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墓地风水最好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63

什么墓地风水最好

什么墓地风水最好?以阴宅风水学论,墓地风水最好是背靠主山,山环水绕;主山来龙深远,气贯隆盛,左右要有山脉环护,或者左右前后另有砂山护卫,这样才能藏风养气。前面要有水相绕,水不宜急,天门要开,地户要闭。逝者安息,生者安心,勿论风水是否会福荫子孙,人旺业兴,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过择一块吉壤福地,错不了。 >>>>好风水墓地八宝山怎么被选为墓地的

什么墓地风水最好



墓地靠近公路风水不好坟墓一般来说要选清净和视野比较开阔的地方才是好地方。公路是车水马龙的地方,所以公路的磁场是很不稳定的,坟墓背靠公路,会对祖辈不好。这所谓没有了靠背,龙脉也被破坏了,对坟墓很不好的。不过阴宅风水是很讲究的,没有能够到达实地去考察过,也很难作出准确的评价。公路如果是小公路,没有太多车辆经过的话,还影响不是太大,如果是1级2级那种大公路的话,又有很多车辆经常经过,那就不好了。

如何选墓地
首看方向,常话说得好:坐北朝南,皇帝位,坐西向东,富贵家;
次看地形,背靠高山,两面山丘,正是高椅,可为人也,面有流水,当可运财;
三看财力,切不可胡乱大办特花,有多在力,办多大事,能尽孝心即可,


选墓地禁忌
一为乱坟岗,
二是无林山,
三水洼地,最怕占用水稻田。


古人选择墓地考虑因素
一是京城附近,其风水不消说自然是好的;
二是故里、采邑或祖籍地,符合叶落归根的传统观念;
三是死亡地,如任所、战场等,这往往是格于形势,如交通制约等;
四是其他地方,如生前向往之地等。但是一般都要选择“前有照,后有靠”的地方,即前有水流穿过,后有山峰为靠,境内层峦叠翠,就是说墓地要枕山面水。
五、应该明确穴的来水与去水的方位,根据穴的来水与去水的方位来确定土地神位的大致方位,再根据穴的座向及分金五行配合,确定土地神位的准确方位,同时参照穴的四周环境来确定土地神位的准确方向。这样的土地神位既符阴宅风水的形势,又符合其理气。使其坟墓更加符合风水要求,使其更好地荫益子孙后代。 山川有灵无主,尸骨有主无灵。若把有主无灵的尸骨葬到相当好的有灵无主的山川上去,则可使无灵的尸骨有了灵气,无主的山川有了主人。这在“风水”学上叫“理气”。理气好对后人会有极大的福荫,财、丁、贵、寿均可于此而出。


怎么样找到最好的墓地
首先,地贵平夷,墓地平地是最好的风水宝地,历代古人建墓,都要求靠山,也就是在山中寻找阳位,但是找到的阳位,也是在平坦开阔的山地中,而不是建在悬崖上。所以,墓地选址要平。
其次,环水寻真龙,好的墓地就要求有龙脉,所谓龙脉,也就是见光比较好的山头。在山地上寻找比较平坦的地势建墓,意思就是有山神镇压,野鬼不敢前来打扰。好的墓地,一定要有水,山位阳,水为阴,要做到阴阳调和。双水环绕,真龙显象。很多的古墓都在河道上挖出来的,就是因为这个。有山有水有植物,那才是比较好的风水宝地。最后,墓地选址不要在低洼的地方,地势要稍微高一点,这种做法是为了防止雨天露水,水进墓以后会将墓道冲坏,坏了之后再修很麻烦。


什么公共墓地风水最好
1.大的公墓环境,靠山要大,山后还要有山,这叫父母山;
2.左右要山向护卫,就像一个太师椅,后山要高,左右护卫山向要低;
3.前方要有山向,要远;
4.中间名堂要宽要大、宽,能容千军万马;
5.中间要有水系环绕。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玉茶壶

 民国十六年的夏天,皖南石埭县(今石台县)城里发大水,县志里是这样记载的:7月7日(农历六月初九日),洪水漫堤,秋浦河水位14.32米。

  县城里人群慌乱,眼看大水漫上城防河堤要进家门了,个个携了生活用品往城后山上去,天方茶苑大掌柜郑伯奇却什么也不带,尽着伙计们去抢救茶叶,自己只紧紧抱着一把茶壶,坐在店前太师椅上喝茶。熟悉天方茶苑大掌柜郑伯奇的人都知道,郑伯奇一生中最得意的有两个物件,其一自然是他们老郑家经营的“雾里青”茶了,这茶产于1000米以上高山,只取明前芽头制作,25000个芽头才能制成一斤干茶,饮之清香幽雅、丰满醇和、回味悠长,而此茶泡开后,载浮载沉,根根竖立如旗如枪,曾一度远销欧洲,伴随哥德堡仿古商船进入欧洲皇室,在当时贵过珠宝;而另一宝物呢,却是与茶相关的一只玉茶壶,据说,这玉茶壶墨绿晶莹、润泽通灵,以之盛上“雾里青”绿茶,茶满杯口三寸而不溢出,且格外散发出兰花香味,更奇的是能空杯留香三日不绝。

  “雾里青”茶是古城的名片,是老郑家的当家茶品,为把住质量关,掌柜郑伯奇每年在制茶时节,总是每天郑重地拿出玉壶,抽样品尝新茶,他说,用玉壶品茶,茶品制作时的火候、炒制时间等高低一品便知,对于不合要求一律退回,这也是“雾里青”茶历经风雨仍独树一帜于茶界的一大秘诀。

  关于那只玉茶壶的来历,古城的人也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说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某年夏天,大雨,在九华后山一山间,一位老玉器匠人正在山中某处崖下避雨,隐约中,他闻见了一股异香,便循着香气去找,在半山腰,找到了香气来源,原来是一块九华玉石,匠人正高兴呢,听得一声巨响,适才自己躲雨的地方山崩地裂,起了蛟水,崖下一切倾刻间化为乌有。匠人不禁抱着玉石痛哭,“玉啊,是你救了我一命!”这玉器匠人下山后,专事琢磨这一块玉,终于雕住了一只精美绝伦的玉茶壶。据说,这匠人就是天方茶苑的创始人,后来,制茶之法和泡茶之壶就成为天方茶苑的传家宝,一直传到了郑伯奇手上。

  洪水已经漫到了南门城墙脚了,众人挥舞着手中的铁锨,在店门口前围起一个高高的土堤坝,又想法乘着竹筏冒着生命危险,从孝肃街布店里买来一捆捆挡浪布,围在堤坝上,确保万无一失。

  傍晚时分,洪水越涨越高,浊浪中,漂着死鸡死鸭浮柴烂草,天空中,几只野鸟孤苦伶仃哇哇地叫着。城后的山成了一个孤岛,大掌柜郑伯奇看着洪水,怀里揣着那把玉壶,不时喝上一口“雾里青”茶,看着这样大的洪水,他表面上强自镇定,内心里却不禁为湖区人的生活担心起来,按以往的经验,这一场大水,像县城外的平天湖大圩里数十万人都要陷在饥寒交迫里,老百姓的日子不好过,天方茶苑的日子又能好到哪里去呢。正想着,他忽然看见远处一个小黑点正急急地向这边漂来,待近了,才看清是一个大木澡盆,盆里坐着一大人一女孩,大人无力地在盆里举起双手,摇晃着,发出求救的信号。郑伯奇赶紧让伙计上前去拉了澡盆,把两人从盆里抱出,小人早已昏睡,那大人睁了一下眼,就头一歪,也昏了过去。郑伯奇吩咐伙计快快烧热水,煮姜汤,找干净衣服。一番折腾,一大一小终于醒来,喝了姜汤,精神也明显好了起来。郑伯奇这才询问起他们的情况来。

  原来,这人叫朱达昌,是石埭县上游黟县的渔亭古镇上人,他是个郎中,因头天晚上出诊晚了,一夜没睡,大水是在早晨来的,这时,他正上床睡着不久,等听到喊声,大水已经封住了家门,如不及时逃走,大水会很快撞倒房屋的。无奈之下,他只好拖出一只大澡盆,把瓦屋顶拆出一块,慌忙之中抱上女儿坐上木盆听天由命地一路漂流而下。

  郑伯奇听朱达昌说完,便安慰他说,等大水退了,一定帮你回到老家,眼下就吃住在我这里,虽没好的吃喝,粗茶淡饭还是有的。

  朱达昌这就吃住在郑伯奇家,没想到,这一住,朱达昌就再也没有回到黟县去了。一是渔亭镇上的那场大水把他家冲了个精光,家里其他人也不见了踪影,想是被大水吞没了;二是他也乐不思蜀了,朱达昌是个围棋高手,他没想到郑伯奇也好手谈,两人时不时杀上一盘,然后,喝喝茶,谈谈时局,竟谈得十分投机,双方都相见恨晚。郑伯奇就说,你干脆就在石埭城里落户吧,你开个诊所,我给你垫资先置办。在郑伯奇帮助下,朱达昌果真就在城南毓秀门边开起了诊所,大灾之年,各种疫病比往年增多,加上朱达昌医术也颇为精湛,很快就打开了局面,在石埭城里站稳了脚跟。

  转眼到了民国27年,朱达昌和郑伯奇都年过花甲了,但他们的友谊却一直延续下来,仍旧隔三差五地在一起喝喝茶,下下棋,谈谈天。可是时局却没法谈了,这一年,日本人从青阳县一带登陆,随后,强占了石埭县城。郑伯奇是当时全县商业联合公会的会长,在全县商业界有着很高的威望,日本人几次欲让他出面充当维持会会长,威逼他当汉奸,但都被郑伯奇拒绝了,日本方面气急败坏,便想出了一个办法。

  这一天,朱达昌从郑伯奇家下棋回家,却见女儿小翠已经不见了,屋里留着一张纸,纸上写着几行字。朱达昌一看,冷汗立即湿透了厚厚的棉袄。天哪,他暗暗叫了一声,痛苦地蹲了下去。

  几天后,朱达昌再到郑伯奇家下棋,见了郑伯奇便说,郑兄,你气色不佳,我来给你按按脉。

  细细按了会后,他摇摇头说,脉沉迟弱,阳虚了,我来给你开个方子,拿了药,回头给你送来。

  郑伯奇说,正是,这一阵子老是畏寒肢冷,口淡不渴,腰膝酸软呢。

  天黑掌灯时分,朱达昌将捡好的草药拿了来。郑伯奇喝完了怀里揣着的那把玉茶壶里的最后一滴茶,顺手将一副药倒进小茶壶中,让伙计去熬药了,便说,朱兄,再来一盘?

  朱达昌迟疑了一下说,不了,还有点事,那药,你,可得晚上睡前服了。

  郑伯奇说,知道了。

  朱达昌出门时,天上刮起了旋风,飘落了几点雪花,落到他脸上,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快步地向家跑去。

  朱达昌一夜未睡,第二天一早,他红着一双眼来到天方茶苑,走到门口,却并没见到他想象中的那一番情景,倒是看见郑伯奇笑呵呵地站在门口迎接他呢。郑伯奇说,老兄,你的药真有效,一副下去人就好多了。

  朱达昌问,你真的服了那药?

  郑伯奇奇怪地说,你亲手开的药我能不服?怎么了?

  朱达昌看看郑伯奇,再看看他揣在怀中的那把玉石茶壶,忽然像明白了什么,他凄然一笑,说,喝茶,喝茶,郑兄,我们兄弟一场,今天难得,要好好杀一盘喝一杯。

  郑伯奇高兴地说,正是,正是,鸟日本人来了,多日不开心,今天尽兴一番。

  两人就相邀着,走进了天方茶苑里,就着红泥小火炉,煮起了茶,一边下棋,一边一杯复一杯地喝起来了茶来。

  窗外,下起了大雪。远处,日本人的岗哨上,不时响起几声零星的枪声,那是日本士兵在吓唬街上的行人。

  这盘棋从早晨直下到午后,那茶叶也喝了一泡又一泡,向晚时分,二人以和局告终,看着面前的老友,朱达昌喝完了最后一杯茶,站起身,深深地朝郑伯奇鞠了一躬,随后,慢慢走出了天方茶苑,走进了漫天大雪里。他再也没有回到诊所,雪中深深浅浅的脚印渐渐被雪掩埋了。

  不久,听说附近六都镇有支抗日游击队,队中有位队员,年纪虽大,却一个人杀了好几个日本鬼子,而且医术十分高明,据说,他的女儿曾被日本人抢了去,他参加游击队就是为了给女儿报仇。又说,他就是朱达昌,当初日本人抢了他女儿,就是以他女儿为人质,想让他毒死郑伯奇,好重新选定商会会长,朱达昌为了女儿,开始也果真在药里下了毒,但没想到郑伯奇的茶壶常年泡了上等好茶“雾里青”,以之熬药,不仅去了毒性,反而增加了药效,一剂药就治好了郑伯奇的病。朱达昌那天早上再见到郑伯奇时,幡然悔悟,便舍了女儿和诊所,跑到了六都镇上去找抗日队伍去了。

  当然,这都是传说,真相又有谁知道呢,事情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了。

  好在,传世名茶“雾里青”茶还在。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大师教你看墓地风水

全国闻名的墓地风水林

应该如何判别墓地风水

什么墓地风水最好

墓地风水对后辈是怎么影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