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随笔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0

【雄关】
  嘉峪关就在眼前。岁月沧桑中,此日下第一雄关已经古旧得犹如迢遥的汗青了。天如有情天亦老,看着这已逐渐老去的雄关,我忽然想,他也许是许多情的。
  在我的脑筋中一直有着一幅时间观点极其恍惚的图景。雄关高耸,摩云抵空,金风抽丰如虎,卷得残阳犹如关城上的旌旗一样猎猎舞动。城下,铁马纵横,驱驰决荡,在漫天黄沙中击碎了关城的寂寞和边人的冷僻;金戈交错,铿锵狂鸣,在漂撸殷血里打磨着将军的铁甲和男儿的硬骨。
  嘉峪关雄踞塞上,迎华夏富贵,倚沙漠苍凉,犹如一道铁壁,履历几多铁马的叩打,遭逢几多金戈的冲撞,依旧雄踞傲立。我一直想,雄关永远是铸造精力、修养血性、砥砺风骨的处所。在这里有的只是沙场金风抽丰,只是无休止的征杀,只是将军鹤发征夫泪,只是可怜无定河滨骨,皆是春闺梦中人的慨叹。
  我登上了雄关,远眺莽莽苍苍的沙漠,俯看城下厚实并且坚硬却锈满马蹄的地盘,心中不期而至一种悲痛,有几句诗涌上脑际:前不见昔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
  是的,这里除了还很巩固的城墙,除了已逐渐褪色的砖瓦,我们已经看不见古时交战的狼烟,已经看不到跃马沙场箭发连珠的猛士,已经看不到谈兵论剑的军营,已经看不到明如霜雪的吴钩古剑。
  站在雄关上,视野是极其坦荡的。在这里站久了,我想,人的胸襟也会渐渐雄浑起来。站在这里已经不会想到俗世上的风花雪月,想不到尘世的长短成败,心底积淤的只是岁月的沧海桑田,只是汗青的流转循环。
  不知何时,落日如血,昏风如诉,我枉然忆起本身只是一个仓促的过客,本日我在城上感触良多,来日诰日又有谁在城上唏嘘不绝?我们在雄关上已看不到昔人的身影,后人也不会在雄关上想到我们的存在。留给前人、今人和后人的只有这不朽的雄关。
  然而,我却怕这雄关忒多情,由于既便是彼苍如有情,也会老去。
  【飞天】
  古窟,大佛,飞天。这就是敦煌莫高窟,古窟使莫高窟俨若太古的神话,大佛使莫高窟婉如玄深的古经,飞天使莫高窟好似唐人的诗句。
  用美不胜收来形容飞天,是极其恶俗的,飞天本是天外的绝唱,怎可以用俗世的语言来亵渎。注视着飞天,我脑海中蓦地想到曹子健《洛神赋》里两个词语:翩若惊鸿、婉网名搞笑若游龙。以子健之绝响来形容飞天之绝美,我想约莫不会辱没了飞天。
  衣带飘飘、凌虚而舞,韵动的不仅是身姿,并且是魂灵、是生命。飞天在各色各样的佛像中,独显出了对美的寻求和礼赞,对魂灵的飞扬和驱驰。这约莫是飞天更易于为悠悠红尘所接管和浏览的缘由,请注重,我所说的不是顶礼跪拜和虔敬祈祷。
  佛祖捻花一笑是大慧大悟,而飞天舞袖飞舞则是至纯至美。前者让人澄心静虑,以期闻晨钟暮鼓;后者则让人心神摇曳,以求睹旷世青春。这本是抵牾,而又非抵牾,佛云色等于空,空等于色。
  莫高窟隐身在沙漠之中,这里本该是那么荒芜,那么寂寞,然而却有飞天一舞惊殊众人,使荒芜化为神秘,使寂寞化为瑰丽。从这个角度来说,莫高窟,以致敦煌是应该感激飞天的,由于飞天的彩袖在这里舞动,飞天的笑脸在这里绽放,这里就成了瑰丽得让人心疼千载的梦,成了神秘得让人思飞万里的诗。
  我彷徨复彷徨,久久不肯离去。犹如我如许不肯离去的人也许太多了。由于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会拒绝美的感召,拒绝美的拥抱。更况且那美来自天外,而化入魂灵。
  来自红尘,复又将归于红尘,这莫高窟的飞天就真的成为本身在仓促红尘中一段瑰丽得心痛并且难醒的梦,真的成为本身在纷纷红尘中一阕神秘得思飞并且不倦的诗。
  挥一挥衣袖,道别飞天。放目看去,沙漠依旧迷茫。但我想,那沙漠上也许正有飞天在舞,告诉众人,这里并不荒芜,并不寂寞。
  【天山】
  天山注定是属于英雄的,这里永远吉娜是英雄跃马、挥戈封侯的圣地。以是,亘古男儿一放翁陆游才用悲慨沉雄的声音说:心在天山,身老沧洲。在他心中天山代表了饮马冰河、将军百战、立功立业。“将军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楼兰莫非不是天山脚下、沙漠滩上神奇而慓悍的部落?
  我已来到天山下,虽然没有葡萄酒暖、夜光杯举、琵琶声骤、汗血马嘶,但我的心已经激越犹如戈壁上的飓风,血已奔涌犹如天山上的激云。天山是自满的,像古西域邦国的王子;天山是冷厉的,像沙漠滩上卷起的暴风沙;天山也是静穆的,像阅尽人世春色的智者。雪峰、天池、翠树、草场,他们用差别的姿态、差别的情怀、差别的方式,配合成绩了莽然傲世、唯一无二的天山。
  秦时的明月曾经照过天山,汉代的东风曾经吹过天山,盛唐的度量也曾经温暖过天山。天山鲜活于英雄史诗中,天山瑰丽在神话传说里。天山无疑是幸运的。
  我坐在滴滴答缆车上俯视天山。奇峰叠雾,绿树生烟。放目远眺,莽莽沙漠敷黄天际,悠悠草场吐碧山下。陡然想到,若没有这龙行蛇游的天山,这沙漠会万古寂静,会在苍冷中把岁月埋入黄沙,这里就不会有朝气和但愿,就不会有豪情和想像,更不会有史诗和传说。那时,我又忽然感应,拥有了天山,沙漠、或者说整个西域何尝不是幸运的?天山以本身的幸运成绩了沙漠和西域的幸运。
  夜无眠,我的神思依然留滞在天山上。是的,天山是属于英雄的,万万不要想像天山上曾经有隐士藏身、有侠客埋剑、有僧侣诵经,天山上只会有英雄高歌大风;只会有壮士弹彻琵琶;只会有铁血男儿掩去乡愁,唤起激情,畅饮葡萄琼浆,醉里挑灯看剑。
  陡然,面前似冷光暴射剑气满天,我想,是谁在耿耿长夜倚天抽宝剑,在天山脚下磨炼着天地激情,吐纳着英雄浩气?
上一篇:
下一篇:

婆婆的药盒 爱情散文随笔

关于廉政的散文散文随笔:守规矩,倡廉洁,扬正气

西行随笔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散文作文琵琶行写白居易的唯美散文随笔-将白居易的《琵琶行》改编成散文600字?

关于装修的美文散文随笔:装修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