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落雪 我想对老师说的话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0

我从小就喜欢雪。雪一落,那些迢遥的影象,就会梦一样萦绕在心头。
  我上小讲童话故事学的时辰,一放寒假,就急不行待地往大舅家跑。大舅是先生,又和广播剧《三家福》里的苏秀才同名,人家也称他“苏秀才”。表哥有许多小人书,是大舅给买的,一般不给别人看,我却能一次看个够。也就是这个时辰,时间过得最快,不知不觉天就黑了。虽然还记得母亲叫我早点回家的话,可看上了瘾,就索性住下来,在油灯下接着看。夜,很静,不知啥时辰,窗外已飘起了雪花,有朵淘气的暗暗吻在窗纸上,潮润润一个点,就像此时我的眼睛,跟故事里的人物一路堕泪。偶昂首相思无用,油灯的火苗在跳,似一盏微笑的眼,对着我。我躺进被窝里,凝听着外面温柔的沙沙声,痴痴的心,把全部的遗憾都带进了梦境。
  第二天,踏雪回家,积雪在脚下“咯吱咯吱”的,就像谁人故事,挠得心里痒痒的。远山升沉,隐约约约的,咋看咋像一群“小矮人”,中心稍高的便是瑰丽的“白雪公主”了……旷野里,白皑皑的,如白雪公主的心一样纯净。
  冬天,雪一下,日子就到了年底。新年的脚步踩着心坎走来,对于一个村庄,对于我们这些孩子,过年,最隆重的勾当就是看影戏。老槐树上的喇叭,早早地喊叫起来:“喂!喂!今晚咱庄放影戏,就在村东麦场里……”全村马上沸腾了,最忙乎的便是我们这些孩子。晌午才过,等不及饺子出锅,顾不得大人的阻拦,抱着板凳一窝蜂地到麦场“占空”。盼着搭好架子,盼着天暗下来,盼着银幕挂好,盼着一束强光在幕上亮成一个正方形。人聚齐了,老支书虽然只讲了几句话,可我们早已不耐心。影戏终于最先了,是赤军爬雪山的故事,雪很大,铺天盖地的,冬风呼叫着,吹哨似的,赤军很艰巨……
  冷不丁的,脖领里钻进个凉凉的工具,昂首往上看,是雪花,飞翔着。看看别人,头上、身上已变白了,分不清是天上飘来的,照旧影戏里飘来的,谁也没挪处所仍看。
  影戏竣事了,地上已积了厚厚一层。我们迎着雪回家,把板凳扛在肩上,就像扛着枪,学赤军兵士的样子,雪打在脸上,眼都不眨一下……
  这些平庸的事,虽然已已往二十多年了,可我仍影象犹新。此刻,我已成年,但是冬天来了,我仍盼下雪。我想,其缘故原由不再是有趣,好玩,而是有一种更深刻的工具,在潜移默化着人们的心灵。
  今天的孩子们,可能比我更盼下雪,由于孩子们的天空里,虽然有的是阳光描写动物作文,但也飘着些尘埃,以是渴望那贞洁的雪花,净化本身的天空,让本身的世界,布满更迷人的色彩。

上一篇:
下一篇:

散文作文琵琶行写白居易的唯美散文随笔-将白居易的《琵琶行》改编成散文600字?

关于装修的美文散文随笔:装修那些事儿

人生哲理 人生感悟文章 -美文故事-散文随笔- 文章阅读网

关于杏子的散文随笔

遥远的落雪 我想对老师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