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莫言后被认为最有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胸襟不一般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1

热门搜索 文学  阎连科  莫言诺贝尔文学奖作品  作家  莫言作品  文化  艺术  读书  中国文学  苦咖啡  丁庄梦  诺贝尔奖  诺贝尔文学奖与中国作家 

“苦咖啡文学”,是阎连科自创的一个词汇,他指的是以村上春树为代表,一些把眼光转向于个人苦难与幸福的作家,他们不写国家和民族的情感,而是把视角放到人和家庭身上,这种苦中带点甜的文学,正如苦咖啡一样,因此叫做苦咖啡文学对于苦咖啡文学,阎连科毫不避讳的指出:“如果有一天村上春树也获诺奖了,整个世界文学对经典的转移就已经悄然完成,那就是我们长期崇敬的伟大作品的灾难。


阎连科认为,作家有必要写民族的生存境遇,否则作家的伟大是值得怀疑的,但是近些年来,文坛内盛行的文学作品已经从社会历史转向了家庭,这在胸襟博大的“神实主义者”阎连科看来是极为“怪异”的。


这类作品里,读者只能看到一个人经历了某种境遇,只能看到一些细小的境遇,纵然读起来有时能感受到一定的温暖,而且还能更契合读者,因为他们不需要过多的思考便能理解作家的文字。
但是读者不能从书里面看到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境遇,以及世界的“疾在腠理不治将愈深”,阎连科眼里作家写的应该是格调有深意,布局宏观的作品,那么阎连科本人做到了吗?

在阎连科2005年出版的《丁庄梦》中,我们可以在后记中找到答案,这本《丁庄梦》有着一个非常特殊的后记。
后记里阎连科曾坦言,他在写完《丁庄梦》的一刹那,曾经感到迷茫又无助,他为自己笔下的人物,或者是笔外的世界,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绝望和无奈

他也承认,自己的作品不能带给读者欢乐,因为阎连科始终都在描摹这个写作理念,将无休止的挫折境遇展现给读者,他的小说向来都是苦痛的、艰辛的他笔下的人物大多是挣扎的,悲剧的,甚至是在透不过气来的绝境里找寻生机。



唯一使我感到不安的是,在这个充满欢乐的世界里,你们读我的小说时,读这部《丁庄梦》时,我不能给你们带来这些,而只能给你们带来刺心的苦痛在此,我将向你们表示道歉。
向每一位因为我给你们带来苦痛的读者表示我的歉疚。
——《丁庄梦》后记

2013年阎连科获得卡夫卡文学奖、日后的布克国际文学奖和诺贝尔文学奖又向他双双提名,阎连科成为了被文学界公认继莫言后最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中国作家之一,他在国内还被人誉为“荒诞现实主义大师”。

在他海量的小说作品里,最令世人瞩目的当属他那弥漫着绝望和孤独的文学艺术气息,以及环境铺设得灰死般的压抑,也正因为如此,他成了当代最具争议的作家

其实无论是阎连科这样格调高昂,表现民族和人民的作品,还是那些展现温暖生活的“小氛围”作品,都有着作品独自的意义,二者并没有高下之分。
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阅读作品都是为了找寻困境体会苦难,也有人只是为了审美的愉悦去欣赏一部作品。
可总的来说,许多读者翻开了一部小说,多数时候书中的事情和作家的思想构造都会不经意让读者大跌眼镜。



从古今中外的文学史来看,那些经典巨著无一不是展现普通人见所未见的民族的境遇和人民的境遇西方盲诗人荷马的《荷马史诗》里,古希腊人一直在与命运的悲剧作着斗争。
而在我们的本土文学,早就有曹雪芹、高鹗、权迎升的《红楼梦》这一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的存在,透过表面的欢声笑语作者力透纸背反衬封建社会的阶层隔阂,而在很长时间里中国文学的内核一直就有着“忧国忧民”这一思想的存在,古往今来那些针砭时弊的作家自然也不计其数。


因此阎连科本人自己也说道:“中国文学是世界上最有希望的文学,再也没有一个国家的社会现实能够给作家提供如此丰富的写作资源,没有一个国家的人心如此复杂和丰富”、“保不定青年作家一夜之间写出传世之作来”。
优秀如他;郭敬明、韩寒、张一一等等中国新生代“80”后作家,他们后发制力,各自不让,几番努力也都成了年轻一代文学界的“黑马”

就像莫言和杨振宁对话时所说;文学是最容易入手的一门学问,日常生活人人都在接触,不像物理学的公式那般深奥。
的确文学门槛较底,有思想的人都会跃跃欲试,但文学又是责任、文化教育的脊梁,一旦成文既不会是单纯的生活感想,而是带有深邃思索的灵魂追问。
昔日的鲁迅、茅盾、沈从文都是肩负民族使命的作家。


在文学变得小众,变得娱乐化的今天,阎连科的这个提醒对于青年作家的警醒是意味深远的,当代另一位文学大师余华,30多岁就写出了《活着》、《许三观卖血记》这样的名作,而年轻作家的苦咖啡文学诚然能为他们带来短暂的读者,可是深度的不够迟早会埋没在时间的洪流里。

诚如阎连科所说,我们没有能力去像鲁迅一样做一个战士,但是作为懦弱的人,我们也可以写出不一样的、具有创造性的小说。
上一篇:
下一篇:

2020高考语文江苏专版大二轮复习 实用类文本阅读 (共3份打包)-学科网

深造文凭研究生申请要求及申请材料要求清单

文学院举办香港理工大学中国语文文学硕士招生讲座-鲁东大学--文学院

PolyU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港理工 中国语文文学

2019年文学奖没颁,但有预测文学奖的人选,为什么国外作家获奖几率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