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报恩

  • 时间:
  • 浏览:37
  • 来源:文学社区

古时有一老妇人,已年过七旬,儿子二十年前被人抓走做了兵卒,至此音信全无,老伴又死的早,独自一人过活,过的很是拮据。本来日子已经非常困苦了,老妇人家最近又患鼠害,老鼠糟践了不少粮食,咬坏了床腿,让老妇人心痛不已。
这日,老妇人做饭,在米缸中舀米,忽然听到米缸中传出“吱吱”的叫声,往里面一看,顿时乐了,只见米缸中有一只小耗子,应该是进到缸里去吃米,吃完却出不来了,正扒着缸壁,瞪着两个小眼往外瞅。
“活该,让你糟践粮食,还咬坏我的床腿。”老妇人对着小耗子说道,小耗子瞪着小眼睛瞅着老妇人,瑟瑟发抖,显得很是害怕。
看到这小东西可怜兮兮的眼神,老妇人有些不忍心杀它,“罢了,你也只是为了填饱肚子,这屋里啊,就我自己,连个串门的人都没有,死气沉沉的,你在这,也算给我做个伴,不过你以后可不能再乱咬东西了,咬坏了老婆子我可没钱买,听到没?”
那小耗子似乎听得懂,竟不停的点头。
“行了行了,别点头了,我这就把你放出来。”老妇人将小耗子拿出来,放到了地上,“以后啊,我就把米撒在米缸旁,你可不能再到米缸里偷吃了,再掉里面,我可不捞你,听到没?”
小耗子“吱吱”叫了两声,似乎是在回应老妇人的话,而后便逃走了。
自此后,老妇人家的东西便再也没被耗子咬过,小耗子也只吃撒在米缸旁边的米,几日之后,小耗子渐渐和老妇人熟识了,便不再躲避老妇人,常在老妇人脚下转悠,有时还会爬到老妇人身上,老妇人也不在意,有时还会逗逗小耗子,给小耗子唠叨一些自己的事情,讲一些自己儿子小时候的事情,也不管小耗子能不能听得懂,讲着讲着,想起伤心事,想念起自己的儿子,常常潸然泪下,而这时小耗子总会从老妇人身上蹦下来,在地上呼呼的转圈,直到转的自己晕头转向,东倒西歪,引得老妇人开怀大笑,老妇人的日子也似乎不再那么难熬。
老妇人信佛,没事的时候喜欢念经,小耗子便趴在灯台旁听,听得全神贯注,也不知能不能听得懂,老妇人看到小耗子认真的模样,总会哑然失笑,一只小耗子,竟还信了佛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一晃便是五年,小耗子在这五年里越长越大,最后竟跟个黄鼠狼一般大小,老鼠的寿命不过两到三年之间,而这只小耗子却丝毫不显老态,每天仍旧活蹦乱跳的,老妇人常笑着说小耗子已经成精了。
而老妇人身体却越来越差,身子越发的佝偻,腿脚也越来越不灵便,行动不便了,老妇人便很少再出门,她常常拿一个凳子,坐在门口,向外张望,“儿子若再不回来,怕是就看不到自己了。”她觉得自己时日不多了。
老妇人常常在梦中梦到儿子,做的全是噩梦,梦到儿子打仗被人杀死,每当醒来之时,老妇人总是泪流满面,二十多年了,老妇人没睡过一天安稳觉,她总觉得有人在敲门,然每次打开门,门外都是空无一人,老妇人失魂落魄的返回屋中,“如果儿子当初没被那些人抓走,该有多好。”
半年之后,老妇人抑郁成疾,终于病倒了,小耗子静静的趴在老妇人的床上,也不乱跑乱跳了,它望着老妇人,眼中全是悲伤。
“我快不行了,也不能再照顾你了,缸里有米,你自己去吃吧。”老妇躺在床上,伸出手摸了摸小耗子,说道。
小耗子没去吃米,它安静的守护着老妇人。
夜里,老妇人又做噩梦了,她梦到儿子被人砍成了两半,她坐起身来,嚎啕大哭,儿子大概再也回不来了,自己等了二十多年,终究还是没能再见到儿子一面,寂静的夜里,老妇人哭的很是凄凉。
这时,忽的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老妇人怔住了,她紧紧盯着那门,心中充满希翼。她颤颤巍巍坐起身来,来到门前,伸出颤抖的手,却又迟迟不敢开门,她怕又是空欢喜一场。
“娘”,门外传来一个声音,老妇人顿时泪如雨下,她匆忙打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瘦瘦的男人,正是老妇人的儿子,纵使多年未见,老妇人仍是一眼便认出来了,牵挂了二十多年的人,又岂会认不出来呢!
“娘!仗打完了,儿子回来了。那瘦瘦的男人说道。
”你咋才回来啊!娘足足等了你二十多年,可算把你给盼回来了!“老妇人抱住儿子,放声大哭。
”娘,儿子不孝,让你受了这么多苦,以后定会好好照料娘的。“那男子也流泪说道。
老妇人抱着儿子哭了好久好久,好似要将这二十多年的委屈哭完。
”娘,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恩……恩,娘这是高兴的。“老妇人慌忙将儿子拉进屋,你还没吃饭呢吧,我这就去给我儿做饭去,老妇人擦干眼泪,去了厨房,忙活了大半夜,丝毫不觉得累,完全不像是病重之人。
儿子回来之后,老妇人的病,竟慢慢好了起来,身子也硬朗了许多,每日里都很是开心,老妇人的儿子也非常孝顺,将老妇人照料的很好,只是,那只小耗子自此后便不见了,任凭老妇人怎么找都找不到,让她颇为牵挂。
时间一晃,又过了半年,这日老妇人上街买些米面,迎面走来一个道人,道人盯着她打量了许久,而后询问老妇人最近家中是否发生过什么怪事。
老妇人摇了摇头,刚想走,却被道人拦住了,说道:”实不相瞒,老人家,我见你身上沾染了妖气,怕是家中有邪祟作恶,你家中最近可否发生过什么异常之事?“
老妇人听到道人这么说,吓了一跳,想了想说道:”异常之事没有,喜事倒有一件。“
道人询问何事,于是老妇人便将自己的儿子二十多年前被人抓走做了兵卒,自此音信全无,以及半年前儿子打完仗,忽然归来之事和盘托出。
道人听罢,沉思片刻,问道:”你儿子当年是被什么人抓走的?“
”我一个妇道人家,哪里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只知道他们都系着红色头巾。“
道人长叹一声,说道:”那是赤巾军,二十多年前祸乱天下,早已被平叛,全军覆没了,你儿子又岂能存活,那归来之人,定为妖邪所化。“
老妇人听罢,怔住了,”你胡说,我儿子我岂会认错。“
”妖邪最善魅人心神,可依人心中所念,变化成亲近之人,惟妙惟肖,难辨真假,老人家你自然分辨不出。“
”我儿子对我这么好,怎么可能是妖邪,况且我老婆子常年不出门,怎会招惹上妖邪,你莫要再说了,我还得回家给我儿子做饭哩!“老妇人显得有些生气。
”妖邪并非都是招惹来的,亦可能是家中牲畜,活的久了,有了灵识,化为妖物,老人家你想一想家中可有老而不死的鸡狗?“
老妇人听罢,忽的想起了那小耗子,手中的米掉落在了地上,口中却说道:”没有没有,家中什么都没养,我要回家了,要回家了,儿子还等着我哩!“老妇人忽然觉得心乱如麻。
道人长叹一声,说道:”罢了,既然老人家不肯相信我,那我赠你一张降妖符咒,你趁你儿子不备,贴到他身上,是人是妖,自可见分晓。“道人将一张符咒递与老妇人,转身离去。
老妇人伫立于寒风中,眼泪忽的流了出来,她跌跌撞撞向前走了几步,双腿似灌满了铅一般沉重,走着走着忽然跌倒在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寒风中,她哭了好久好久,而后站起身来,将那符咒撕个粉碎。
”娘,你咋还没回家?都急死我了!“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
”娘去买米,耽搁了会,你怎么来了?“老妇人赶紧擦了擦眼泪,说道。
”我见娘你出去这么久还没回来,怕出什么事,所以就来找娘来了,娘你眼睛怎么红了?“
”没事,风太大,迷了眼,我们回家去吧。“
”恩!“
老妇人回家后没过多久,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人也渐渐变得糊涂起来,有时在院子里一坐便是几个时辰,坐着坐着便哭起来,又有时在夜里不断的开门,关门,一直折腾到天亮。
半年之后,老妇人染了风寒,患病在床,未过三日,已是奄奄一息,老妇人的”儿子“日夜守护在老妇人床前,不眠不休。
这日,老妇人忽然清醒了过来,她紧紧握住”儿子“的手,说道:”这些年来,亏得有你在我身边,若不是你,我怕早已撑不到今日了。“
老妇人的”儿子“一怔,随即泣不成声,”娘……“
”若有来世,我们再为母子。“
老妇人的”儿子“想要安慰一下老妇人,却没有说出口,只是不停的点头,犹如当年那个只会点头的小耗子。
是夜,老妇人离世。
”以后啊,我就把米撒在米缸旁,你可不能再到米缸里偷吃了,再掉里面,我可不捞你,听到没?“
”以后啊,你可不能再乱咬东西了,咬坏了老婆子我可没钱买。“
老妇人的话不断回荡在耳畔,老妇人的”儿子“哭的肝肠寸断。
第二日,老妇人的”儿子“将老妇人安葬,它披麻戴孝,在老妇人坟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故事完)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猜你喜欢

鬼故事之姐姐(7)

“开玩笑吧你?”虽然嘴上如此说,但她听得出来,密友此时的语气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昨天的婚礼在她的脑海之中记忆犹新,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个时候,身

2018-11-05   鬼故事姐姐短篇鬼故事鬼故事

古代鬼故事之鬼轿案

这天,是富阳知府诸子杰的儿子诸逸新婚的大喜日子。一大早,诸逸就带着随从去迎亲。快到中午的时候,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回来了。鞭炮响过后,新郎诸逸满脸喜气地跳下马,轻轻挑起花轿的帘子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娇娜(聊斋鬼故事)

孔生名雪笠,是孔圣人的后代。为人风雅,善于作诗。他有个好朋友在天台当县官,来信邀请他。孔生前往,正碰上好友死去,他在那里穷困潦倒,回不了家,就住在菩陀寺,给庙里的和尚抄写经文。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夜奔(聊斋鬼故事)

第一章:惊鸿初现莺莺是个没长性的人,无论做什么事,开头总是欢欢喜喜,收场总是没头没脑,红娘与王妈都习惯了。“小姐,您想回就回吧,哪年没上元夜呀!”王妈嘴

2018-09-28   夜奔聊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之阴婚(3)

4男孩子父母请媒婆上门求婚,所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红月。红月死了之后,老两口也是伤心欲绝,每天以泪洗面,特别是她母亲,更是经常坐在她的房间里,扶摸着孩子曾经用过的物品,小声的跟红

2018-09-28   原创鬼故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