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杂志死光了,网络文学为何还能做成上百亿产业?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5

[摘要]“低版权”的优势是让创作者轻易就站在“巨人肩膀上”。有时候,原创者写的故事没红,抄袭者却让这个故事红了。

近几年国内网络小说蓬勃发展吸引了很多注意。国外网文多是论坛里比较小众的自娱自乐,均未能做成如中国大陆这种市场规模达百亿元的“网文工业”。

网文业界龙头阅文集团认为,国内的网文行业是“中国文化产业中极少数取得成功的中国模式”,中国的网文“就如同动漫之于日本,好莱坞之于美国”。

随着网文IP(Intellectual Property,知识产权)被改编到互联网以外的渠道,网文面临的抄袭、盗版情况引起公众关心。网文IP影视改编大获成功的《甄嬛传》和最近热播的《锦绣未央》均被指存在较多抄袭,尤其是后者原著被指抄袭了200多部同类作品,可谓“阅览群书、厚积薄发”。

电视剧《甄嬛传》,改编自流潋紫的同名小说

据艾瑞咨询的调查,2014年,用户看盗版网络小说的比例超过50%,看盗版的人数比看正版的还多,盗版导致版权方损失近百亿元。

一面是作者抄袭、另一面是读者看爱盗版,其实这两面一体的状况说明了网文的“低版权”处境。

抄袭、盗版固然违反法律,须予以抨击,但客观而言,没有宽松的版权环境,可能网文也难发展壮大。秦晖先生提出过“低人权优势”一词,中国网文之所以取得巨大成功,离不开“低版权优势”。

1

网文是娱乐的文学,娱乐价值决定着网文在作者、读者、经营者中的地位。越是在版权宽松的地方,越容易产生最优的娱乐。

可能还没人明言这个趋势:在提倡文本开放、自由分享的网络环境中产生的段子,正在逼着传统的相声、小品走向穷途末路。近年来春晚相声、小品都使用大量网络段子,说明了网络段子的巨大优势。网络段子能挑战相声、小品的娱乐地位,是因为网络段子是“集体智慧”,会被网友不断完善,而相声小品则是编剧个人独创。

在艺术上,可能集体智慧起不了多大作用,一万个写手集体创作未必敌得过曹雪芹的个人独创。但是在娱乐方面,哪怕是一个非常有才的作者也敌不过灵感、创意源源不断的“集体智慧”。

如今被文化产业界人士津津乐道的“超级大IP”《西游记》,在娱乐性方面远超《红楼梦》。《西游记》就是古代“低版权社会”的“集体智慧”。《西游记》的故事经过至少四个王朝、多人之手、多种文本(文人笔记、元杂剧、地方戏等),才从雏形走向定型、成熟。《西游记》的情节、人物、“包袱”都是逐渐累积出来,可以说是精中取精、优中选优的结果,所以它成为了一部娱乐圣典,连一些日本动漫都从中借鉴。

“低版权”的优势是让创作者轻易就站在“巨人肩膀上”。有时候,原创者写的故事没红,抄袭者却让这个故事红了,比如郭敬明和庄羽的纠纷。显然,后来者应该会把故事打磨得更好。我国互联网宽松的版权环境,让网文聚集了更加庞大的集体智慧。

2006年5月22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郭敬明所著《梦里花落知多少》对庄羽的《圈里圈外》整体上构成抄袭

网文作者之间存在肆无忌惮地“借梗”(“梗”就是情节、故事梗概的俗称),一旦有人想出新“类型”或“套路”,就会有很多写手来“借梗”。这种“借鉴、参考”同行作品的机制导致网文中的优秀经验、智慧,一经浮现就很可能被“借用”、被修改完善,最终汇集从而出现“大神级”的作品。

当然也有“大神级”作者本人就是某个梗和套路的发明者,但也会有“后来者”超越之,创作出更好的版本。往往是越往后,这个梗就越精彩。精品网文浮现出来也是经历了“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代价。

一个好的创意产生了,马上会变成“你有我有全都有”,这样不断地迭代、超越、完善,精品自然会浮现。像“扮猪吃老虎”、“金手指”等网文常用、经典情节,几乎被所有网文共享,那些大神级作者也是高度依赖这些套路。很多精品网文实际上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所以娱乐性非常强,能吸引很多读者。

这种情况增强了网文的娱乐性,以至于网文单凭文字这种抽象媒介竟可以在视频图像主导娱乐的年代,“逆袭”为一项颇具中国特色的文化产业。这是网文的“低版权”优势之一。这当然也是很多精品网文被指存在原创性低、抄袭等问题的原因。

2

“低版权”扩大了网文的取材范围,增强了网文的多元化娱乐价值。说白了就是网文可以做到“什么有趣,便用什么”。

网文有个很有意思的特征,它不是从现实社会直接取材,而是从其他文化文本中借用大量的素材。男性读者为主的小说从网游获取的灵感最多,比如以“打怪、升级、换地图”为主线的玄幻、仙侠类小说,在写作中会参考当下热门网游的背景设定、等级体系、情节发展方面的内容。女性读者为主的言情小说则会借鉴大量通俗电视剧、偶像剧的内容。

从民间神话传说、影视、动漫、网游、通俗小说到网络段子都被网文拿去“为我所用”。北京大学邵燕君女士认为,网络文学“得到了海外影视和ACG(动画、漫画、游戏)文化的反哺”。

网文对其他文化文本的借鉴,是很随意的。凡是有利于增强娱乐效果的东西,几乎会被网文作者“征用”。这种“文本盗猎”行为在网文中很常见,但必须在“低版权”状态下才能做到。“集思广益”的借鉴让网文实现了多元化的娱乐价值。

中国网文的神奇之处在于,无论以前是哪种娱乐文化的消费者,几乎可以在网文中找到自己喜欢的类型。哪怕你喜欢看恐怖电影、科幻电影,都可以在网文中找到文字版的对应物。如果社会奉行严格的“版权”思维,那么网文可能就无法“野蛮生长”起来。

3

“低版权”状态提升了网络文学的影响力和“获客”能力。“版权”的初衷是保护知识创新,但它客观上又阻碍了信息的自由传播。网络文学的读者多数是青少年、社会底层,如果没有免费的盗版资源,他们接触网络小说的几率会大大下降。

青少年学生因为没有收入来源,接触网文一般是从看盗版开始。学生用户的特点是容易产生“口碑”,同学之间会将网文当作谈资,从而将网文变成青少年流行文化。未来他们工作以后,收入提高,则有可能给正版带来收入。因此,盗版对网络小说的推广实际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笔者十多年前上大学时,学校旁边租书店的主营业务就已从原来的港台武侠、言情盗版书,转向到新兴的网文纸质书了。厚厚的大书,超大字体,粗糙的印刷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这是租书店风格,地摊书市上的盗版网文则用超小超密的字体)。

笔者咨询过几位资深网文读者发现,他们很多也是从租书店转化来的,而不是通过互联网渠道知道网络小说的。现在有了更便捷的移动阅读设备,租书店也不行了,但是网文却保持了人气。网文应该算是中学边上“盗版租书店”在网络时代的精神延续。

现在网文的IP价值被炒得很高,但是在“低版权”环境下催生的一些网文不具有完全的版权价值。目前具有最高版权价值的网文《盗墓笔记》,也不敢说自己不受益于“低版权”。它比《鬼吹灯》出现得晚,在故事情节、人物设定等方面显然受了《鬼吹灯》的影响,不过《盗墓笔记》在流行程度上反而超越了《鬼吹灯》的势头。

分析网文“不光彩的历史”,是让大家能够更准确地看待网文现象,对网文界的抄袭、盗版乱象保持理性的眼光。(文/孟隋/)

转自“冰川思想库”微信公众号(bingchuansxk),腾讯文化合作媒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上一篇:
下一篇:

谁是陈晓薇的老公 陈晓薇个人资料及图片

陈晓薇老公是谁?陈晓薇资料大全

谁是陈晓薇的老公 陈晓薇个人资料简历

漫漫婚宠

漫漫婚宠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