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死之诅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文学社区

头发和指甲
陶菲独自在医院里值夜班,好友柳莎莎又来办公室找她聊天儿了。
柳莎莎看起来精神不振。原来,她的男友和她的室友韩雪勾搭上了。韩雪是那种见了男人就要送秋波的女生,偏偏柳莎莎的男友就吃这一套,现在对柳莎莎越来越冷淡。柳莎莎又没有办法,恨得要死。
“柳莎莎,你要是真恨韩雪,就狠狠地整治她一下,光说有什么用!”
“整治?”柳莎莎泄气地说,“我怎么整治她啊?”
陶菲依旧是微笑的样子,眼里却多了一些杀气:“动刀动枪我们当然不行,但是背地里的小绊子,比动刀子更有用。尤其是,将死之诅。”
“将死之诅?”
所谓将死之诅,就是一种利用临死之人身上浓重的尸气、怨气来害人的方法。将人的头发、指甲装入白色的麻布小口袋中,塞入即将死去的人的手里。头发、指甲都是人身上灵气最盛的部位,也是最容易代表灵魂的。人死的时候,会把这些灵气带走,使人阴气侵体,阳气大消。轻则灵魂出窍,重则有可能要了命。
柳莎莎吃惊地叫了起来:“这么灵?”
“那当然了。”用头发、指甲来诅咒,自古以来就有了,灵得很。“
柳莎莎听得兴奋不已,因为她对韩雪实在是恨极了。可是再一想,她又泄了气:上哪去找将死之人呢?
陶菲再次露出了笑容:”将死之人别处没有,我这儿还少吗?“
陶菲推开值班室的门,露出了医院惨白的走廊。走廊的尽头就是重症病房,此时医院如此寂静,似乎能听到重病患者在那里发出垂死的呻吟。
陶菲说:”看到了吗?将死之人就在那里。“
陶菲拉起柳莎莎的手,缓缓地朝走廊深处走去。走廊尽头有两间病房,左右两间各有一人。透过玻璃窗能够清晰地看到里面,左边那间住着一个老人,右边那间住着一个小女孩。
”哪个是快要死的?“柳莎莎问。
”那个老人。他已经在这里半死不活地好几天了,我估计明后两夭他就会咽气。这老人儿女不孝,身上的怨气可深了呢。只要你把韩雪的头发和指甲收集好,我在他死的时候往他手里一塞,将死之诅就完成了。“
”没问题,我和韩雪是室友,收集头发和指甲都没有问题。“柳莎莎自信地说。
就在这个时候,柳莎莎的目光突然落到了右边病房的小女孩身上。小女孩恰好也正盯着柳莎莎。一股寒意从柳莎莎的心里猛地升腾起来——那个小女孩的眼睛黑得惊人,几乎没有眼白,像一口深井。更可怕的是,看到柳莎莎之后,小女孩从病床上下来了,她的脚好像没有沾地。
”陶菲,你看那个红衣小女孩。她、她居然是飘着的!“柳莎莎惊叫道。
陶菲看都没看,应付道:”哦,她啊,小孩子,总是恶作剧,别当真。好了,今天就聊到这儿吧,别忘了明天带韩雪的头发和指甲来哦!“
红衣小艾孩
真到了害人关头,柳莎莎内心深处还是有点儿犹豫和退缩的。没想到隔天晚饭的时候,韩雪收到一条短信。她故意把屏幕打开放在桌上,让柳莎莎能够看到内容。
短信是柳莎莎男友发给韩雪的,言辞暧昧,是邀请韩雪共进晚餐的。
韩雪指着短信说:”哎呀,有些女人就是笨,连自己的男人都管不住。“
柳莎莎火冒三丈,恨不得冲上去将韩雪撕成碎片。但她很快就平静下来:打她有什么用,我不是有更好的方法吗?我有将死之诅。于是,柳莎莎假意忍了下去,准备实施计划。她知道头发是很容易收集的,因为大多女生都掉头发,容易拾到,但是指甲要怎么取得呢?
柳莎莎提出来:”韩雪,我新买了一瓶甲油胶,我给你做个美甲吧?“
柳莎莎会修指甲,这是全班同学都知道的。韩雪虽然不太信任柳莎莎,但爱美的天性超越了猜忌,还是把手伸给了柳莎莎。
柳莎莎坐在韩雪的床头,一边细心地给韩雪做指甲,一边偷偷地拾几根散落在枕头上的头发。指甲做得确实漂亮,韩雪满意极了,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柳莎莎正把剪下来的碎指甲塞进口袋里。
万事俱备。柳莎莎连夜缝了一个小布袋,打车火速地赶到了陶菲所在的医院。
”你可算来了!重症病房的那个老大爷快不行了,你晚来一步将死之诅就做不成了。你在我办公室好好呆着,我先去重症病房。“
陶菲一阵风似的跑出去了。
柳莎莎在值班室里坐立不安,心里乱得很。最后,她决定不在这儿傻坐着,出去看看。
门外很热闹,通往重症病房的走廊里一片嘈杂,医生和护士都在抢救垂危的老人。从他们细碎的言语里可以听出,老人的希望不大。
就在这个时候,柳莎莎突然在走廊尽头看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是那个右边重症病房的小女孩。
小女孩眼睛黑得像深井,红色的衣服下面露出苍白的小手。她对着柳莎莎微微一笑,从嘴角流下一缕血丝。
柳莎莎吓得”嗷“地叫了一声,急忙躲进值班室,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起来。隔着门板,她听到一阵脚步声逼近,更是吓得牙齿都在打战。
这时,门外传来陶菲的声音:”那个老大爷走了,你的将死之诅完成了。“
次日一整天,柳莎莎都在着意观察韩雪的变化。
白天一切正常。到了晚上,韩雪正在洗手间里卸妆时,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她对着镜子,用长长的指甲划破了自己的脸。接着,她开始用长指甲撕自己的衣服,一边撕一边叫:”有鬼摸我,有鬼摸我l“韩雪说有一个鬼正不断地摸她,她必须撕碎自己的外套,摆脱鬼的双手。
韩雪疯得越来越厉害,渐渐地皮肤被抓得鲜血淋淋。其他同学被惊动了,但谁也不敢上前。大家眼睁睁地看着韩雪怪叫着、乱舞着,像一团红云。
”韩雪到底怎么了?根本就没有鬼啊!“大家乱纷纷地议论着,胆子小的女生已经吓得哭了起来。
最淡定的就是柳莎莎,因为她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看到韩雪这个样子,她内心深处涌起了报复的快感。
就在这个时候,柳莎莎突然在疯狂的韩雪身上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红衣小女孩,重症病房里出现的红衣小女孩。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猜你喜欢

鬼故事之姐姐(7)

“开玩笑吧你?”虽然嘴上如此说,但她听得出来,密友此时的语气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但是,昨天的婚礼在她的脑海之中记忆犹新,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这个时候,身

2018-11-05   鬼故事姐姐短篇鬼故事鬼故事

古代鬼故事之鬼轿案

这天,是富阳知府诸子杰的儿子诸逸新婚的大喜日子。一大早,诸逸就带着随从去迎亲。快到中午的时候,迎亲队伍吹吹打打地回来了。鞭炮响过后,新郎诸逸满脸喜气地跳下马,轻轻挑起花轿的帘子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娇娜(聊斋鬼故事)

孔生名雪笠,是孔圣人的后代。为人风雅,善于作诗。他有个好朋友在天台当县官,来信邀请他。孔生前往,正碰上好友死去,他在那里穷困潦倒,回不了家,就住在菩陀寺,给庙里的和尚抄写经文。

2018-09-28   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夜奔(聊斋鬼故事)

第一章:惊鸿初现莺莺是个没长性的人,无论做什么事,开头总是欢欢喜喜,收场总是没头没脑,红娘与王妈都习惯了。“小姐,您想回就回吧,哪年没上元夜呀!”王妈嘴

2018-09-28   夜奔聊斋鬼故事民间鬼故事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之阴婚(3)

4男孩子父母请媒婆上门求婚,所说的那个女孩子就是红月。红月死了之后,老两口也是伤心欲绝,每天以泪洗面,特别是她母亲,更是经常坐在她的房间里,扶摸着孩子曾经用过的物品,小声的跟红

2018-09-28   原创鬼故事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