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道士

第一百七十七章 第九道弯

  “这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卓雄说道,他是记得很牢的,就在上面拐了两个弯便是超子在这开了一枪,弹孔的位置是不会错的。  查文斌也没有急,只说说道:“往回走走看,还是拐两个弯。”

2018-09-28   最后一个道士鬼故事

第一百七十五章 墓中墓

  老王还是有点怵那棵摄魂草,这么邪门的东西,他真不愿意靠近,听文斌那么一说他心头有了个想法:那文斌不是死过一次了吗,明明都没呼吸也没心跳了,怎么就没被这摄魂草给引了去呢?  

2018-09-28   最后一个道士鬼故事

第三百三十三章 住校

  两千年的时候被誉为千禧年,那一年我十四岁,河图已经成为一个大小伙了这孩子读书的天赋远没有他在道学上的精通,那一年他十七岁。  十八岁的河图已经能跟在师傅后头做一些简单的法事

2018-09-27   最后一个道士鬼故事

第四百四十四章 化学老师

“晚上我们仨都别睡,那东西被你伤着了,保不齐会回来报仇(:看小说最快更新请记住本站的网址:”“真有那么邪乎?就算瞎子那一枪没打在要害,就光流了那么多血它也伤的不轻了,我寻思着明

2018-09-27   最后一个道士鬼故事

第三百三十六章 杨村中学

  杨村中学建造于六十年代,那会儿杨村还是一个独立的乡,下面管辖着三个大的自然村,共计三十二个生产队,总人口约莫四万人。  杨村乡地处浙皖两省交界处,浙北最高的天目山脉便是两省

2018-09-27   最后一个道士鬼故事

第四百四十七章 十年大限

“孽畜,操!”超子抄起手中的枪托就要砸,查文斌赶紧喝道:“住手!它死不得,下面有尸垫着,你想诈尸嘛?”查文斌举着手电过去查看,一看当即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猞猁的前腿伤口撕裂了,如

2018-09-24   最后一个道士鬼故事

第四百四十五章 开棺灭魄

道家认为,血和气是鬼物所不能具有的,这也是活人和孤魂最根本的区别大约是在巫术开始盛行的后期,血祭这种方式因为其残酷性而逐渐减少,竟而就需要一种红色的颜料来代替朱砂作为天然的红色

2018-09-24   最后一个道士鬼故事

第三百五十九章 局中局(一)

  我突然觉得有人在拍打我的脸,条件反射般的我抓住那只手,睁开眼一开是浑身湿漉漉的查文斌。  查文斌的身影有些孤单,我问道:“叔,你来了,我爸呢?”  “你爸他们避雨去了,你怎

2018-09-22   最后一个道士鬼故事

第一百一十八章 落水

  雨如漏了底的缸一般,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雷声四起,电闪如蟒,看不清彼此的脸庞,也分不清彼此的身形。  超子跪坐在地上,泪水和雨水混为一体,仍凭老王如何用力拉扯,他依然向蕲封

2018-09-22   最后一个道士鬼故事

第三百二十二章 预言(一)

  姬广是古老羌族里的第七任族长,身体里流淌着应龙的血液,是那个最早部落的首领但是每一任的族长都会生老病死,对于长生同样渴望的他抛弃了族人出来寻找永生的办法。  在历经千辛万古

2018-09-22   最后一个道士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