇鬼故事鬼故事

催眠(3)

五天气越发地冷了,还飘着雪花,城市里面的人们将要度过一个多年不遇的白色圣诞节。街市显得极为冷清,只有少数一些路人在孤独地行走。“我还是那句话,不要相信什么神呀鬼呀,

2018-10-07   催眠长篇鬼故事鬼故事

催眠(5)

八离开叶子丹的死亡现场,何顿在回警局的路上一直思索着案发的整个过程。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叶子丹公司的合伙人楚央。他了解到,楚央和死者是多年来的老朋友,一同白手起家直到发家致富。现在

2018-10-06   催眠长篇鬼故事鬼故事

催眠(11)

十六新年来了,又是一个雪霁初晴的日子。张曼丽和何顿走在往郊外的路上,他们边走边看打雪仗的孩子,看着他们天真的样子,自己也仿佛受了感染似的。“这些孩子多可爱,像没有一

2018-10-06   催眠长篇鬼故事鬼故事

催眠(6)

九白露走进警局何顿那间铺有木质地板的办公室时,脚步放得很轻,有点犹豫不决的样子。此时她还沉浸在失去丈夫的痛苦里,眼睛红红的,面部也憔悴了许多。何顿把她让到对面一个红色的软皮沙发

2018-10-06   催眠长篇鬼故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