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雨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文学社区

1
我询问了不少人,顺着别人所指,在雨中找到那个地方的时候,那里根本不见什么房子,只是一片荒草,荒草丛中还生长着几棵树,都有两三人高了。茂密的荒草,把早已倒塌掉了的屋子,深深地湮没了。
那几株树下,立着一个穿白衣绿裙的女孩子,很美,白如雪的肌肤,乌黑如黛的直长发,不施妆粉,但她的光彩已让人耀眼。也很年轻,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她举着一支荷叶当伞遮雨,荷叶刚及遮住她的头,但她的身上,却没有见到有淋湿,空中落下来的雨,似乎全都绕开了她,掉到她的身外去了。
她的眼睛朝路边张望,好似在等人来,并且已等了好久。
她看到路的这一头出现的我,现出些失望的样子,转过头去,不再瞧我。
在这静悄悄的半山路边,这个时候,何况又是雨中,根本不会有别的人出现,我知道,她就是我要找的人。
我走了过去,跟她打招呼:“你好,你是雨?”
她看看我,又看看我手中提着的一篮子杨梅,“你是?”
我说:“我是Q君的朋友,我叫路,我是代他来赴你的约的。”
她问:“Q君呢,他为什么不来?”
我说:“非常遗憾,他不能来了,他没有时间等你了,因为你来得太晚了,你的时间,太长太长。为了今天这一面,他已经等了七年。”
她说:“这……这怎么可能,明明才过了七天!”
我说:“其实,不管多长时间,还是多短时间,Q君也不能再来见你了,因为他已经去逝了。他走之前,告诉了我你们的事情,叫我代他来赴约向你告别的,不是他不来,其实他很想来,他更想再见到你,只是他已做不到了。”
她说:“Q君……”
我说:“其实,Q君去逝已经两年多时间了。我原以为他只是跟我虚构的故事,我原本没打算来的,但还是来了,也还真的见到了你。你的样子,真如Q君所说的那样年轻,时间没有在你的容颜上留下痕迹,然而,他,不仅他,包括我,包括世上的其他人,无数人,都不可能像你这样。”
她问:“为什么?”
我说:“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你的一日,相当于我们的一年?你觉得你只过了一日,我们这里其实却已经过去了一年。”
2
两年多前,年纪轻轻的朋友Q君很不幸地得了癌症,还是晚期,没得治了。
他还没走的时候,跟我说:“路,你说你是经常见到鬼和妖精的人,那究竟是真的,还是你想象出来的?”
我不好意思地笑笑,“那都是没有的事,虚构的。”
Q君说:“我有一个事情,我从来没有跟人提起过,不过我却想跟你提一下,并且还要你帮我去完成这个我不能去完成的约会。你知道,我也知道,我的病是没希望的了……”
我闻之有些悲伤,说:“你说,我能做到的,我都尽力帮你完成。”
Q君说:“你说你曾经遇见过鬼和妖精的事情,都是假的,那我告诉你,我真的遇见过一个不是人的人,还是一个女孩子,长得非常年轻,也非常的漂亮。我们成了朋友,但我们却只有三面之缘,这个第四面也约定了时间,算来那该在两年多的时间后,我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候了,所以,到时不管如何,你一定要帮我去完成它。”
我说:“你倒是说说这个事情?”
Q君说:“她是天上的一位仙女……”
我听了笑了,“仙女?你说你遇见了一位仙女?我发觉你比我还能想象,比我还幽默,我还只是跟人讲鬼和讲妖精,你比我更高级,直接从鬼和妖精跳到仙女的地步上去了。”
Q君说:“是的,而且是掌管下雨的一位仙子。”
我说:“管雨的仙子?我且当你说的遇到一位天上的仙女这个事情是真实的吧,但你说她是掌管下雨事务的就可知不对了。我们民间的故事和传说中,掌管下雨的雨师是天上的一个星宿,那也是二十八星宿之一,名叫‘毕’,雨师毕星其实有八颗星星。还有,雨师也指‘商羊’,商羊是只有一只脚的神鸟,能大能小,吸则溟渤可枯,舞则天将大雨。又有,雨师是指‘赤松子’,他是神农时代的一个颠野的狂人,他食用一种叫水玉的东西长生不老,他还教神农氏食用这种东西,又指导炎帝的女儿修行成了仙,他在火中烧不死,他还能化为一条赤龙,随风雨而下,后来元始天尊封他为雨师,掌管霜雨的事务。再有,雨师是龙王,这些龙王或指海里的,或指大湖里的,或指大河里的龙,龙王管降雨是无数普通人都知道的事情,很多地方都建有龙王庙呢。”
Q君说:“你说的没错,毕星,商羊,赤松子,龙王,他们都是民间神话传说里的雨师,可是他们人数就这么几个,少得很,天下这么大,要他们几个负责整个天下的降雨事务,那他们肯定是忙不过来的。如同一个国家这么大,一个人不可能管理那么大的地方,于是下面一级一级的地方都有大小不同的官员治理,换作神话传说里也是同样的道理,就是每一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土地神,所以,每一个地区都该有自己那个地区的雨神才是。她就是我们那个地方负责降雨的仙子。”
我说:“你这么说也有点道理,暂且当你说的话也都是真的,那你告诉我,你是如何认识这样一个天上的仙女的,又如何还有一个未完的约会的?”
3
那是若干年前的一个夏天,杨梅成熟的时节,那时的Q君才十七岁,正在一个乡镇中学里读高中二年级。
Q君家所在的村后是连绵而去的大小山,Q君知道那些山中的某处地方野生长着杨梅树,每年杨梅成熟的时节,Q君都会去摘杨梅。那年夏天的一日,学校刚刚放暑假,Q君一个人爬山去摘杨梅,出山的时候,天色将晚,并且还下起了雨。
Q君没有带雨具,他提着一篮子的杨梅,匆匆地跑在山路上,在一座路边荒废的旧屋前躲雨。
这条路一向僻静,素来少有人过往,也许几十年几百年以来,路的尽处,山的深处,零散的有些人家生活,路上可能还偶会见到入山砍柴割草的人,但到了现在,里面的人家早都往外迁走了,路上行人也罕见踪影了,于是,就变得更加僻静了,正如Q君正在躲雨的旧屋,也不知给人抛弃多少时候了。
Q君心里忧愁这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停,他回家的路还有三四里,得走上来半个小时呢,这一路出去,可是连半个人家也是见不着的。Q君正在踌躇的时候,忽地看到小路上轻悠悠地走来一个人影,那是一个女孩子,她穿着白衣绿裙,婀娜的身段,一头乌黑靓丽的头发,虽然隔得远远的还没有看清切她的长相,但她身上散发出的光彩已足以叫人耀目,因为那个身影,远远的也叫人可以知道那是一个绝色的美女。
尤其特别的是,她的手里举着一朵碧绿的荷叶当伞遮雨,那不甚大的荷叶在她的手中,却似乎比一般人举着一把大伞还更有作用,她轻轻地走在下雨的路上,仿如平平常常地走在晴天里,一点雨水也淋漂不到她,好像雨水遇见她都害羞了,全都绕开了她的身体,掉到荷叶笼罩的她的身形之外。
Q君不禁看得有点痴呆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走在路上下雨了,或者出太阳了,在路边遇见的池塘里摘朵大荷叶,或者摘朵路边的大芋苗叶子,在下雨天里当伞顶在头上,或者在太阳天里当帽子顶在头上,这是很多乡村小孩都做过的事情,但那也只是起点小作用而已,绝没有人能有这个女孩这般的风姿。
女孩走近来了,看到屋檐下躲雨的Q君,她的恬静得有些冰冷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忽地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她也站在屋檐下,站在Q君的身侧,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Q君看看她,她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与自己差不多大小,可人家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神彩,自己爬了一天的山,又爬树摘果子,出了不少的汗,还给雨水淋,浑身还给山上泥土和草木苔屑沾惹得脏兮兮的,这个狼狈的形象在人家面前,显得很是有些窘态,Q君都不敢正视她,“我……我在这里避雨……”
她又看到了Q君手中提着的篮子,问:“你这提的是什么,红红的这么鲜艳夺目?”
Q君有些奇怪,心道她怎么连杨梅都不认识吗,答:“杨梅。”
她说:“杨梅?红红的,圆圆的,看着真是可爱。”
“它还很好吃,酸酸的,甜甜的,满口流汁。”
“是吗?我没有吃过。”
Q君轻轻地抓了几只,递过去,“杨梅都没有吃过?真是罕见。你试吃个。”
她接过放了一颗进嘴里,酸意使得她蹙起了眉,然后又舒展开来,脸上也展开了笑意,“味道很不错,我是第一次吃这个果子。”
Q君问:“你没有见过杨梅?杨梅你都没有见过吗?”
她答:“是的,没有见过。”
Q君说:“每年的这个时节,山上的杨梅就熟了。我知道这里进去的山中某处有棵野生的杨梅树,我没有告诉过别人,每年我都会一个人去摘。”
她说:“你这篮子里的就是今天去摘回来的么?全都摘完了吗?”
Q君说:“是的,还没,树上还有一些,只是不太红,青的,很酸。过些日子熟了可再去摘。我知道的那棵树不大,要不然,大树结的果子多,还可以摘去卖钱。”
她说:“那你这篮子里的怎么办?你一个人吃得完吗?”
Q君说:“我一个吃不了这么多,何况今天我在树上已吃了不少了,牙都酸软了。拿回去可以给家里人吃,可以送给别人吃,比如一些同学和朋友。”
她问:“那你可不可以送我一些?”
Q君说:“当然行。”
她问:“全部都给我好不好?”
“全部……”Q君犹豫了一下,“当然也行。”
她说:“那,我们这样也算是朋友了?你叫什么名字?”
Q君答:“你要能看得上我,愿意跟我做朋友,我求之不得,我还没有一个朋友能像你这么漂亮的。我叫Q。你呢?”
她说:“雨,我叫雨。你多大了?”
Q君说:“我十七了,你呢?”
雨答:“那我比你大,因为我十八。”
Q君说:“雨……你叫雨,这天上正在下的雨,到今已下了好久了,天都要晚了,还不停,我都不知怎么回去呢。”
“要雨停是多简单的事,我就能让它停。”
Q君闻之笑了,看看她,“你能让雨停下来?你以为你是神仙?”
雨也笑了,“不信,你闭上眼,只一会儿,等你再睁开的时候,它肯定就停了。”
Q君当然不信她的话,但在她的可爱和认真的神情面前,却不由地真的缓缓闭上了眼睛,才只一会儿,听雨说声“可以睁开了”,Q君睁开眼——还真是神了,雨真的停了!
“不会吧,还真的停了,看来天上的雨,也顺地上的雨——也就是你的意呢,你说它停,它就真停了!”Q君说。
雨脸上露出些得意的神色,“那是。”
Q君说:“你是怎么知道雨此刻就要停住了,还是你是碰巧了?”
雨认真地说:“什么碰巧,真的是我让它停下来的。”
Q君笑笑,说:“不过,我要回家去了。你是要去哪里?还有,你是从哪里来的,怎么这个时候走在山上?”
雨指指远处,“我是从那里来的。不过我很少一个人出来到处走走,这也是难得的一次。你要回去了吗,我也要回去了。”
Q君看看她指的地方,那是远处的一座山,山腰之上,浓浓的水雾,云烟飘渺,连接到了天上。
Q君说:“那么,再见了!”
雨说:“谢谢你送我的杨梅。我们是朋友了,我的朋友也不多,我们什么时候能再见?”
Q君说:“我也不知道。”
雨说:“明天,明天你有空吗,明天我有空。我们可以约在一块玩。”
Q君说:“明天,有,我们已经放暑假了,不用再上学了,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有空。去哪里?”
雨说:“就在这里,当然,你不要来得太晚了,明天的下午?”
Q君说:“行。”
Q君根本没有想到,今天只是去山上摘了一回杨梅,居然遇到一位比他认识的所有人都美的女孩子,她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纪,还与自己成了朋友,虽然,其实二人互相可说是什么都还不了解,但熟识的朋友不也是从陌生开始慢慢地加深了解的么?何况,这个年纪的少男,有一个年纪相仿的青春少女,要与你一块交往做朋友,不需什么更多更深的言语,也还有什么比这更青涩美好的事情?
Q君愉快地走出屋檐,往回家的方向快走了一阵,然后回过头,雨还站在那里。
Q君有些不好意思,显得自己好像是特意回头去看她似的,赶紧回过头来往家的方向奔跑。他这一刚转过头来,天上竟又漂下起了雨,像一大盆水似的淋浇在Q君的头上,Q君又不好意思再辙回去避雨了,也就这样在雨中跑着。
雨中还传来了雨在后面的笑声,那一定是她看到自己在雨中狼狈飞跑的情景吧。但随着她的笑声消失,那仿佛特意倾落在自己头上的雨,也消失了,天又忽地放晴了。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猜你喜欢

鬼故事之姐姐(7)

“开玩笑吧你?”虽然嘴上如此说,但她听得出来,密友此时的语气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昨天的婚礼在她的脑海之中记忆犹新,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个时候,身

2018-11-05   鬼故事姐姐短篇鬼故事鬼故事

古代鬼故事之鬼轿案

这天,是富阳知府诸子杰的儿子诸逸新婚的大喜日子。一大早,诸逸就带着随从去迎亲。快到中午的时候,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回来了。鞭炮响过后,新郎诸逸满脸喜气地跳下马,轻轻挑起花轿的帘子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娇娜(聊斋鬼故事)

孔生名雪笠,是孔圣人的后代。为人风雅,善于作诗。他有个好朋友在天台当县官,来信邀请他。孔生前往,正碰上好友死去,他在那里穷困潦倒,回不了家,就住在菩陀寺,给庙里的和尚抄写经文。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夜奔(聊斋鬼故事)

第一章:惊鸿初现莺莺是个没长性的人,无论做什么事,开头总是欢欢喜喜,收场总是没头没脑,红娘与王妈都习惯了。“小姐,您想回就回吧,哪年没上元夜呀!”王妈嘴

2018-09-28   夜奔聊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之阴婚(3)

4男孩子父母请媒婆上门求婚,所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红月。红月死了之后,老两口也是伤心欲绝,每天以泪洗面,特别是她母亲,更是经常坐在她的房间里,扶摸着孩子曾经用过的物品,小声的跟红

2018-09-28   原创鬼故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