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描写江南水乡的散文》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1

热门搜索 散文  西湖的文章  江南的文章  奶妈的文章  太湖的文章 

你好

(1)

《江南水乡》 

文/美酒当饮如泉

我出生在浙江,长江以南,人人都说那里很美,好象天堂。

我无法判断他们是否正确,因为他们之中并没有全都来过江南。

传说中的水乡。

美丽的天堂。

十三岁以前,我在浙江;十三岁以后,我来到另外一个地方。

妈妈说,背井离乡。

十八岁以前,我没有家的概念,哪里有妈妈哪里就是我的家;十八岁以后,我开始怀念度过生命最初日夜的地方,仅仅因为怀念,那意味着我再也回不去。

我是个奇怪的小孩,奶妈说我出生十个月就会说完整的句子,可是直到三四岁了还是不会走路,当时她曾一度担心这孩子的双腿是否健康如常人,后来某一天我忽然学会了走路,为此奶妈高兴得不行,当下一把抱住我眼泪汪汪地说:我的宝贝会走路了!我的宝贝会走路了!

我念书的学校我们那个时候把它叫做学堂。

我们的老师用方言讲课,我们在每一堂课上从不用心听讲。

那个时候,我羡慕马路上飘摇而过的年轻女子,她们容貌皎好,笑容甜美并且长发飞扬。

当我也终于成了这样的年轻女子,容貌皎好,笑容甜美并且长发飞扬,却再也找不到那种欣喜的感觉。

仿佛一个世界,被永远封存于过去的某个时间,那里阳光灿烂,那里鲜花常年盛开,那里的蝴蝶徜徉于大片油菜花中不知疲倦。

生命中,意识里最亲的人是奶妈。

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最初时光是在她的臂湾中度过,母亲在三个月的时候就把如同一驮粉红色肉泥的我托付给了奶妈。

忙于工作。

呵呵现在很少再回老家,但是每次回去总免不了到奶妈家住上几晚。

聊聊家乡的变化,聊聊我在外的成长,甚至聊我小时候尿床的光荣事迹。

在她那里,我才真正感觉到家的温暖,那是一种和风习习,清风拂面的温暖。

我不知道我有多依恋,以至于在异乡的时候总是梦见儿时天天陪伴的这种母性的脉脉温情。

小时候总喜欢在烈日炎炎的中午逃出家门,带着心爱的斑点狗狗一起在田野里飞奔。

那里的一切都流泻着我们欢快的声音。

累的时候,随便找个地头坐下休息,身边到处是青草的芬芳气息和泥土的和煦温暖,至今难忘,永生铭记。

夏天是最值得记忆的日子,夏天里总有那么多的美好事物。

比方说蝉,便在每年夏季开始的时候早早登上枝头,开始一夏的欢唱。

我们总是在一根长竹竿上用细铁丝绑上塑料袋,在整个夏天中不知道要捕获多少个这样的小生命。

后来,有个胆大的孩子把这些整天叫喊的小东西拿回家让母亲煮熟了,瓣开黑色的壳,里面的肉鲜嫩而漂亮。

这一大胆的举动导致了后来更加频繁的捕蝉运动,但是奇怪的是这种顽强的小生命并没有因此而灭亡,在来年春天过到尽头的时候它们照样准时出现在枝头。

在赞叹它们生命力的同时,我不得不想起另外一些和蝉一样牢刻心底的事。

小溪一直是孩子们最钟情的地方。

夏天一到,溪水的温度上升到可以卷起裤管肆无忌惮的下水游玩。

摸鱼当然是不可或缺的保留选项。

看那清清亮亮的河水,清可见底,一尾尾银白色的小鱼反映着太阳金色的光芒在石头和泥沙间穿梭游玩。

再加上期间夹杂的绿油油的水草,一派美不胜收的景象。

此时最不可拒绝的是孩子们下水的欲望,通常会漠视父母的呵斥而执意下水。

即使回家挨骂也在所不惜。

不过可惜的是这种鱼在溪水里生活习惯了,即使放在塑料袋里小心的带回家也养不常,通常都会很快的死去,空留一个孩子在第二天早上醒来对着他们白色的小尸体追悔莫及。

和这种溪水里生活的鱼一样难于养活的就是麻雀了。

灰色的小雀子,捉来之后关在竹子编织的小笼子里,无论你怎样用心死命的喂饭粒,它们总是约好了似的在半夜里死去。

空留下无限遗憾的孩子不解的看着它们小小的尸体,而后伤心的孩子会为它们筑起小小的坟墓,一个碗口大的隆起的土堆,前面像墓碑一样放些石头和采来的小小的野花,陪伴这些早死的小生灵飞向天堂。

那个时候我们不知道什么样的生命才被允许进天堂,在我们小小的幼稚心灵中所有的灵魂死后都将被长着白色翅膀的美丽天使引向天堂。

所以,死,在我们童年的印象里不是黑暗而是美好的和去另外一个陌生而美丽的地方。

这样美好的印象直到目睹了一个大人的死亡,一个真正活着的人的死亡。

他是华华的爸爸,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却喝农药自杀了。

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他还没有死,躺在他们家门口刚搬出来的床板上,嘴里不断的向外面吐东西,带着浓烈的农药刺鼻气息。

华华的妈妈坐在一边哭泣,而华华不知所措的看着他妈妈。

以我们当时的年纪根本不可能理解到底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情,我们只是看见大人们严肃的表情和华华妈妈的声嘶力竭的哭声以及华华爸爸临死前痛苦的往外吐东西的情景。

后来,华华的爸爸就在那天中午死去了,我还记得那天中午有炎炎的太阳和人们悲伤的表情。

从此以后,我们开始恐惧死亡,在我们小小的简单脑袋中开始模模糊糊明白死亡并不是我们之前所想的那样,那里有美丽的天使和温暖的阳光。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华华的爸爸是因为和华华妈妈吵架才自杀的,但那已经是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后来华华的妈妈又招了个忠厚的山里人做华华的爸爸,两年后给华华生了一个弟弟,而华华一直生活在那个新家,并且现在已经娶了媳妇自己分了家。

我这次回家最大的惊讶就是很多小时候的同学和伙伴居然都已成家,有的甚至为人父为人母,惊讶之外就是世事变化太快的感叹。

区区的眨眼间,当年流鼻涕,长虱子的小屁孩居然也正儿八经的为**,为人夫,为人父母。

而我,在外多年求学和多年漂泊依然是孑然一生的回到故乡,那生我养我的地方。

一个人在异乡漂泊的时候,总会在不经意间触及心底这块最柔软的地方,因为那里有我度过生命最初时光的田野,那里有活蹦乱跳的鱼虾和清澈见底的小溪,那里有我一起度过童年欢乐时光的最最亲爱的小伙伴,和我亲爱的奶妈。

那里,才是我的家,我亲爱的江南,我深爱的水乡。

(2)

《江南水乡》

文/丛立杰

江南,对我一直是个很女人的名词,如同那个诗里的丁香姑娘,让人滋生出几许莫名的喜悦和向往。

而今走过江南,给人印象最深的是:江南是被水点缀,滋润,眷顾着的。

江南的水是随遇而安的。

坐在旅游车上,随处可见路边的田间有一池水,夏荷正艳。

江南最大的水域是太湖。

太湖的所在地无锡是个干净清雅的城市,虽然不大,却处处显示着小家碧玉的气质。

无锡的街道就是自然的园林,有修剪的一丝不苟的植物,叫人怀疑这些植物是被输入了某种程序而生长的。

初到太湖,就有种懊悔的感觉,觉得应该先来看湖才去看海才对。

因为湖之于海,总是有局限的,尽管太湖很大,但它的边界在浩渺中给人遗憾,总有不够遐想的滋味。

在太湖边很夸张的照了张相,回来看时忽然想起了“相忘于江湖”的句子,也许,江湖便是如此,在光阴的两岸,总有无数遗憾。

女儿一直盼着能快些到乌镇,以至于对于先前的景致有些不耐烦。

我对于她的这份执着有些担心,不知乌镇会不会如她所愿的,宁静,悠远,简单,清澈。

到了乌镇,我的这一担心终于落下。

乌镇不愧是中国江南的封面,有着与生俱来的美丽。

清秀的河水,古朴的石桥,很古旧很古旧的房子,像是刹那间把人带回了明清。

走在乌镇的街道,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那些蜡染的织品,那些韵味十足的扇子,都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情愫暗掺在里面,使人有关于前世今生的恍惚。

女儿照了许多乌镇的景物,还特别的不让我加入到景物中去,说,那些景物,有了我,就变味了。

对此,我只能不置可否。

以一个北方人的心情去体会江南,总是有点力不从心。

到了西湖,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我不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女子,但到了西湖,仍是觉得自己太过北方了。

西湖的纤秀和才华使我一直惭愧着,好象,北方一直金戈铁马,西湖一直吟诗作画。

这里的文物古迹,神话传说渗透在每一座桥,每一段路上,经过千百年的廝磨,已经幻化成了西湖的灵魂。

我们是坐豪华游艇去游西湖的,这又让我多了些遗憾,西湖是要泛舟的,那种木制的小舟。

如此,若再有机会,定要来西湖边上住上几日,圆了这个泛舟西湖的梦。

希望帮到你。

上一篇:
下一篇:

祝福《平时唱的“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这首歌歌名叫什么谁唱的》

句子《又不约而同和情不自禁写一段话》

句子《排山倒海和情不自禁怎么造句》

句子《这道题怎么造句》

句子《()有()像()造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