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书生成魔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35

热门搜索 民间鬼故事  鬼故事 

常县刘生家境贫寒  ,因父亲早逝 ,自幼便与母亲相依为命 ,刘母终日操劳  ,依靠针线活供刘生读书  ,生活可谓艰辛不已  ,直到刘生考中秀才  ,在私塾做了教书先生  ,二人生活才算勉强度日 !
这年  ,又到乡试之期  ,刘生辞别母亲  ,再次踏上省城之路  ,因盘缠不多  ,沿途皆是风餐露宿 。
一日  ,刘生行至一片荒野时 ,眼见天色已晚 ,前方又有一破庙屹立 ,便匆匆入内  ,准备在庙中留宿一晚 。
庙宇年久失修 ,已是破败不堪  ,居中神像尘埃密布  ,隐约可见其面容依旧不怒自威  ,刘生一番收拾  ,和衣而眠  。
迷迷糊糊睡至夜深  ,天空电闪雷鸣 ,狂风大作 ,竟下起了倾盆大雨  ,不知又过多久  ,庙中陡然传来一声巨响将刘生惊醒 ,刘生起身一看  ,发现庙宇低洼处满是积水  ,神像在暴雨的冲刷下已轰然倒塌 。
突然  ,神像倒塌处似有一道光芒闪过  ,在黑夜中格外显眼  ,刘生一惊  ,上前瞧去  ,坑内竟有一个巴掌大小的木匣子 ,或因雨水渗透浸泡  ,时日一长 ,这匣子已是腐烂不堪 ,露出盒内的一枚古镜 。
只见这古镜古朴无奇 ,似铜非铜 ,似铁非铁  ,却异常坚硬  ,镜面光滑明亮 ,清澈如水  ,刚才发出的光芒正是映射的闪电之光  ,镜面背后几行小字  ,道出古镜来及  ,此乃魔物  ,非善人不可持有  。
刘生不知所谓魔物 ,却料想此镜不凡  ,心中一喜  ,将其拾起 ,看着镜中自己温文尔雅  ,刘生欣然一笑  ,藏于怀中 ,再看天际已有一丝泛白  ,刘生无心睡眠  ,等至雨停方才继续赶路 。
……
此番乡试  ,科举内容不难 ,一如往年  ,刘生都能对答如流 ,可刘生依旧寝食难安 ,屡试不中  ,已让刘生有些意乱 。
果然  ,到那张榜之日刘生再次落榜  ,刘生满目失落 ,心灰意冷 ,一人跌跌撞撞出了城门  ,沿河而行 。
沿途芳草萋萋 ,人烟寥寥  ,刘生忽然听到前方有人高谈阔论  ,嬉笑不止  ,放眼望去  ,河边一凉亭处有几个书生正推杯换盏  ,举杯对饮  。
刘生本无心停留  ,可当听到有人提及先前乡试和自己名字时不由脚步一停 ,凝神侧耳倾听下  ,这才得知  ,近年几次乡试  ,自己皆已中举  ,只因自己出身寒门  ,无权无势  ,才被别人换了名额  ,此次名额正是被其中一人夺去  。
刘生勃然大怒  ,自己寒窗苦读十余载 ,就为那榜上有名时  ,不曾想科举考试竟也有人徇私舞弊 ,顶替自己  ,想罢  ,就欲与那几个书生对质 ,可转念一想  ,此地人迹罕至 ,故而几人才会肆无忌惮说起  ,自己出去后  ,几人定然不会承认 ,于是沿路返回  ,准备击鼓申冤  。
来到府衙  ,刘生如实将刚才听来之事告知  ,请求知府做主  ,不曾想知府听闻此言一声冷哼  ,喝斥刘生妖言惑众 ,无理取闹  ,命人将刘生杖责五十 ,打得刘生皮开肉绽奄奄一息方才让人将其丢出府外  。
刘生这才知晓知府也是一丘之貉  ,心中愤恨难当  ,面如死灰  ,拖着重伤之躯本想投河自尽  ,可念及自己死去家中年迈老母无人照料  ,只得悲愤欲绝  ,摇头作罢  ,忍着疼痛往家赶去  。
可当回到家中  ,发现屋内腐臭弥漫  ,母亲横卧在床  ,竟已死去多时  ,床边有封书信 ,寥寥几句却满纸泪迹 ,信中虽告知刘生自己因病去世  ,却饱含不舍与无奈  。
刘生认得  ,这正是母亲字迹 !
想到母亲被疾病缠身 ,奄奄一息却落泪写信的情形  ,刘生心如刀绞  ,匍匐在床沿  ,伤心欲绝  ,痛哭不止  。
哭了一阵  ,刘生失魂落魄从屋中走出 ,前往集市为母亲置办后事  ,途经一个药铺  ,被一药郎拦住  ,询问其母病情如何  !
刘生与这药郎相识  ,如实将母亲已死的消息告知 。
药郎一声叹息  ,摇头道:“刘母所患疾病  ,并非绝症无可医治 ,当日她说回村借些钱财再来抓药  ,却不想再无音讯 ,如今听闻已是阴阳相隔 !”
刘生心神一颤  ,一番询问这才明白母亲是因无钱医治  ,活活被疾病折磨而死  。
刘生泪如雨下  ,泣不成声  ,辞别药郎  ,买了所需之物  ,匆匆回到家中  ,再次看到母亲挣扎死去的模样  ,心中悔恨与自责交织  。
这一瞬间  ,刘生突然心生憎恨 ,恨意滔天  ,恨苍天无眼  ,让母亲身患疾病 ,恨官场腐败  ,官官相护  ,剥夺自己举人之名  ,更恨同村人世态炎凉  ,薄情寡义  ,睁眼看着母亲无钱医治而死  。
刘生咬牙切齿  ,满目怨毒  ,恨不得将所恨之人尽皆屠戮  ,以慰母亲在天之灵  。
就在这时  ,刘生怀中突然冒出一股股黑气直往七窍钻去  ,刘生大惊  ,慌忙拿出怀中之物  ,只见破庙拾来的古镜镜面不断有黑气升起  ,翻滚交织成一条条蛇状扑向自己  ,刘生吓得魂飞魄散  ,正欲扔掉古镜  ,不想那黑气却戛然而止  ,恢复如初  ,仿佛先前发生的一切皆是幻觉  ,再看古镜  ,镜中之人似乎变得有些狰狞……
这夜 ,刘生屋内传来一声声厉啸  ,又如野兽低吼  ,半刻之后 ,屋门打开  ,月光下一面目狰狞丑陋 ,周身黑气萦绕的怪物从中走出 ,直奔村落  。
次日  ,有人发现村内人畜尽皆被屠戮一空  ,村民鲜血更是被吸食殆尽  ,令人毛骨悚然  ,于是赶紧报知官府  ,官府来查  ,断定此乃妖魔所为  ,已非常人可敌  ,全县悬赏  ,请求江湖术士降妖伏魔  。
不久  ,一年过半百的高僧进入村内  ,一番查探后来到刘生屋子  ,当看到刘生死去的母亲和那封书信  ,似有所悟  ,一声叹息  ,人人心中皆有一佛 ,一魔 ,佛灭 ,才魔现……
常县人氏刘武乃一佃农 ,平日依靠苦力种地为生  ,日出而作  ,日落而息  ,只是近来县内突然有一妖魔肆虐  ,为祸百姓  ,导致人人自危 ,惶恐不安 ,更有甚者 ,已是日日闭门不出 。
刘武家中尚有妻儿老小  ,加上徭役繁重  ,不敢过久在家闲暇  ,每日出门携刀防身  ,依旧胆战心惊 ,小心翼翼  。
这日 ,已是日跌之时 ,刘武正在田间劳作  ,忽然发现不知何时  ,远处山脚有两人在不断打斗  ,再看二人所处位置竟是自家庄稼地里  ,刘武瞬间勃然大怒 ,手持柴刀  ,直奔过去要找二人理论  。
眼见自己成熟的庄稼大多被毁  ,二人依旧斗得难舍难分  ,毫无罢手之意  ,刘武气的双目欲裂 ,不待临近  ,便欲张口喝斥二人 ,不想还未出声  ,对面已传来焦急呼喊  。
“施主快走  ,此乃魔头刘生  !”
刘武悚然一惊 ,先前因庄稼遮挡 ,相隔甚远  ,不曾看清 ,现在经人提醒  ,这才看清打斗中的二人  ,只见一人手持禅杖 ,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和尚  ,一人周身黑雾萦绕  ,面目极其狰狞丑陋  ,正是最近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妖魔  。
刘武吓得魂飞魄散  ,后悔自己冒然前来  ,此番若是老和尚能制服妖魔还好 ,若是不敌 ,两人都得命丧于此  ,想罢 ,乘妖魔现在无暇顾及自己  ,便欲转身离开  。
就在转身之际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嘶吼  ,摄人心魄 ,刘武心神一颤  ,一脸骇然  ,回头望去  ,却是妖魔不敌  ,只见老和尚手中禅杖正中妖魔额头  ,发出一声闷响  ,妖魔遭受一击  ,顿时如雷重击 ,吃痛下哀嚎不已 ,周身黑雾更是剧烈翻滚  ,竟薄了几分  。
“刘生 ,你还不醒来  ?”
老和尚一声大喝  ,不待妖魔后退  ,禅杖再次一击落下  ,妖魔身躯一颤  ,黑雾再次薄了许多  ,赤红的双目似有挣扎  ,似有迷茫  。
刘武见那妖魔落了下风  ,心中一喜 ,少了些许害怕  。
老和尚口中继续呼唤刘生之名  ,可手中攻势却越发猛烈 ,一杖衔接一杖  ,打得妖魔毫无反抗之力 ,不及片刻  ,妖魔身上黑雾骤然一缩  ,随即消散  ,狰狞丑陋的面容一同消失  ,竟变成一副书生模样  ,步步后退  ,口中鲜血狂喷  。
“刘生  ?”刘武看着那熟悉的身影 ,不禁失声惊呼  ,满目震惊  ,先前听的老和尚呼喊 ,刘武不以为意 ,一直以为只是同名而已  ,不曾想这人人惧之的妖魔竟就是自己熟悉的刘生  。
刘武与刘生乃是同族不同村  ,每逢祭祖也会相遇 ,相互寒暄几句  ,在刘武印象中  ,这刘生老实本分  ,性格懦弱  ,怎会突然变成这杀人如麻  ,十恶不赦的妖魔 ?
“迷失心智  ,杀人无数  ,也无法让你母亲死而复生  ,何苦呢  ?”老和尚早已收了禅杖 ,几声咳嗽后看着同样面色苍白  ,摇摇欲坠的刘生一声叹息  。
刘生一脸惨然  ,嘴角带血  ,似从迷茫中清醒过来  ,摇着头轻声道:“大师  ,你不懂  ,你不懂我十年寒窗苦读之苦 ,更不懂我无端丧母之痛 。”
年年乡试  ,我皆是榜上有名  ,奈何监考官员欺我出身寒门 ,无权无势  ,徇私舞弊剥我举人之衔  ,我欲申冤 ,却因官官相护 ,被知府一番毒打  。
我欲苟且偷生  ,可家中母亲独自一人身患疾病时  ,哀求同村之人施以援手  ,不想众人却见死不救 ,以致母亲无钱医治  ,被病痛折磨而死  。
“大师  ,这恨  ,这痛  ,你懂吗  ?若有选择  ,我又怎会心生魔念 ,甘愿成魔  !”
老和尚一阵沉默 ,他一路追寻而来 ,只知刘生母亲因无钱医治死亡一事  ,却不知还有科举考试也曾被弄虚作假  ,无法接刘生之问  ,只能话锋一转道:“安心走吧 ,你母亲我已替你安葬 !”
刘生怅然若失  ,从怀中掏出一物递予老和尚  ,只见此物不过巴掌大小  ,古朴无奇  ,似铜非铜 ,似铁非铁  ,竟是一面古镜  。
老和尚接过古镜 ,凝视片刻  ,心神为之一震  ,满目惊骇  。
刘生仰天闭目  ,对老和尚道了一声感谢  ,摇晃的身躯似就没了力气支撑  ,突兀倒地 ,气绝身亡 。
就在刘生倒下那刻  ,老和尚屹立的身躯竟也轰然倒地  ,让一旁刘武大惊失色 ,慌忙上前将人扶起  。
老和尚吐出一口鲜血  ,拉住刘武手臂  ,翻出手中古镜道:“我旧疾未好  ,又添新伤  ,刚才已是强弩之末 ,怕是命不久矣  ,此镜实在干系重大 ,只能托付于你 。”
刘武看着古镜  ,一脸茫然  ,不禁疑惑这镜子究竟是为何物  !
实不相瞒  ,此乃魔物 ,极其坚硬  ,也不知刘生从何而来 ,传言此物极其诡异 ,若是人有魔心念起  ,便会乘虚而入 ,循循善诱 ,将人异化成魔 ,迷失自我 ,刘生正是被此物所害 。
刘武听闻此言 ,面色一变  ,不曾想这古镜如此恐怖 ,一时踌躇  ,不知是否应该答应  。
“施主  ,我看你面目和善  ,一身正气  ,绝非那大奸大恶之人  ,定然也无魔心给其有机可乘  ,此事你尽可放心  ,不会有性命之忧 。”
“待到日后 ,你定要寻一人迹罕至之地 ,才可将其深埋  ,永不见天日……”
老和尚频频咳嗽  ,接连叮嘱 ,最后直到话音渐弱  ,刘武才猛然一怔  ,抬头看去  ,老和尚盘腿而坐 ,竟已圆寂 。
刘武满目惆怅  ,暗下决心要将古镜藏匿  ,以免再次为祸苍生  ,又将刘生与老和尚分别安葬在了荒芜之地  ,随后手持古镜 ,一步步往回走去 ,刘武也曾想将古镜交给官府处置  ,却见古镜背面刻有此乃魔物 ,非善人不可持有几字  ,联想老和尚几番肃穆叮嘱与刘生科举作假之事 ,也就只得作罢  !
这年  ,因当朝天子昏庸无能 ,以致百官结党营私  ,腐败成风  ,各地赋税纷纷猛增  ,不及寒冬  ,各地已经哀鸿遍野  ,民不聊生  。
刘武被迫交完杂税 ,家中已是一贫如洗  ,家徒四壁  ,母亲因家中无粮活活饿死  ,妻子无奈只得时常外出乞讨 ,直到一日夜深  ,刘武迟迟不见妻子归家  ,心有担忧  ,沿路寻找  ,却见那一户户权势人家灯火通明  ,尽皆大鱼大肉  ,载歌载舞  ,当寻得妻子 ,竟已在街头冻死多时  。
刘武悲痛欲绝  ,将妻子带回安葬  ,这夜 ,刘武万念俱灰  ,绝望之下拿出古镜  ,只见那镜中之人在昏黄的灯火下露出几许狰狞……
次年  ,百姓不堪压迫纷纷揭竿起义  ,一时间战火连绵 ,生灵涂炭 ,不久  ,旧朝覆灭  ,土崩瓦解……
新朝初立  ,天子治国有方  ,为官者两袖清风  ,为命请命  ,为民者路不拾遗  ,夜不闭户  ,盛世百年之久  ,此间 ,古镜不知所踪  ,再无妖魔传言  。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 ,微信号:guidayecom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www.scene.net.cn/gushi_200.html
标签: 民间鬼故事  鬼故事 
百度搜索: 民间鬼故事  鬼故事 
标题:书生成魔
上一篇:
下一篇:

关于家里的鬼故事

原创鬼故事投稿

校园鬼故事大全

原创鬼故事大全

民间真实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