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陌生人讲鬼故事(3)

编辑:文学社区发表日期:浏览:78


几千公里的铁轨上,我们默默坐定,在无数城市中间一闪而过,谁也来不及看谁。时间有限,你我匆匆。
“人好奇而惊恐,看着怪异的躯体问:你的头呢?……尸体说,被风吹走了。于是,它的头和脸都消失了。”
有人喜欢在别人的容颜上找到爱和信赖的立足点。容颜苍老的过程中,希望感情随着皱纹刻入身体。有人喜欢看着你,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看着你,直到你心虚。一切秘密尽在眼睛这个洞穴里,最可怕的就是空洞,轻易的,你进去, 却再也出不来,你大声叫喊:开门开门!可是它就是不眨一下眼睛,你看到世界变成你无法染指的电影,你成了别人生命中的一双眼睛。你的身躯四肢心脏再也没有机会碰撞别人的身躯四肢和心脏。
18岁男孩的脸依然半垂,他的烟落下一截灰,他的眼睛锁在空洞的某一点,聆听,在他的想象里。我,表演,在我想象里。
“最后,人看着唯一剩下的双臂逐渐消失,他紧接着问最后一个问题:你的手呢?……尸体没有说话。”
停顿两秒,仿佛故事和现实需要一点时间溶化在一起。
我那保持缄默的身体突然发作,把冰冷的双手扣住他的脖子,他的脖子很细很细。
我无意恐吓,那只是一个鬼故事。故事需要表演者身体力行。
男孩不再是一个装置,他跳脱我的手,双手肆意挥动,要赶走我的手。我看见他的脸,鬼一样可怖。
我们两个在车箱中,被我们的叫声惊吓而醒的行人茫然地看着我们,我们旋即坐回原座,不知道该接下去说什么。这使我们看上去象一对陌生人,逃避着对方的眼睛,如果碰撞到一起,我们都认定自己撤走了眼睛里的东西,不给别人一丁点提示。
实际上,从此我们保有了一个秘密,我们的恐惧达成了统一。这是默契的一种。
风一定是有的,因为车子行驶得如此飞快,路过每一座陌生的城市,我们坐在车箱里,象轨道上的一个装置。不知道谁先变成鬼,不知道谁进入了谁的眼睛、还有感情。
一切都是偶然,并非蓄意并非恶作剧,甚至还带着体恤、怜悯、理解、歉意和满意。和爱人、和路人、和仇人,这样的默契随时可能发生。
一双手,一个眼神,一句话,无意间,都是黑夜里的光。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一个90后吸毒女的自述:毒品让我一次又一次爬上陌生人的床

情感倾诉平台:跟陌生人一对一说心事,能快速走出情绪低谷!

从此你变成陌生人歌词 昱菡从此你变成陌生人LRC歌词

陌生人歌词

陌生人(电视剧《忍冬艳蔷薇》片尾曲)