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一起事先张扬的谋杀案(2)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92


我与李默探讨了一下午,都没想到很好的方法。这时,苍墨山庄的经理张耀国走到了舞池中间,拿着话筒大声宣布,以后每个星期的周末,也就是交通车送来给养的那天晚上,山庄会组织大家去山庄背后原始森林前的一片空地举行篝火晚会。
去年的篝火晚会我也参加过,那片空地很大,也很空旷,离山庄大约有五百米远,而背后就是黑漆漆的森林。一到了晚上,风吹过的时候,森林就会传出呜呜呜的响声,如鬼哭狼嚎一般。不过所有的作家写手都很喜欢这样的狂欢聚会,特别是在听到森林传出的诡异声音后,男士们都会提议讲鬼故事,讲到了最恐怖可怕的地方,一般说来都会有胆小的女士尖叫着钻进男士的怀抱,然后互相勾兑一下产生一段可以想象的艳遇。去年前年我来的时候都是带着妻子一起来的,所以也未曾有过艳遇,不过今年我没带她来,因为我们已经离婚了。事实上,今年我在来这里之前,就一直盼望着每周一次的篝火晚会,盼望着能够有一场奇特的艳遇。
所以,在听完了张耀国的话后,我的心里翻涌起一道道暗流,我充满了企盼,心脏也不由自主地砰砰直跳。这时,李默却将嘴凑到我的耳朵边上,说:“难道你不觉得篝火晚会是个很不错的犯罪地点吗?”
一听了他的话,我就明白了。如果篝火晚会的时候,凶手与被害者一起走进森林里,凶手得手后,再回到篝火晚会,是不会被人注意到的。特别是在讲鬼故事的时候,晚会的空气已经充满了野性的荷尔蒙,谁还会去关心一个失踪的人呢?
不过,这里也有个问题,如果是凶手又怎么可以和被害者一起去森林里呢?如果不是熟人又怎么可以做到这一点?我刚提出了自己的这个疑问后,李默立刻说:“所以说了,老庄,你现在就介绍我去和欧阳云认识吧。哈哈,你刚才说了,你认识他的。”
我与李默走到欧阳云身边时,他正和一个穿着暴露的文学女青年谈话。这个女作家我在报纸上见过照片,她给一家时尚杂志写性爱小说专栏,还曾经把自己与一个歌手的一夜情写进了她的网络日记里而一炮走红。
我对欧阳云说:“欧阳,你知道吗?我这朋友为了一篇推理小说,正在构思怎么杀了你。”欧阳云显然被我的话给逗乐了,他哈哈地笑了起来,然后与李默握手互换名片。而那个性爱小说女作家则没兴趣听我们讨论这起事先张扬的谋杀案的细节,自顾自地走了。
我们三个坐在舞池边,很有兴致地讨论这么实现这起谋杀案。欧阳云给了不少建议,比如说,可以借口一起去上厕所,要知道那片空地距离山庄足足有五百米远啊,篝火晚会的时候,所有人,不管男女都是去森林里就地解决的。没有人会注意到两个人去了森林而只有一个人回来,即使是注意到了,也可以解释说另一个人突然有了灵感赶回山庄写字去了。要知道,这里的人都是作家写手,有这样的怪癖是可以被大家理解的。也别说,这样的头脑风暴式的讨论给了我很多启发,在听了一半后我就决定离席回房间里写作。由此看来,欧阳云关于一个人回空地的解释是很合理的,起码我就会因为突然间的灵感激发创作热情。
当天晚上我就写了三千多字,第二天给李默汇报进度时,他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在他离开的时候,看到欧阳云与那个性爱小说女作家又坐到了一起,最后他们是一起走的。我呵呵一笑,对李默说:“我们过一个月上网去看那个女作家的网络日记吧,说不定可以看到欧阳云性能力的签定意见。”我与李默一起笑了起来。
接下来几天,白天我一直在房间里写这篇《一起事先张扬的谋杀案》。虽然说一万字文章通常我可以在一天内写完,但这并适用于推理小说。有个朋友曾经对我说过,写奇幻小说是卖力,而写推理小说是卖血。的确如此,推理小说的每一次创作都会让我心力憔悴,写完时会有大病一场的感觉,而写作中的状态正是病情最严重的时候。记得去年我在苍墨山庄里写《无人所知的谋杀案》,那篇小说至今被认为是我最优秀的一篇推理小说,当时我就是把自己关在屋里绞尽脑汁写作,就连妻子进了屋我也会觉得她打扰了我的创作。我甚至还让她住进了另一间房,正因为如此,妻子觉得我与她之间存在裂缝,而这裂缝随着我们的争吵变得越来越大,最后终于以离婚而告终。一想起这事,就令我心烦不已。
欧阳云也相当关心文章的进度,问了我好几次。我每天在餐厅里吃饭时,都会看到欧阳云与不同的女孩呆在一起,这家伙蛮有女人缘的。而他也常常和李默在一起聊天,因为他们都是编辑,没有写作任务与压力,所以空闲的时间特别多,我可以看得出他们现在的关系越来越好。可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看到他们日渐亲密的时候,心里却总是有种不好的感觉,那是一种隐隐不安的感觉。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我也说不清。也许是和我所写作的文章有关系吧,因为在文章里,我以李默为原型的凶手正在一步一步实施着天衣无缝的计划,最后杀死了以欧阳云为原型的被害者。而李默会不会真的杀死欧阳云呢?就如我的小说情节一般。虽然明知道这是我不负责任的揣测,但一想到这些,我竟总是禁不住心惊肉跳,不寒而栗。
我是在周五那天完成了这篇《一起事先张扬的谋杀案》,拿给李默看了后,他非常满意。交通车会在周五送给养上来,周六再下山,李默也准备拿着稿子乘周六的车回杂志社。
而在周五那天晚上,苍墨山庄的张耀国经理则会组织所有人在距离山庄五百米远的原始森林前的空地上举行篝火晚会。
而我也很不巧,因为连着几天在屋里赶稿,我的胃竟开始疼了,非常疼,周五那天竟吐出了血。山庄上准备的药品我吃了后并没有什么效果,张耀国经理来看了后,劝我回城市的大医院输几天液,所以我也决定周六乘那辆车回去。当然,在回去前,我还是要去参加这场篝火晚会。为了一场盼望很久的艳遇,也为了庆祝自己完成了那篇《一起事先张扬的谋杀案》,即使是吐血,我也要参加这场狂欢。
天黑尽的时候,篝火燃了起来,干枯的树枝在燃烧的时候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声。
我选了一个很不错的位置,正好坐在了那个性爱小说女作家的身边。我与她相谈甚欢,她给我讲她刚写完的一篇性爱小说,描述得相当细致,我很容易地就分辩出她是在用这文章的情节来引诱我。就如一颗裹着五彩糖衣的糖果,至于糖衣里面究竟是砒霜或者是炮弹,我并不在意。这本来就是一场互相引诱的游戏,虽然明知道钻进去了,会成为她的网络日记里的又一个男配角——她的网络日记里没有男主角,主角只有一个,就是她自己——但是那没关系,谁在乎?只要有一刻的欢娱就足够了。和她在一起谈笑,我的胃竟也不疼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民间鬼故事大全(26)

陕西关中农村鬼故事全集(17)

陕西关中农村鬼故事全集(16)

民间鬼故事大全(25)

民间鬼故事大全(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