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微笑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文学社区

他们说,冻死的人都是面带微笑的。
我不知道我得了什么怪病,在这热得地面都能煮熟鸡蛋的夏季,我却浑身冰冷的像掉进冰窟里面一样,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一种面对严寒的煎熬。
我渐渐成了别人眼中的怪物,给不了妻儿拥抱的父亲,我一度想要自杀,就想离开这个我挂念的人间,但是每每看着年幼的孩子,还有辛苦的妻子,我狠不下心,我恨我自己,恨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恨我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我是一间超市冷冻库的管理员,一个星期前,我因为自己的疏忽,被关进了冷冻库里,艰难的熬过有生以来最煎熬的一晚,在自己认为将要被冻死的时候,我终于得救了,只是我却得了一种无法查出病因的怪病,一种身体日渐冰冷的怪病。
所有医生们总是说这是因为我冻伤之后出现的后遗症,过段时间就会好了,可是我的情况却越来越严重,我甚至都在担心,有一天我会不会因为这个怪病慢慢把自己冻死。
刚开始的时候,妻子还跟我打趣,说我们这个夏天可以不用空调了,只要我在的房间就格外凉爽,是的,我就像是一台可以四处移动的空调,为此,我曾经还洋洋得意过。
女儿天生怕热,每到夏季,身上总是长出让她奇痒难忍的痱子,每每看见那些刺眼的红疙瘩,就像是在嘲笑我一般,诉说着我的没用。
而我,总是说等我们有钱了,就搬出这个夏季如同火炉一般的城市,可是,我们连个空调都不敢开太久的家庭,除了给自己的自责和没出息找个理由外,还能有什么用呢。
但是,这个夏季,我的女儿很快乐,她的痱子不见了,每年夏季难受的表情,也变成了花一般的笑容,温暖着我冰冷的身体。
每晚,我都能像冬季一样抱着女儿和妻子入眠,我们不用再开那台嗡嗡作响,扰人美梦的老空调,我们再也不会因为炎热的夏季,让心情变得烦躁,也不会因为夏季,连个家人的拥抱都变成施舍和奢求。
“其实这样也不错。”妻子这么说。
是啊,这样真的不错,我们可以将这个夏季的空调钱节省下来,为女儿报她最喜欢的美术班,她是那样有天赋,我相信她以后一定能成为一个画家,她也一定能成为我们一家的骄傲。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梦想,我已记不清我的梦想是什么了,一个科学家,或是一个商人,至少,我知道自己现在的梦想,那就是为了实现女儿的梦想而努力的梦想,对此,我不惜为她砸锅卖铁,为她卖血卖肉,因为我不想让自己的遗憾在女儿身上重演。
我们都认为,或许我们就会这样下去,哪怕治不好,这样也不错,就算是冬季,我们也有应对的法子。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我的症状却在逐渐加重,那盆在卧房里面我最爱的兰花,在我一觉醒来后,被彻底冻死,女儿也因为寒冷而感冒,我知道,在这还没过去的夏季里,那些不久前的幻想和愿望,也变得遥不可及。
妻子最终带着女儿和我分房而睡,我们都知道,这是无奈的选择,哪怕女儿生着病,还是懂事的说,“爸爸,我不冷,真的,爸爸,我想你和我们一起睡。”
我恨自己的没用和倒霉,哪怕她们都没责怪我,哪怕她们一直在给我打气,哪怕~~
那夜,老旧的空调重新活了过来,带着它嘈杂的声音,像是在嘲笑我一样,嘲笑着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
“对不起。”
也许只有这三个字才能表达我内心的愧疚和无助,让那心中无法言喻的绞痛,得到一丝慰藉。
即使得了怪病,但是我的生活还要继续,公司并没有解雇我,哪怕这是我自己造成的后果。毕竟干了这么多年,公司对我还是放心和信任的,医疗费和补偿都很到位,只是不知为何,我却对那间冷冻库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每一次进去,心中都无比的疼痛,就像是我在那里失去了什么。
“今天真是太热了,还是这里面凉快啊。”两个搬运的同事推着货物走了进来,满头大汗,面色赤红。
而我却穿着羽绒服,双手捧着倒满热水的杯子,坐在冷冻室冰冷的铁门前,冷得直哆嗦,当两个同事注意到我的时候,两人急忙闭嘴,空气中顿时变得有些尴尬。
我勉强的笑笑,虽然他们话里凉快的意思是这里的冷气,但是因为我的怪病,还是造成了那本不该有的尴尬。
“还愣着干嘛,把进货单给我,我要核对一下,不然一会那些肉坏了,今天的工资可就没了,你俩今晚也别想喝酒了,就喝西北风吧。”我打趣的说着。
我知道我打趣的水平有限,至少,大家都露出笑容了,空气也变得缓和,拿着进货单,我也跟着他们走进了内心恐惧的冷冻库。
门口的墙角下,那里有那晚我留下的痕迹,虽然已经被货物堆积,看不见任何痕迹,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它还在那里,也许永远也不会消失。
每次我都不由自主的看向那里,每一次我的心里都是一样的疼痛,痛的无法呼吸,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痛,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眼眶会红,我更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落泪,我知道我没哭,但是泪水却止不住的想要落下,怎么也制止不了。
我的心中有了一个空洞,那个空洞告诉我,我在这里失去了一个东西,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东西,但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我失去的是什么。
但是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失去了挚爱的人一样,虽然我没失去过她们,但是,我想我如果没了她们,心中应该就是这样的感觉。
“老唐,快过来看看这些东西放在哪里?”
他们的声音将我从思绪里拉了回来,我擦擦满脸的泪水,急忙过去。
“老唐啊,今天的冷气是不是开的有些低了?太冷了。”
“是吗,一会我去看看。”
两人哆哆嗦嗦的将货物放好后,就急忙出去了,那样子,似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
我身体的寒冷,已经感受不了外界的温度了,就算是再冷、再热,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等我在清点一遍货物后,我才来到温度调节器面前。
果然,我们平时的温度都固定在冷藏的零下十八度,今天却突然低到冷冻的零下二十五度,难怪他们会说冷。
我试着重新调节,却怎么也调不了,看来是坏了,毕竟我不是专业的,这种说词也是最好的理由。
等维修人员看了之后,还一个劲的怪我增加他们工作的压力,完全没告诉我温度调节器的好坏,看着他不耐烦的表情,我也没敢多问,他们前脚一走,我就急忙进去查看。
奇怪了,刚才明明是零下二十五度啊,怎么就这一会又变成了零下十八度了,奇怪归奇怪,只要这东西没坏就行。
冷,依旧的冷,吃了很多不知道是什么的药,去过无数间医院,依旧没有任何改观,而羽绒服已经变成了军大衣,热水杯,也变成了热水袋。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猜你喜欢

鬼故事之姐姐(7)

“开玩笑吧你?”虽然嘴上如此说,但她听得出来,密友此时的语气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昨天的婚礼在她的脑海之中记忆犹新,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个时候,身

2018-11-05   鬼故事姐姐短篇鬼故事鬼故事

古代鬼故事之鬼轿案

这天,是富阳知府诸子杰的儿子诸逸新婚的大喜日子。一大早,诸逸就带着随从去迎亲。快到中午的时候,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回来了。鞭炮响过后,新郎诸逸满脸喜气地跳下马,轻轻挑起花轿的帘子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娇娜(聊斋鬼故事)

孔生名雪笠,是孔圣人的后代。为人风雅,善于作诗。他有个好朋友在天台当县官,来信邀请他。孔生前往,正碰上好友死去,他在那里穷困潦倒,回不了家,就住在菩陀寺,给庙里的和尚抄写经文。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夜奔(聊斋鬼故事)

第一章:惊鸿初现莺莺是个没长性的人,无论做什么事,开头总是欢欢喜喜,收场总是没头没脑,红娘与王妈都习惯了。“小姐,您想回就回吧,哪年没上元夜呀!”王妈嘴

2018-09-28   夜奔聊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之阴婚(3)

4男孩子父母请媒婆上门求婚,所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红月。红月死了之后,老两口也是伤心欲绝,每天以泪洗面,特别是她母亲,更是经常坐在她的房间里,扶摸着孩子曾经用过的物品,小声的跟红

2018-09-28   原创鬼故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