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嫁纱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145

天,纯净的蓝,如花儿一样盛开……

我和苏墨黎坐在小山丘上,两手托着腮,呆呆的望着只属于我们的世界——天空。我忘记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感动,学会了啜泣,学会了坚强,而墨黎却很伤心地说:冉琦,其实你是脆弱的,其实你是孤单的,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到了你的伤感。我莞尔一笑,想拒绝她的话语。或许,墨黎说得对,我是一个外表骄傲的公主,内心却在下一场忧郁的花雨。

苏墨黎,从我认识她的第一天起,她似乎就看透了我,实际上,她比我更脆弱,但她毫无遮掩的释放着自己的脆弱。

我比她痛苦吗,因为我不懂得释放。

墨黎,天空是什么味道的?(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com )

我觉得是四叶草的味道,幸福的味道。

啊,假如真是这样,那么我愿做一朵花瓣,即使孤单,即使伤感,但我可以闻到幸福,在这里,我们和天空的距离很近很近,和幸福的距离也很近很近。

墨黎睁大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想望地说,我们只是一株小花儿,哪怕够不到天空,也要自己去寻找。我惊讶的盯着她,想笑想哭。

一直到血色的晚霞遮住了半边天,我和墨黎才站起来,拍拍裤腿。一个下午,我们都在安静的思考或者忘却。“墨黎看那是什么?”

一幅画安静的躺在绿地上,上面画着蔚蓝的天空入漩涡一般一圈圈的向里缩小,还有一个清瘦的女孩,望着远处的斜塔。

像你哦。墨黎怀坏的眨眨眼,调皮的说。

那我就拿回去喽。那幅画让我感到莫名的亲切,我轻轻的拾起来。

都过了大半个学期,班里突然转来一个男生,叫做凌宇浩,是从哪里转来的我不清楚,下了课,零邈很兴奋的对我说:哎,人家就是帅,有什么办法,哎哎,校草啊,非他莫属。要说零邈为什么那么肯定地说他就是校草,还因为他对帅男生平日里的细心留意,才得出这个结论。我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人家是校草与你有关希吗,他不会喜欢你的。

零邈很不礼貌的瞪了我一眼:我希望他也不会喜欢你~

不用您老人家操心拉!

墨黎曾经对我说,你是豌豆上的公主,那么的细嫩脆弱,但你也是一个巫婆,竟然连韩暮冰都瞧不起,你呀,因为脆弱所以要长上一身刺来保护自己,伤害别人。

我很不领情的说,你的意思是我也伤害到你了?墨黎的脆弱使我不忍心伤害还是与她在一起她不会伤害我,所以我就喜欢上了她,甚至去保护她。

墨黎坐在我后面埋着头,我不愿去打扰她。

怎么也没想到凌宇浩竟然会成为我的同桌,怎么也没想到他是那么的平易近人,怎么也没想到他的笑容竟是那么的单纯质朴。

墨黎问我,你喜欢上他了?我摇摇头:我没有力气去喜欢他。

我告诉墨黎,我瞧不起韩暮冰是因为他虽然长得比较合我的口味,但他很狂傲,自大。

墨黎温柔的对我笑笑,像一位慈母对犯了错的孩子的宽容。

那幅捡来的画被我当作宝物一样挂在墙上,不忍心碰触,后来我告诉墨黎,画的背后写着一些铅笔字,有些模糊,但仔细看才读懂:一个梦的尾声是一个幸福的开端,署名你才是谁?

墨黎惊讶得看着我:谁啊?是——

凌宇浩!

是咱们班的凌宇浩呀?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我无奈的说。

凌宇浩,你喜欢画画吧?我一脸诡异的说。

对阿,你怎么知道。他很兴奋得看着我。

哦——你觉得一个梦的尾声是不是一个幸福的开端呢?

咦,你怎么知道的。他托着脸颊奇怪的看我。

我——没事!我又低下头写作业。

……凌宇浩轻声问,这个星期天你有时间吗/?我疑惑的问,干什么?他抬起头,很认真地对我说,假如你有时间,我想带你去个地方?我想了半天回应他的话,我带你去个地方吧。他微微眯着眼,问我,哪儿?

我家!

去那里干什么?

有个东西要给你。

啊——那好吧~他高兴的答应了。

我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男孩儿了吗?

墨黎问我,冉琦,假如一只小兔子闯进了迷宫,没有人来救她,她该怎么办?我说,那就根据自己的意念继续往下走,直觉一般不会错。她看着我,真的吗?我点点头,你为什么问我这个,那个小兔子是你吧。墨黎苦笑着说,也许我可以走出迷宫,却不一定能找到幸福。

为什么?

她没有回答我。

于是,我和她站在楼道的栏杆旁,向下看操场上动态的图像,心中不禁酸酸的,墨黎,是不是因为我的错。我的直觉这样告诉我。而天空,依旧湛蓝,校园里的柳条随风摇曳,柔柔的。就像一束柔柔的目光从教室里射出来,看着我。

我察觉到,是凌宇浩。

下午放了学,我一个人去学校旁边的冰吧喝饮料,假如让墨黎知道了,她一定会生我的气,因为作为好朋友,我既然忘了她。我和墨黎的关系好想疏远了一些,我感觉到她看我的眼神有点缥缈,自从我告诉她凌宇浩要去我家,也许我就不应该告诉她,也许我没有考虑到她的想法,没有顾及到她的感情,忘了她是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

她对我说脆弱背后就是坚强,我却不相信。

阳光透过玻璃找到我的脸上,一片温暖——

一个人喝,不寂寞吗?

我回过头,是凌宇浩。我笑笑,对我而言,寂寞就是最好的朋友。

但我不喜欢看到你的寂寞!他很认真地说。

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也要喝饮料吗!

不阿,我来陪你的!他把书包放到一边。

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说罢,我抓起书包就跑,对不起,凌宇浩,我实在没胆量面对你。

星期天很快就到了,而在星期六晚上,凌宇浩给我打电话说问一下我的地址,告了他我就准备挂,他就喋喋不休的跟我聊了起来,冉琦,你是什么星座的?我漫不经心的回答他,巨蟹。然后他给我讲了一大堆有关电影和国家风景的,10点整时,他要我立刻放下电话睡觉,说不愿意在明天看到一个睡眼朦胧的公主。我笑笑,突然又想到了墨黎。

就在第二天,凌宇浩把那幅画送给了我,他慈爱的摸摸我的头发,还是用那种专注的口气对我说:看过灰姑娘的故事吗?我点点头。有没有想过哪一个梦呢?我又点点头。那好,梦的尾声就是一个幸福的开端,所以,我喜欢你!

我突然感觉一阵眩晕,一种巨大的压力迎面扑来。你——

他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你还没明白吗,需要我再说一遍吗/~我喜欢——

不用说了!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

那天之后,我和凌宇浩去了我和墨黎去过的山丘,我对他说:我不相信幸福,幸福是不会轻易拥有的。

他转回头,刮了一下我的鼻子,但是,我要让你拥有啊。

我没有说话,我也无话可说。

也许凌宇浩真的有那个本事,不得不承认,我和他在一起是快乐的,他对我说:每一朵花都会枯萎,但是枯萎在什么时候,就让我帮你决定吧,也许是一千年以后!他对我说,我看到过你伤心时的样子,所以我不愿意让你伤心,我说过,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幸福。我对他说,你会给我天国般的幸福吗?他对我说,会,你就等着作我的新娘吧。

我的眼睛木木的,流不出泪水,假如可以,凌宇浩,我要为你流出幸福的了泪水。

是的,我是快乐的,墨黎竟然也快乐起来,她对我说,琦,我觉得韩暮冰人不错嘛!我真地为她感到高兴。

我以为,幸福就会一直进行下去。

当我再一次站在小山丘上,满脸是错落的泪痕,我一个人的孤单,在这一刻却无法忍受了,凌宇浩,你对我说你会给我天国般的幸福,你对我说要我等着作你的嫁娘,时光匆匆的掠过大三的整整一年,我就有变回了孤独的稻草人?

是的,凌宇浩真地走了,连我都不敢相信,一个小小的感冒最后竟然置他于死地,连我都不敢相信我的幸福就在瞬间崩溃,我想起了他温柔的看着我时说的每一句话,却不经意让幸福溜走了。

凌宇浩,你的嫁娘还没有穿上婚纱,这朵脆弱的花儿如何去面对天空的幸福?

我哭了,这一次,没有人来安慰我。

即使不会拥有天国般的幸福,我也不会忘记你——凌宇浩,给予过我幸福的男孩。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www.scene.net.cn/33398.html
标签: 中国散文网  校园文学  爱情进行时  幸福  我和  我说 
标题:花的嫁纱
上一篇:
下一篇:

仪式感,没那么复杂 ——用仪式感提升孩子的幸福的能力!

吴佩慈撇下老公与闺蜜出游,辣妈素颜难掩疲惫却很幸福

戴娆六岁父母离婚十四岁打工养家 戴娆近况:为老公张国夫退出娱乐圈获幸福

何冰现实妻子照片大曝光 两人幸福婚姻生活羡煞旁人

马丽谈老公许文赫很幸福,深扒许文赫个人资料家庭背景为啥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